他一直趴在窗边看风景,现在,他的脑袋掉了,看不成风景了
评分: +49+x

我看见风透过叶缝,带着阳光从窗外拂过。孩童在草地上嬉闹,踩着清晨的阳光,在清新的空气中奔跑。他们在做什么?我趴在窗沿,想要看个究竟,但他们却跑过了窗框的边缘,消失在我仅有的四方视角里。我想挪动身体,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依然与往常一样地趴在那儿。

我看见一对情侣互相依偎着,靠在树下,低声不知在讲什么。斑驳的树影投在他们的身上,为他们披上了一件金缕银衣。天空是湛蓝的,也是宁静的,偶尔飞过两三只飞鸟,轻轻地鸣叫几声。我趴在窗沿,逐渐,与这安详的景象融为一体,像是浸泡在温水里一般,我感到一阵舒适的温暖。

我看见一个男人走来,在树下停留片刻,然后急匆匆地离开;他手里拿着电话,仿佛一个病人,脸色憔悴。一阵大风吹来,使我在窗沿旁听到了他的零碎话语,以及他低声下气的语气。我趴在窗沿,猜测着这个男人是干什么的。

我看见太阳挂在天空中央,也等待它落入西山;我看见月亮从远方攀出,也等待它缓缓沉下。

我一直静静地趴着,静静地看着,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动。

我趴了很久很久,看了很多很多的人,也看了很多很多的景,最终也感到了厌倦。于是,我决定缓缓将身子移开,从窗边离开。

我先动我的脚,将它们抬起,但是刚一挪动,我就发现我的腿骨已经无法撑起脚底的重量,我的脚粘在了地板上,一些腐烂的肉从我的破布鞋中露出。

我再动我的手,它们已经被我的身子压的畸形;我想将它们抽出,但抽出的只有几根长着蛆的指骨,虫子在上面钻了几个洞,里头填充满了腐朽的肉。

我最后将我的头转动,但它太脆弱了,以至于从脊椎骨上滚落到地板上——

这真是太不幸了,因为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眼睛,只能面对前面的那堵墙了。

我笑了笑,凝视着那堵破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