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评分: +33+x

“将四散分离的人们联系起来的话语消失了呢
如果忘记了要说什么的话
就在过去的历史当中寻找一下吧”

——改自稻叶昙《延误列车》


I


在一个平静的早上,墨丘莉娅像以往的每一天一样,从可能有些不安的睡梦中醒来,看看今天的新闻,之后就是看看今天份的论文,搞搞今天的科研。出门是早就不出了——反正医生的诊断是她不适合出门,再加上本来就不喜欢,那么不如顺坡下驴,在医院就这么待着也挺好。

于是墨丘莉娅拿起了今天的报纸,一份公告映入眼帘:

公告


现特征用全市之词语,用以建造通往天堂的高塔。工程完工之时我们人类即可以肉身去往天堂。
征用词语期间对居民们产生的不便还请谅解。

巴别市市政府

起初她还没有理解“征用词语”指的是什么,但马上她就明白了——在她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想不起一部分词语的读音了。

“墨丘莉娅,你看……新闻了吗,征用词语是怎么回事?”,住在隔壁病房的朋友菲希卡慌张的跑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我们好像有点忘词了?”

“词语怎么可能被征用呢?这种事绝对很奇怪啊……”

两人说着说着,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很大的骚动,无论是医生、病人,只要能走路的都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喂,大家都在看通天塔呢,你们也赶紧做好……防护过来呀?”,隔壁病房的病友兴奋又慌张的跑过来通知她们,随后也跟着人群出去了。

“出去看看么,墨丘莉娅?”

“嗯……出去看一下吧。”

墨丘莉娅决定亲自去看一看——于是她换上特制的紫外线防护服,开始了半年以来的第一次出门。

市中心人头攒动,每个人看到那仿佛一夜之间拔地而起,且现在依然在不断生长着的高塔之后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实际上这项工程在之前早已经开工,只不过因为地基和前几层是用普通的石头做的,也就没有得到什么特别关注,直到新任市长决定采用一种更高效的方法——直接用词语代替砖头堆砌到塔上。这建筑方式的原理是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本质上都是把在意识里流动的词语拿出来,使其从概念变为物质,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而直接把词语物化成沙子一样的材质,再堆砌到塔上的方式,无疑要最为直接,效率也最高。

周围的人们惊叹于塔修建的速度之快,但墨丘莉娅想的却不是这种事情。词语被征用的越来越多,未来的生活要怎么过?

“那我们未来的……嗯……生活呢?”

墨丘莉娅向菲希卡问道。

“那还用说?照这样的……速度,我们不久之后就可以前往天堂了呀!”


II


渐渐的被市政府征缴过去的词语越来越多,在之前只征缴了一部分词,大家用近义词还可以勉强交流,但这次已经有一个系列的词全部被征缴过去了,终于到了连近义词都找不到了的程度。

于是大家建立起了一种新的交流方式,大概来说,词语被征用之后只影响说话,不影响通过文字的交流。于是人们在身上贴上“常用词语对照牌”,如果在对话的时候发现某个词语用不了了的话,就用手点一下衣服上的那个位置,对方也就能理解这里是要说什么了。

词语被征缴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日常的祷告无法进行了。这个结果倒也是可以预料的到的,因为经书的翻译水平本来就不高,充满诘屈聱牙的复杂词汇,可以说这种“雅言”和常用词语是完全没有什么关系的,因此常用词语对照牌也就无法起到帮助了。虽然理论上来说,也可以做一个“祷告专用词语对照牌”,但一个是经书上没有对上帝能不能看到这种“牌语”做出记载,另一个,也是主要的原因是:马上人类就可以确确实实的前往天堂,因此那些目的是让自己可以在死后去往天堂的事情,比如说日常的祷告,或者是行善积德之类,也就不那么重要,甚至可以说无足轻重了。

墨丘莉娅看着窗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不断的有新的词语被堆砌到通天塔上,通天塔也变得越来越高,但距离通往天堂依然遥遥无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视角的问题,墨丘莉娅感觉词语被堆砌上去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可是塔的高度的增长却似乎还变慢了一点。

俗话说,人如果无所事事,就难免瞎想。几乎从来没怎么出过门的墨丘莉娅恰恰就是这种人。

她看着遥远的天空,不禁十分怀疑,天堂真的存在么?虽然经书上已经论证了在云层之外的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性,但那也不能等同于天堂存在呀!如果云层之外的另一个世界是炎热无水的荒漠呢?

再者说,通天塔真的能通向天堂么?就算天堂确实存在,那么到了天堂的门口了,上帝会允许人们进去么?墨丘莉娅想了想感觉想起来也真的荒诞,明明没有人问过上帝答不答应自己去,但每个人都十分坚信建造一座通天塔就可以让自己去往乐土。虽然经书上写着只要行善积德的人均可前往天堂,但很明显通天塔并不能把恶人筛查出去,那么天堂的门口肯定是有天使看门的——那么不就会有人被拦在天堂的门外了么?

这么一想,更让她觉得满腹狐疑了起来,于是她决定再去找她的朋友菲希卡聊聊。

“菲希卡……你也在看着通天塔么?”

墨丘莉娅的对照牌已经能用的十分熟练,可以像以前一样流畅对话了。

“嗯,天堂的高度远比我们想象中要高啊。不过只要有决心的话,肯定总有一天能到达天堂的。”

“不是这个,菲希卡你觉得就算塔建成了,我们又能去天堂么?”

“这个具体是怎么说?”

“因为你想啊,我们并不知道上帝让不让我们去,如果我们到了之后上帝不让我们去呢?”

“经书里不是说只要行善积德的人均可前往天堂么?在建立通天塔之后,我们市的犯罪率甚至显著降低了,无论怎么说建造通天塔都是一件大善事啊,有什么不能去的呢?”

“可是我看的小报上说的是犯罪率显著增高了啊。”

“那你能确定小报说的就是对的么?况且再退一步讲,我们都待在病院里不出门,就算想作恶也做不出什么来,别人怎么去不了天堂也轮不到我们的。你就别天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今天的论文看了吗?”

“嗯……还没。”

“那我催你快看。”

“好吧……”

想起今天份的论文还没看,墨丘莉娅只好回到了她的病房,但当然她的怀疑并没有这么简单就消退,只感觉论文是根本没有看进去,全在想关于人能不能上天堂的问题了。于是在论文本身的催眠效果加上想东西太多的基础上,墨丘莉娅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周围是一片漆黑,墨丘莉娅只能隐约感受到有一道光,于是她向那光走去,却怎么走都无法接近。

“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在哪里?”

她只感觉到非常奇怪,这时她听到了一个无比洪亮的声音对她说:“神要毁灭这城,这城里的人们不仅妄想比肩神,还只想着用捷径去往天堂而不思行善,连日常祷告都不愿意做。那些城里凡是有要建通天塔的,神必把塔连着城市一起毁灭。”


III


墨丘莉娅从梦里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四点了。那声音和他说的内容,都让墨丘莉娅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天使在给自己托梦,巴别市马上就要被毁灭了!” 于是墨丘莉娅慌忙跑到了菲希卡的病房,把她从梦里摇醒了。

“菲希卡,快起来!”

“怎么了……?”

“刚才天使给我托了梦,他告诉我人类建造通天塔是妄想比肩上帝,而且大家只想着去往天堂而不思行善积德,因此要毁灭巴别市!我们赶紧快逃吧!”

“唉呀,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你这只是个梦而已,你要怎么证明确实是天使呢?”

“肯定是真的天使……那种洪亮的声音,听到一次我就能确信!”

“你就算是要逃,你能逃到哪里呢?你本来就不能见阳光,走的话最远能到哪里?再者说了,巴别市的外面都是说不一样的方言的,你会说他们的话吗?不会的话怎么交流?”

“可是天使已经说了,这里是没有未来的啊!”

“先姑且不论天使托梦是真是假的问题,我这么说吧:你平时对神是什么态度我还不清楚么?那我可太清楚了,恐怕你自己都不敢说自己完全信神吧。那么天使怎么优先托梦给了你,而不给那些虔诚的教士们呢?”

这句话可真把墨丘莉娅问住了。确实,并没有任何的教士选择逃命的新闻。

“但是那也有可能是市长把新闻掩盖起来了啊!”

“大报小报都可以是假的,我不说那么多,你给我先举一个有名有姓的例子来。”

“这……”

“你从来都是这样,根本就没怎么出过门,还总想着从报纸上了解现实。”

“可是我还是愿意相信那个无比真实的梦!菲希卡,我真的是为了朋友,为了你的未来着想啊!就当是答应我的任性请求了,我们先离开巴别市,等过几天再回来不行么?”

“我也愿意为了朋友着想,我的建议是:少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多看看论文,那才是与你的未来相关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我一起走么……”

“嗯。而且我无论如何都不支持你走。”

“唉……”

虽然菲希卡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墨丘莉娅一起,但墨丘莉娅去意已决,于是她还是决定收拾行李离开。在她的眼中,自己再不走就会有生命危险,与之相比到了外市无论什么样都完全可以接受。


IV


第三天,墨丘莉娅在早上四点就早早的起了床——这是为了避免被菲希卡抓到。以她的性格,是肯定不会允许自己的朋友这样离开的,而是一定无论如何也要把墨丘莉娅留下。墨丘莉娅心里也清楚,自己可能会是前往险境——但与天使的警告比起来,这些当然也就无足轻重了。

大清早天还没亮,街上的行人也并不多,看着巴别市渐渐远离自己,墨丘莉娅的心里一边是自己终于能脱离险境的激动和快活,另一边也在担心着自己的朋友:菲希卡就这样被留在了巴别市,怎么办?想了想之后,她无奈的想到,自己根本劝不动菲希卡,可能命运就是这样的吧。

墨丘莉娅往郊外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终于表示着她到了边境的界碑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想着自己终于已经离开了巴别市,她也就松了口气——自己终于是从危险的地方逃出来了。但自己目前的情况是又累又饿,夏天本来就十分炎热,加上穿着防护服更加重了严重程度。她走的时候也想过要不要在晚上离开,毕竟自己的身体不能见太阳光,晚上走的话更方便一些。但想来想去感觉夜晚实在是过于危险,于是还是选择了白天出发。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找到有人烟的地方。于是墨丘莉娅沿着大道一路走去,还没看见人烟的踪迹,周围的草丛里却突然跳出四个头上包着白布,手里拿着刀的人来,挡在她的前面。

“&*¥¥@……*#!”

“什……什么……”墨丘莉娅吓得浑身发抖,只能在心里祈祷这四个人没什么歹意——可是都拿着刀了,不用听懂话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啊。

“¥%……¥#%%……&!”

其中一个拿着刀的人开始向墨丘莉娅逼近,墨丘莉娅吓得脑子一片空白,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没有选择逃回巴别市,而居然试图绕开劫匪继续沿着大路往隔壁市的方向逃跑。只能说是万幸——那个劫匪头子一直以来穿的拖鞋刚好在今天早上碰坏了,还没追两步,鞋子就断成了两半,让他摔了一跤,不然想必墨丘莉娅是要栽在他们手里了。

墨丘莉娅没命的沿着大路跑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在慌忙中跑进了一家用双语写着警察局的设施之后才敢回头确认劫匪有没有追上来。

“&*&?#¥%%……##@。”

“巴别语的话……能听懂吗……”

“^$#!@^&&……*%^##!”

柜台上的警察似乎是在转头喊着什么人,另一位警察从里面走了出来,用巴别语和对照牌向墨丘莉娅问道:“你好,是需要报案吗?”

“我是从巴别市逃到这里的。不知道你们这里晚上开门么?如果晚上开门的话我想直接在这里过夜。”

“你要待的话也可以……不过你为什么非要跑到这里呢?这里犯罪率可是高得很,就边境的那条国道,最近就有一伙劫匪专门在那里抢劫,他们专门瞅准了两市边境的无管辖区,我们也没什么办法。”

“唉……这是因为……”

墨丘莉娅刚想把自己得到了天使的旨意的事情告诉警察,可这时她注意到了一件事情:眼前的这个外市人,身上居然贴着另一种语言的常用词语对照牌!

“难道你们这里也征用词语吗?”

“嗯,只不过征用的不多,不用对照牌的话也勉强能对话。我们市的市长之前说,‘巴别市的市长我可太熟悉了。她这个人从来都是只渡自己不渡世人的。巴别市的通天塔要是建成了,那么必没有我们的份,别说我们了,我估计她自己的市里的其他人她都不愿意渡。我们必须也要建自己的塔才行。’现在基本上每个地方都在建自己的通天塔,就像是在比赛着哪座塔建的更快一样。那些全世界旅行的人,都得准备好几种语言的常用词语对照牌呢。”

这下可真把墨丘莉娅震惊到了,就好像一道闪电劈到了她的身上。天使告诉了自己建通天塔的城必将覆灭,可是这天下不是已经没有不建通天塔的地方了吗?

那么她也就只好郁郁寡欢的回到医院。生活当然是过不下去了。未来当然也是被笼罩在无可奈何的绝望当中了。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已经能看见那通天塔被上帝的手推倒,而这所病院也随之覆灭的景象了。

于是最终,她也没有成功的离开这座小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