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乡
评分: +11+x

在她的童年,
灾祸四起,战火连绵,
无家可归的人们对生活无可留恋,
满目疮痍的地面记述着悲惨的事件。
她笑过,曾经笑过,
无端的祸乱早已将她的笑颜尘封昨天;
她哭过,曾经哭过,
灰色的生活早已将她的泪水风干不见;
她渴望,渴望幸福,
艰难的流亡早已将她的亲人消除世间;
她歌唱,歌唱明天,
不灭的希望永远将她的脚步推向明天。

在他的成年,
四处征战,毫无伤感,
四处绵延的战火驱散了凌冬之寒,
粗莽咆哮的军队将人们送往彼岸。
他杀戮,无情杀戮,
英勇的战士从来不会让战事无功而返;
他迷茫,一直迷茫,
消逝的童年从来没有让他体会到人间之暖;
他渴望,渴望幸福,
身边的景象早已让他的内心厌倦征战;
他歌唱,歌唱上天
上天幸运的把她送往逃亡中他的身边。

他带着她,去往林间,
象征着繁华的城墙自此与他无缘。
昏迷中的她如同这沉睡的森林一般,
安静的渡过数个夜晚,
他一直在身边陪伴。
当她醒来,再无追赶,
她看到他的身影,如同伟岸的高山,
他看到他的双眼,如同清澈的水潭,
消除了他内心的不安。
这个夜晚,两人一同观赏星空的璀璨,
相依陪伴,不离不散。
风吹过,梦醒来,独留惘然,
他带着反叛的罪名囚禁在阴暗的狱间,
坚硬冰冷的锁链代替了爱人的柔软温暖,
狱卒的叫喊代替了耳边的呢喃。
她带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爬行于林间,
身后不停的追赶代替了爱人的安稳臂弯,
匪徒的摧残代替了身旁的温暖。
从未谋面,满是留恋,
他们闭上了双眼,
回到了那个温暖的夜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