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访特刊” 底稿三则
评分: +18+x

2020.8.28: HeavybluesHeavyblues,您好!

描写一个带有“商场”元素的故事片段,

人物,情节不限,任意展开即可。



自刎一个小时后,血仍然安静地在她的脖颈里奔涌,让他手足无措。

几近凝固的嘴唇终于张开,出声,向她呼唤——

伊安。

拇指覆在木柄上,刀刃割开了麦色的肌肤。她解开衣服,瘦骨嶙峋地迈步。扶梯外的天井中,玻璃幕墙向下展开,直至地面。

她肋间密麻的伤口流不出一滴血。他听到尖叫,身后有人跌坐在地。

伊安。保持理智,我们都要保持理智。

双脚赤裸地踩在空气中,她放开短刀,兀自走向天井中心。楼下传来短暂的骚动,人群像蚂蚁一样散开。

他再也没有办法了。他悲哀地看着她,乞求她回转心意。


伊安。太多了。

商场内的几千道目光刺得他不敢转身,只能注视着她的身姿。光越过玻璃幕墙,淋在她的周身,像要让她融化一般。

扶梯仍在滑行,他踉跄地向下跑,嘴里含混不清,越来越响,越来越远。


一缕红线划过她的脸庞,他的哭泣也戛然而止。

血珠接二连三地挤出,与她的身体一同坠落。

伊安的左手留在第五层,七十毫升血液泼洒和燃烧,击碎了影厅与长柱。

伊安的左臂掉进第三层,数百躯干和头颅从天井边缘溢出,滚动。桌椅被带倒些许,横在泥泞的过道上。

伊安的头发勒住第四层的线杆,血水如海啸般冲破餐厅墙壁,直追去她的心脏——

她落在天井底部的心。



2020.8.28: HeavybluesHeavyblues, 您好!

请以该场景展开写作:

[[图片]]:车站,大理石柱,夜晚时分,数个标志还在发亮



她的指尖拂过,我就在若干年后醒来了。

东方正泛起鱼肚白。

捉了手去,她不作一声,只是摩挲我的掌心。现在群山沉默,河流面朝着我们躺下,等待她的发言。

那之后,她伏在我的肋骨上,阐述秘密,关于自然——星星们为此闭了眼,日月也背过身去。

我想到这些羞愧的造物所不堪的缘由,彼此派生的瞬间——


现在,伊安坐在左侧的角落,头顶的灯尚未打开。

于是我便第一次遇到她。

点状的乳白色倒影在她脚下停歇,她向我走来,裙摆饱满,双臂纤细。

风机缓和下来,透过格栅,抽走我身旁的空气。

窗纱之外声音潮湿,循着她的视线填满座椅,柜台,长廊。

拂起发鬓,一部分的黑夜消融,落回她的肩头。

她开口,潺潺的光就从指示牌流出,静谧地包围我。

热力稍纵即逝,远方的大厅开始变冷,我亦步亦趋地走近她,却无以应答。

我只能等待她再次发声,展示她的图景。

那让我心潮澎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