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东-EW-齐-410号分区塌陷维修报告
评分: +22+x

事故概述



于图书馆该区域时间[认知扭曲],图书馆外部当地时间[认知扭曲],图书馆东-EW-齐-410号分区发生严重坍塌。其中,书架32823K至92001K被完全摧毁,由上卿甘罗收集编纂的《山海经·攻燕》、《论述:非秦的秦国志异》可能受损。另外,至少有三万名图书馆学者、赞助商、原住民及工作人员受伤,未发现死亡或失踪人员(本质为“死亡”或“虚无/不可认知”的人员不在统计中)。

该区域总计在六个维度上受到破坏,即除去物理意义上的坍塌,该处还有时间流崩坏、虚数空间崩坏、[认知扭曲][认知扭曲]。已有三只探险队分别前往时间层、虚数层和[认知扭曲],尝试在从中寻回遗失的藏书,并尽可能记录观测数据,如果可能,将会考虑搜索新的书籍。[认知扭曲]由于威胁到图书馆构架本身,该坍塌块已被立即封锁,该构造的修复优先级为最高。

目前,维修队已经开始对坍塌区域出现的大量藤蔓进行清理。这类藤蔓为地球物种,但内含有人类DNA。推测这类藤蔓为其本体于崩塌时无意间通过密径/通路进入图书馆。

原因推断



该次坍塌极有可能由于图书馆外部受到攻击而导致,并非来源于直接的对图书馆攻击。换句话说,坍塌造成者不仅对图书馆没有敌意,甚至可能对图书馆的存在毫无认知。这会带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图书馆将不需要为了应对类似焚书人的威胁而再次关闭部分展馆并派遣人手;坏消息是,图书馆将难以对特定对象或组织索取赔偿/赋予惩罚。

坍塌区域的一扇密径/通路联于狱卒的站点之一,于该区域塌陷时间点,此狱卒站点因未知原因崩坏。根据居住于该狱卒站点附近的猫科动物萨满白油先生所述,他在崩坏开始前和崩坏结束后均听到了女性人类的哭声。结合于东-EW-齐-410号分区内清理出的大量藤蔓,根据已故的“牧师”曾经分享的材料,灾害委员会一致认为这是一起“因被压迫的姐妹针对狱卒暴行进行复仇而误伤图书馆的可悲事故”。所以灾害委员会否认这是他们的失职,并拒绝在修复阶段提供全额的无限期贷款援助。

最后,该位姐妹很有可能为龙眠之地残存的上古物种,或者具有某类上古物种的血脉。随着时间的积累以及民间传说,即“信仰”的加护,上古物种及其后裔的能力可能会有着极大跃进甚至变质。因此,暂时无法确认图书馆遭受六个维度的破坏是因为该位姐妹本身的能力导致,还是其能力在图书馆因未知原因无限放大/变质所导致。

维修费用


藤蔓清理:¥111,200起
维修队注释:对,我们只收本国的货币。为什么要价那么高?你知道这里有多少藤蔓吗?你知道有多少人差点被勒死吗?

书架修复:¥420万起
维修队注释:人工费占得不多,重点是材料费用。我想问一下,贵馆当初是谁负责采购这些书架的?水晶书架我就不说了,你们是怎么把盐做成书架的?还有一个一直往外流着稠粘液体的书架用的是什么材料?

书籍识别:¥728,000起
维修队注释:很幸运,大部分书只是被灰尘弄脏了,识别还是挺简单的。重点是人工费,包括把几乎无穷无尽的书封面擦干净以及一些语言专家——感谢贵馆的部分学者愿意收取极低费用参与工作。

书籍修复:¥345,000起
维修队注释:大部分书都没有严重损坏,而且我们的工作仅仅是对封面进行修补。主要费用还是花在书籍封面的材料上……有些书挺大的,你们这里有摩天大楼体型的读者对吧?

书架编排:无法估计
维修队注释:我们拒绝这份工作。就连贵馆都无法将所有书架进行编排,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可怕的事情?我知道在图书馆的历史上,只有两位学者成功对极小部分的书架进行了有效的编排。

空间固定:¥811亿起
维修队注释:仅仅是把石头和木材还有天知道是什么材料修补好是不会收取那么高的费用的。但是时间流?虚数空间?还有那两个……好吧,我就当作是两个……完全不能说的东西?我们收费是绝对合理的。

抚恤金:暂无
维修队注释:我们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这很幸运。不过那些探险队的嘛……反正不是我的人。

[认知扭曲]无法估计
维修队注释:XGU……@&#!!!@hdi&033))

(补充)寻人费用:¥1,210
维修队注释:我们只负责印刷还有贴传单。当然,只有特定的存在才能看见。

留言板


我觉得在理清哪些钱该花哪些钱不该花前,我们要弄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图书馆的门会通往狱卒的本营? —JOJ

我觉得没有讨论的必要,狱卒从来就不知道我们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拿回我们想要的书。他们先前的几次莽撞进攻损失巨大,不会再想着办法潜入了。 —阿狗

JOJ的问题不是狱卒会不会再次入侵图书馆,而是门的位置应不应该在那里。门对图书馆是非常重要的,图书馆每个年代在维持门的方面也花销巨大。所以,有谁知道是谁把那扇门放在狱卒那的? —古拉拉

考虑到地点是龙眠之地的话,我提名“牧师”和“法师”,前面那个在狱卒中待了太久,后面那个最开始就是一名狱卒。虽然这俩现在在各种层面都算死了。 —阿狗

但是这并不是唯一一扇建在狱卒本营的门。我觉得我们的方向错了。图书馆的门有特殊的防御机制,门一直对图书馆是有用的存在,如果图书馆本身判断门是无意义的或者是危险的,门也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讨论的重点是:这扇门该不该关? —Inquisitor

那扇门应该随着外面的媒介损坏而永久关闭了。如果各位没有人想在附近再开一扇门的话,我会把残留的能量流掐断的。 —门口老王

然后下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已有的知识是正确的,那么这位姐妹的每次活动,都有可能危机到图书馆的安全。她的活动区域很广,这些地区有着数百扇门,谁能保证她哭塌一栋楼的时候图书馆不会再次受到影响?我们可耗费不起那么多钱。 —JOJ

你们可以考虑一下MC&D的产品,超级无敌声波探测仪。这款产品能够在侦测到你们那位姐妹哭声的一瞬间通知你们,放在你们的门上甚至可以起到更强大的防护作用。当然,你们同样可以考虑一下MC&D的灾害保险,我们比贵馆的灾害委员会靠谱多了。 —Mr.D

我们很感谢贵公司的提议,但是我们不太信任贵公司的仪器是否会在被放到门旁边的时候悄悄修改什么东西。图书馆目前有一个灾害委员会就够了。谢谢。来人,送客。 —Inquisitor

那么,你们想把那位姐妹活动区域的门全部关闭?这太疯狂了! —阿狗

我同意阿狗,如果把门关上了,图书馆的顾客们会怎么想?知识需要交互,封闭的资料库不过是坟墓。 —门口老王

也许我们应该找到那位姐妹谈谈?甚至直接把她拉入伙?我觉得这位未曾谋面的姐妹可能被某种极端负面情绪控制了心智。这可能是狱卒搞的鬼,也可能是她的本源所致,或二者兼有。 —Inquisitor

她或许只想着摧毁狱卒们构建的“城墙”,但是没有认识到狱卒可能在“城墙”倒塌后用更多的悲剧重塑。 —JOJ

那么就这样,我们让外面的人注意一下,顺便动员一下小蛇手们,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位姐妹。另外,一旦在门附近感知到藤蔓,这扇门就要暂时关闭,直到确认没有危险才能打开——请发一份公告给可能受到影响的人。 —第九归档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