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传唱,尽是悲怆
评分: +24+x

罪犯来到这个地方,带着他的流亡,
一番激烈搏斗,妇人倒地死亡。
血液流淌在地毯,长发沾染,
凶刃紧扎在门板,为人哀伤。
空洞的双眼望出满心不解,
消逝的生命驻守凶案空房。
妇人留在家中,此生永恒,
罪犯慌忙逃走,继续他的流亡。

诗人来到这个地方,寻找诗的远方,
望进黑暗的森林,唯有荒芜凄凉。
笔尖跃动在纸张,心生忧伤,
笔尖刺穿了脖颈,血脉喷张。
未完的诗篇谱下重重迷影,
吸满了鲜血的笔挺立身上。
林中树木歌唱,宛如祭曲,
诗人长眠于此地,睡在他的远方。

商队来到这个地方,寻求金钱的来往,
走进迷雾的森林,意外迷失方向。
道路无限的循环,无处可返,
自相残杀的队伍,何人迷茫。
满地的尸体曾是无辜的生命,
幸存的马匹承载着宝物游荡。
货物失去主人,漂泊四方,
商人失去生命,去往阴森的桥梁。

骑士来到这个地方,渴望王的嘉奖,
踏足诅咒的土地,搜寻魔物迹象。
深幽凄惨的回声,消磨心智,
征讨四方的战士,自弑身亡。
梦中的荣光从此消散而去,
无主的断剑刻印噬主之殇。
骑士斩断信念,接受宿命,
足迹戛然而止,指向心中的方向。

侦探来到这个地方,决心破解迷障,
追寻骑士的足迹,拦下商人的宝藏。
寻得诗人的遗言,见证凶杀的现场,
心中已有定数,拔下门板上的厨刀,坐到未凝结的血泊中,走向真相。

战火侵蚀到这个地方,人类无尽欲望,
子弹无情的划过,炮火吟唱死亡。
无人收拾的尸体,满目疮痍的战场,
士兵尽数死亡,无人生还,无人传唱,尽是悲怆。
散落一地的武器,围着骸骨歌唱。

神父回到这个地方,带着他的过往,
无人聆听,无人忏悔,空荡教堂。
为无辜的逝者祷告,为迷失的灵魂哀唱,
走进月下林中,走进噩梦之乡,
走过溪流,走过孤岗,
穿过荆棘,回到起始的地方——曾想作为自己的家乡。
那座迷雾中的孤房,早已成为心中的向往,
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以及尚未凝结的血浆。
神父在祈祷,为逝者祈祷,
神父在祈祷,为自己哀伤。
曾经的罪犯为了自由流亡,
如今的神父在精神上迷航。
捡起地上的厨刀,亦如曾经在自己手中一样——从中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模样,
切断自己的咽喉,带着不眠的怨魂,奔向上帝的方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