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球

评分: +14+x

天空真美啊。喂,你说,那上面会有什么呢?

我不清楚。它太蓝了,每次看着它我都感觉自己会迷失在其中。

会不会有很大的鸟呢?或许在比云还高的地方也会有我们的同伴。我总是想上去看看。

我觉得那可不是什么好点子。飞向那种未知的地方一定是又孤独又痛苦的。

但你也说了,“未知”。也许没那么孤独也没那么痛苦。而且我还有好奇心。人们不也会冒着坠落的风险,从看不到底的深渊上面向下行进吗?

那些人们总能再次脚踏这片土地。而我从未见过谁从那片湛蓝之海中归来。去更高的地方,那只是愚蠢的本能而已。

你觉得本能是什么?

大概是诅咒。就像旅鼠忠于本能而终于回归大海一样。它束缚我,所以我讨厌它。

可你不想上去看看吗?

不……

我知道你想。没谁不想。

好吧,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去的话,也许我会释然,然后像你一样,用好奇的眼光探索那片遥远的地方。

束缚你的没准儿不是什么本能,而是你自己。接受这份心思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你早该和天空和解了。

至少我现在只想这么呆着。我说的话是以“不得不去”为前提的。

你怕死?还是怕孤独?如果我陪你去呢?如果我先去探探路呢?

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儿蠢。我们应该珍惜自己的每一口气。

你又没去过,怎么知道一定会死呢?况且我们总会有那一天的。比起感受着自己慢慢干瘪、然后与大地永远亲密接触,我更倾向于去探索,呃,“本能”。看到那边了吗?那是机遇。

我不建议你犯蠢——但如果你执意去做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我见过很多你这样的了。他们飞得很高,一个都没回来。

比起葬身于苍空,我更倾向于他们找到了值得流连的更美丽的东西。

………


当我真正地脱离了引力的束缚,冲向那片蔚蓝,方才意识到宏伟的含义。当你在地面望向它,总会觉得它低的要把你压扁。但当你一点点试图接近它、触摸它,它又一步步地后退,仿佛我们之间的距离从未有一丝一毫缩短。

向上,它愈发冷冽。曾束缚我的地面向下退去,苍蓝的臂膀从遥远的地平线缓缓拥抱而来,包容万物。地上的人们像垃圾一样,我曾也是其中更加渺小的一员。

飞得愈高、我愈欣喜、我愈冷静。

我很困倦——并非旅途艰辛的疲乏,也非梦想达成后的空虚。我依然在向上,永远向上。那是一种微妙的直觉:当我再次醒来,我将化为更高更远的一员。澄澈的天穹是群星的墓园,而我将跻身其列。我听见声音,嘈杂、吵闹,但又亲切。由远及近,它们在呼唤我融入大群。


“妈妈,它们会飞去哪里呢?”“对着它许个愿望吧。它们会一直向上,直到把你的愿望传达到最高的天边。”

R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