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酒馆
评分: +13+x

这家酒馆开在时空之外的某处沙漠中,它即使不存在于任何的世界里,这里依然刮着大风,混着令人难受的沙子,所以我为了帽子不被吹走只能暂时把它拿下来,裹紧我的斗篷,带上兜帽把头也裹得密不透风。

但是我依然对这里抱有感情,不管风沙如何拍打在我的面颊,因为对于旅行者来说,漂泊四海总会想家。

“哟,小兔子来啦!”

我推门进去,把刚刚对我出言不逊的男人伸出的手拍了回去,径直向吧台走去。

“来一杯索兰,少冰。”我摘下斗篷上自带的兜帽,重新带上我的礼帽。

“刚从哪回来呢安帕斯?”老板将一瓶天蓝色的索兰酒递到我面前。

“一个全他妈是海洋的世界,我试着用羽耳去到海面上,但是我发现这根本做不到,海的深度似乎比我去过的任何世界的天空还要高,在呼吸面罩里的氧气用完之前我便启动了空间扭曲。”

“没有一丁点收获?”

“老板我怀疑你在嘲讽我。”

“不不不安帕斯……好吧有那么一丝嘲讽的意味……那啥,你还打算回去吗?”

“我是不是没有告诉过你,如果牛皮书在一个世界没有记录下任何文字,翎羽就无法将我传送到下一未知世界?”

我们两人互相盯着,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因为刚从海里回来,我相当的烦躁。

“嗨,老板,一瓶拉斯布,去冰。”

只见旁边坐下了一个大块头,要了一杯酒。

我扶正了我的礼帽,尽量地抬头去和他对视以表尊敬。

“嘿,兄弟,你有腮!”

那个大块头也回过了头,我这会彻底看清楚了他的脸。

“嗯?怎么了?沧龙有腮不正常吗?”

我被他彻底地逗笑了,因为在别的世界的人叫我“兔子”之前,我都不知道这个名词,即使知道也不会以异世界的生物称呼我自己。

“等等,您刚从103号……就是那个满是水的地方回来?”

“怎么,你也……”

我看到了希望,一个能让我不再回到那个倒霉地方的希望。

“您能描述一下您的历程吗?或者……什么印象特别深的经历?”

他用他那巨大的指甲摸了摸我的“兔头”,说:“你得自己去经历一切艰难险阻,兔子先生。”

看来他没明白我的意思,并且认为我有兔子的生理特征。

“先容我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安帕斯·泰尔韦尔,来自146号世界,这个像兔子耳朵一样的东西并没有听力,我有我自己的耳朵,就在两鬓下边……我们的族人称之为‘羽耳’,你可以理解为翅膀,虽然我也可以通过让它充血变成拳头……”

我轻轻地抿了一口索兰酒,它依然是我熟悉的味道,这种酒只有我的家乡和这个天涯酒馆才有。正如它的名字,天涯酒馆从旅行者那里收藏了几乎所有世界的酒的配方。

回甘过后,我放下酒杯继续解释到:“我想您误会了我,我并不是那种遇到困难就想着窃取他人成果的旅行者,只是我们旅行的目的有所不同:这本牛皮书是我成为旅行者时我的族人给我的,它负责记录其他旅行者的心思并凝结成诗意,化为文字,这也是我旅行的目的。”

沧龙大叔盯着这本已经写了四十多页的牛皮书愣住了,一页页翻过去的是旅行者们的内心世界,其中或许是有一些他熟悉的,为了星辰大海而献出生命的面孔,令他眼角湿润了起来。

借着昏黄的灯光我看到他在无声地笑,他盔甲般的皮肤也柔软了起来。

“感谢神,创造出这样伟大的种族……让我在记录世界的时候,能够欣慰地想到也有人在记录我……”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看来来自于103号世界的收集可以完成了。

我摘下胸前的翎羽,递给沧龙大叔:“把它放在眉心,在羽毛飘动之时将它还给我。”

大块头非常听话地照做了,于是乎,牛皮书上也断断续续地出现了文字,我满意地看了一眼上面的诗:确乎存在过的我的浪漫,虽然我不明白他经历了怎样的故事,但这一切绝对对他影响不小。

“干了这杯来自家乡的酒吧,兄弟,为了我们各自的远方。”

“为了我们各自的远方。”

“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