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互相理解的世界中的葛里尔
评分: +30+x

人类因为无法互相理解而受灾,因为无法互相理解而疏离,因为无法互相理解而灭亡。


我名叫葛里尔,是居住于月之村中的一个普通的村民。

从我可以回想起来的所有记忆的开始,我的身体就不能接触阳光,阳光会让我疼的死去活来。正因如此,我一直以来就被迪瓦拉和波波拉照顾着。迪瓦拉和波波拉所在的图书馆,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唯一的乐趣,就是与书籍和诗歌为伴。我一直以来都梦想着,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同样喜欢文学的人。我曾经也试过用写诗的方式去交到朋友,迪瓦拉和波波拉也支持我的创作,在当时我其实遇到了一个同样喜欢写诗的社团,但最终因为这么一件事,他们没有让我加入:

在迪瓦拉和波波拉的图书馆当中,他们给我看了一篇名为《秘密的奇迹》,作者是博尔赫斯的故事,那篇故事是这个样子的:

一位诗人想要创作出最为完美的作品,但他已经被判了死刑,时日无多。于是,他只好请求上帝,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把诗完成。第二天他就要被执行死刑了,而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一座无限的图书馆。管理员对他说:“上帝在这里的无穷无尽的藏书当中的某一个词语里。” 一个读者进来还一本地图集,诗人随手把地图集拿过来翻了翻,他在那上面发现了一个特别的词语,把它念了出来。随后,他听到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声音对他说道:“你的请求已被批准。”

第二天,诗人在忐忑不安中上了刑场。火光和声音从眼前的枪口中发出,而即将打到自己身上的子弹却在半路上停住了。他定睛一看,自己的身体,包括眼睛都无法移动,时间停留在了这一刻。他意识到:向上帝求来的一年时间已经被批准了。于是,他在停留的时间中,在自己的脑子里开始了他未完成的工作。他开始寻找更好的词语,直到最终把诗的每一处都修改得合乎格律,在修改完美之后,他对上帝说道:“我写完了。”

于是,迟来的子弹从枪口中射出,插入了他的脑中,他就这样在满足中死去了。

社团的团长对我说,“我们的创作理念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创作是为了美本身,哪怕写出的完美的作品不能写在纸上留存下去,甚至不能念给其他人听都无所谓。因此,我们的诗集是不会发表,或者印成书来沽名钓誉的。我觉得你应该先知道这一点。”

我想了想之后,感觉无法认同他的想法,对他说道:“请恕我无法以这种纯粹的想法创作。我认为创作的意义是把我的想法传播给别人,以此和别人建立联系,我觉得创作是为了表达。”

因此,最终我也没有成为他们的成员。

回想一下,我尽管一直以来都在用文学创作来向其他人传达我的想法,但客观上来说我根本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文笔,喜欢我的作品的人也非常的少。于是,我到底还是一事无成,连一个朋友,一个能理解我想法的人都不存在,更别提找到适合我的恋人了。迪瓦拉和波波拉,她们一直都住在图书馆里,但她们也不太能认同我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她们和我想得不一样吧。

我曾经在图书馆里看过一首古老的预言诗,那个预言说的是:世界上有着可以理解我的一切的另一个自己存在。波波拉和迪瓦拉告诉我,世界上的一切预言都是真实的,只是会因为解读方法的不同而产生偏差。

如果能找到那个和我想法完全相同的人,我会怎么样呢?我大概会和他开心地交流写出来的诗歌吧,大概会是梦一样快乐的时光吧。但也许结果会不尽如人意,毕竟我并没有真的遇到能理解我的一切的人。除此之外,另一件事情也让我十分忧心,那就是我如果真的遇到了的话,那种快乐和满足肯定是会改变我的价值观的。我会不会从此沉浸于快乐和满足当中,失去过正常生活的想法,失去对挣钱,对工作……的追求呢?我会不会放弃为找到恋人而做出努力,放弃把基因延续下去?这种对失去往日的平静生活的恐惧,让我一再拖延下去。

迪瓦拉和波波拉也劝我,我不应该去想这些虚幻的东西,还是应该过正常的生活为好。

“你没有发现正常生活的美妙,我们做梦都想不作为迪瓦拉和波波拉,而是像你们一样过上正常的生活。你仔细,用心地去生活,用心地发现生活的美,这样你就会爱上正常的生活的。” 她们对我说道。

我不太懂她们说的“不作为迪瓦拉和波波拉”是什么意思,但大概确实是这个样子吧。于是,我一边按照她们所说的,尽力过好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一边用书和文学麻痹着自己,让自己在想要找到另一个自己之前,先发现生活的乐趣和美好。就算是找到了,就一定能有好结果吗?我反问自己。

直到那一天,我平静的睡眠被突如其来的咳嗽吵醒了。仔细看了一下,我发现黑色的,我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的文字在身上不断地流动着。我慌忙去问迪瓦拉和波波拉,这是什么。

“对不起……这是黑文病。这种病我们没有医治的方法,或者说,大概是大限将至了吧……在剩下的时间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你的梦想是找到另一个自己对吧?那就去做吧。”

迪瓦拉对我说道。

“等等,真的可以吗,姐姐——”

波波拉向姐姐问道,她的声音被迪瓦拉打断了。

“可以的。去做吧——做你想做的事情。”

我对一直以来照顾着我的两姐妹说了声谢谢。之后,我开始着手研究出门的方法。

讽刺的是,正是那个拒绝我的故事给了我帮助。我在迪瓦拉和波波拉的图书馆当中寻找让我可以出门的方法,在一小堆被遗忘的书堆当中,我看到了一本没有字的书,书的封面上赫然印着一个词:Aemaeth真理。我念了出来,随后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拉进了书中。

我来到了一座有着无限藏书的图书馆当中。举目所及之处是无限的文字,漂浮在空中的魔法文字不断流动着,一行金色的我不认识的文字照到了我的身上。下一秒我就明白了,那是“阳光”,或者类似的意思。

强烈的烧灼感让我大叫起来。一位戴着兜帽,左手是一盏提灯,没有嘴的讲解员来到了我的附近,直接用心灵感应的方式对我说:“你害怕阳光吗?那么喝下这个吧。”

她把提灯里的灯油给我喝了一点,我只能知道那也是由文字构成的。喝下去的那一刻,那种火辣辣的烧灼感消失了。

我对她说了声谢谢,她开始向我介绍:这里是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是一切知识汇聚之处。而她是图书馆里的管理员,兼任蛇之手的成员。有一部分蛇之手成员经常在不同的世界中旅行,有时也会带来各种其他世界的居民,有不能照到阳光的,有不能吸入氧气的……正因如此,被分配到门径旁边的书架的管理员,也就经常顺带负责救助一下不适合环境的读者。

我很认真地听着她的话,结果没有注意脚下的情况,被卡进了门径当中。回过神来,我又回到了迪瓦拉和波波拉的图书馆那里。

“你怎么突然昏过去了?没事吧……”

“没事的……我大概是做了一个和那个故事一样的梦吧,现在我可能照到阳光也没事了。可以拉开窗帘试一下么?”

“嗯……那你注意一点。”

阳光照在了我的身上,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问题。于是之后,我就开始了在世界上漫无目的的寻找和旅行。

从村子的东面出去,我来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沙漠。沙漠里的面具族人和我说着不一样的语言,我只好尽力向他们说明了我的来意。在明白我的意思是寻找穿越沙漠的方法之后,一个女孩子带着我向沙漠里走去。在沙漠里我们见到了一群正在迁徙的狼——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沙漠里会有狼。她示意我趴下,用准备好的黄色的帘子盖在身上,这样就可以与沙子融为一体。于是我们在胆战心惊之中,看着狼群逐渐离开。

突然间,一只似乎是离群的狼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我们吓得屏住呼吸,一口气不敢喘。

那头狼显然是发现了我们,它缓慢地朝我们走去。它的嘴里叼着一只死去的兔子,在来到我们眼前之后,它将死兔子放在了我们的眼前。一只体型稍大的,也许是它的父亲的狼来到了它的旁边,对他挥了挥前爪,也许那是表示否定的意思吧。随后它们一起离去了,只剩下那只死兔子被放在了我们的前面。

我们不知道它想要干什么。它给我们扔下兔子,到底是要干什么?只是为了羞辱我们吗?还是为了引诱我们从帘子下面出来?可是它都已经发现我们了,引诱我们从帘子下面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无法理解它的想法,也许它那边也是一样吧。

不管怎么说,这种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

从大沙漠离开不久,我遇到了一棵树。那颗树把我拉进了一座由文字构成的迷宫。

“我是文字的管理人,或者说,我是图书馆,是旧时代人类的文明的遗存,是被封印的话语。渴求着短暂的灵感,醉心于流动的文字的你,想要的是什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