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金鸡纳树

步行日记,10月8日,星期六

昨天,我目睹了世界的尽头。

当时我已经不眠不休走了几天了,突然我看见了一座有四五座建筑的小镇。有些街道看起来很奇怪,有的是死胡同,有的一直延伸至地平线,还有的一直向上伸向天空。建筑也很奇怪。有的有大片的墙体被剥离,内部暴露在外。有的高耸入云。只有少数建筑像平常的民居一样。

街道空荡荡的,所以我走近一间屋子,敲了一下门。一名矮小的中年妇女,棕色的头发像老鼠一样,来开门了。我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并且询问她能否收容我过夜。

“你可以进来,”她说,“我正在煮汤。”

她让我进门,并且让我坐在房间中央的一堆火旁,火上正煮着一锅冒泡的汤。火边还坐着一个健壮的男人,他正专心地盯着火,还有两个脏兮兮的男孩带着惊讶看着我。我问起了这个小镇的布局。男孩们的眼睛发亮了。

“这是神明们停止建造的地方。”妇女回答道。

“是上帝”男人插嘴道,他没有把目光从火上移开。女人不知有没有听到男人的话,她没有回应。

“虽然世界在进步,但是它还是不能承载自己的造物。它的造物们不知道当它到达这里时应该怎么办。当我的父母来这里时,我还只是个小女孩。我们跟从神明们的指示——”

“是上帝”男人又纠正了女人的话。女人开始搅动着那口锅。

“指示让我们来这里。这里有八户人家。当我们从东边来这里时,我们知道这里发生过某些事。树木从天上垂下。山脉比什么都高但是又像羊皮纸一样薄,而且突然中断。河里飘满了树叶和花。我们知道这里很奇怪,但我们仍然在这里安居。”

“我们花了几天来建造房屋。还不到一周后我们中有些家庭就开始扩张或分裂或变化。有一半的家庭立刻离开了,他们说这里是恶魔的灵魂的驻地。有一个家族走向西边,说是自己走得还不够远,说在更西边有灵魂之地。我们再也没见过他们。”

“留在这些奇怪的屋子里的人开始变异。我之后再跟你说,这不是可以在吃饭时谈论的事。他一边说一边向碗里盛汤。男孩们看起来很失望。”

“几年后那些仍留下的人找出了哪些地方是我们可以去的地方,哪些地方不属于我们。我们找出了边界并且在边界上种上了红金鸡纳树(red bark)。随着时间推移,其他人有的病死了,有的疯了,还有的放弃了。现在我们是唯一留下的人了。”

我问她为什么他们不迁往别处。

“他们没有告诉我们去处,如果神明们——”

“是上帝。”

“如果神明们给我们指明出路,我们必须遵照这条路走下去。我们要守在这里,并尽心尽力信仰他们知道他们给我们指明出路。阿门。”

“阿门”男人和孩子们一起重复着,他们的头低下来了。

我们一起吃完了汤。夜晚很快度过,没有意外发生。拂晓,我谢过了他们并给他们一个金币。我从一条林间小路出发,确保红金鸡纳树时刻都在视野内。就在我休息时,我想到那个女人还没和我说那些变异的人到底怎么了,我想我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