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与萤火 #70 - #80
评分: +7+x

Intro

如同这个夏天一样
我的热烈消解,沉降,
纸上的星空散着光彩,
一只只萤火虫便停留
在空中,我的影子消失了
在这灯塔的照射下,
它破碎成我的梦,我的生活
像是永无尽头的回声。
迷失,迷失。
让这梦境的梦境留下痕迹,
我提起装满了我的祝福的行李箱
以痕迹,作为我的旅途。
我将一切希望给的故事
放在路边,
或许在无光的夜,它们将
燃烧。燃烧成
星光与萤火。


你与梦

我看见你,
在梦境初醒的时候,
我看到一束晨曦飘摇,
领着夏末的蝉的合鸣,
到了我还沉在梦中的记忆。

我看见你,
在昏昏沉沉的夜,
我看到微明渐稀的星光,
你说,那像萤火虫一样,
轻舞向我浮在云层上的梦境。

我想念你,
在烧至我心的黄昏,
云层滚烫得火红,是我一直跳动的心脏,
你的身影,在那里模糊,模糊,
我寻着你,愈近,愈远。

我看见你,
在日复一日的梦境,
我看到你的一切,一切中的你,
我愿不再想念,
我愿看到,听到,触到你。

#70


情诗

我的影子自山峦深处来,
越过两万五千里的铁路与天空的飞鸟,
有时我走出城市与云的影子,
你便在我那影子的面前了。

于是在那之后,
我不再是俾麦,麻雀,烂泥,
不再以公平与不公的争辩,
不再以铜臭与墨香的奉谀,
不再以它们当作我的悲剧。

我明白,
如同封在盒子里的猫与半衰期,
如同高楼间的生活与我,
所有的雾气中的灯与一条缝隙,
如同梦境中身后的脚印,我曾忘记。

我不明白,
为何星与星之间的公转,
为何舟以水作登山,
为何春日花开,秋日凋谢,
为何我不能
一直游到天空变蓝。

我认识了你,再一次
我认识了整个世界。

#71


我在等一个站台,
能把我带走,去往云的另一端,
我等过一辆辆列车,
它们的间隙,
它们的轮在耳边轰轰作响。

我在等待明天,
等到何时昨天追上我,
我追出了我的生活,
追进了梦的尽头,
我没有追,
我在等。

我在等待我的等待,
等她,
等日出、日落、星繁、星稀,
等我写下的诗,
等一切的一切匆匆流走,
我在等什么?

我的等待是金黄色的流沙,
掩埋,掩埋。
我的等待是柠檬水,
溢满,洒出。
我的等待是我的全部,
灰色。灰色。

#72


我身上压着一座山,
困着我的口与我的脑,
它困住了我的眼睛似的,
别人都看不见它。

我的肢体却也轻盈,
我翻动着我的手腕,走我的路。
这座山却也轻盈,
就这样,它浮在我头顶。

我的呼吸、脉搏、心跳,
我的陪伴、希望、怜悯。
山遮住这些我已有的东西,
若是一片黑暗,我还能看到。

有时我抬头望向这座山,
明亮,带着五彩的颜色,
山上的人影相互交错,
他们却看不见我。

我伸手要碰到这座山,
因为人们都能碰到它,
因为人们都距我有二十英里远,
于是,我什么也没有触到。

#73


你不在的时候,我总与你交谈,
我告诉你天气,云彩,远方,
我告诉你生活,陪伴,爱情,希望,
我告诉你在学校院子里闲逛的那条土黄色的狗,
我告诉你我在这一天上了什么课,
我告诉你中午点的那份鱼香肉丝里有几片肉,
我告诉你那哪些时候我没在想你,
我告诉你梦,
我告诉你在梦中我与你共同过完的一生,
我告诉你我的名字,
我告诉你一切,
我告诉你夜晚的那几点稀疏的星,
我告诉你这城市的煤粉,早已没了萤火虫,
我告诉你孤独,你给我的,我给我的,
我告诉你我被你所占据,
我告诉你眼泪,
我告诉你夜晚无声的悸哭,
我告诉你我的恐惧,关于路的,
我告诉你我看过的诗,我抄下的,我无法记下的,
我告诉你我的生命,我的价值,我的意义,
我告诉你我知晓的你,
我告诉你我所有想要说的话,
我告诉你,告别。

而当你在的时候,我常与你交谈,
我告诉
你。

#74


雨在西南角的面馆

就着雨,我吞下一口芝麻酱味的静谧,
如同我未曾熟悉的时间一样,
我身边的一切都在倒转,
城市不断下滑,坠落
进入那流着霓虹的河的夜空。
缠在一起,我的无知,结成
一团的豆芽和韭菜,与言语。

我忘记了,我的胃里还在消化着什么,
成了我的内脏,我的外表。
我的四周无人,还剩着吱哑
声,与面前飘忽的水蒸气般的幽灵。
我不该把水的凉气比作她的影子,
起码,她不在时。

并不万能的专辑还不到一半,
我就先碰到雨了,
踩开了那夜空的深邃,
踩开了雨聚成的几颗星,
朝偏北的方向踱步,
朝未来的箭上取下熵。
啊,我又身处哪里呢?

我想,云也是西南方向的吧,
它还带着你散步的气息,
云端,我们在云端
不在这流光溢彩间角落里的面馆,
不在我或曾到访过的那片无雨的天空。

云载着雨,我的面碗已空,
雨或许也就这么多,
一片飘走,只等着下一片。

#75


土地

他们总说,
我爱着这片土地,
倒不如说,
我生于这片土地。

我的双腿深埋于此处,
到不了天空,到不了大海,
来自土壤的脐带断绝我的灵魂,
断绝我的喉咙,吐不出血来。
狂奔,
只得在土地里狂奔。

于是我高喊道:宇宙!人类!
高喊道:真理!爱情!
于是回声应答到:土地。土地。
应答到:土地。土地。

好吧,我便倒在了土地,
我的双腿成了稻谷,双手成了轰鸣,
我的大脑堆成一座山石,巍然不动,
我的灵魂变成一团死火,在这座山下冰封,
顺便把我的言语燃尽。

我,不,土地,
它正春暖花开,在一众的我之上。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76


白日梦

走吧,一起去城市生活。
追逐太阳,啜饮月亮,
分享你我的恐惧,让它们不再悲伤,
或者使每个人都拥有一颗谷穗,
使每颗星、每个萤火都在发光。

我们也关心宇宙,关心我们的存在,
观察彼此,向那不定的微观告别,
从一座孤岛到一颗星球,
我们都在。

去旅行,
到河边公园处的一片草地,
群星寂寥,我们张开了夜空的眼睛,
到梦境,到白天,
到那信号塔下吧。

困意在午后被你送来,
挤压在书本与时间的缝隙,
我对你说,
走吧,去梦里。

#77


围墙

我们平行着这道土砌的墙,
它长宽一年,平分四季,
隔开月亮上的言语,
那些你不必强求,也不必沉默的,
隔开两片天空,有同一片影子,
投射在目光交汇处的你我。

我希望它隔不开天气,
云、雨、风、雾,也许都能在你身上出现。
(或许它们都来自于我?)
我呼出的,来自肺腑,思念的水蒸气
灌溉天空,种下一片云,
飘向你在的城市。

多想,来一场风暴
让这围墙溶解吧,
溶解成一条路到我的脚下,
迎接你的旋律,你的熏香,你的光景。
暴雨,我说暴雨,
我不关心生命的一切,将它们都冲毁吧,
只留下你和我,躲着。

或者,翻过围墙并不用穿过半个中国,
而即使它隔着一个宇宙,
我总要走,去另一端,
见到你,
去迎来灵魂与生命的爆发。

#78


我们,隔开…

你看,我又沉入这空白的
不着边际的纯灰色天空,
你看见我,在醒着的时候,
我该说些什么呢?
是空白,还是看不清的你。

不,请别用被迫的沉默,
阻断我后几日的孤独,
我早已逃离——逃离——
啊,它就像时钟一样,
分清了时针和秒针的界限,
时喜时哀。

我总不明白言语,他们讲的
它究竟能带来些什么?
像是我听不到,见不到的你一样,
我对你奉献出了我鲜活且炽热的心,
留下我的躯壳去往何处呢?
在除去言语之外的烟火之中,
隐约听到,当我的灵魂坠落时,
发出的一声闷响。

我们,隔开所有的隔绝,
如同拉动曲线的一个浮点,
囿于言语,
囿于我们所共处的这个宇宙,
走出这道隔开,与我一同
去往我们
看见的灯火繁星,我只为此。

#79


来吧,死亡

来吧,公平!
不论你是不公怜悯的,还是虚构的,
不论你以何种姿态压迫着梦,
我不逃走,
你所杀死的
它们以角斗士的模样决斗,
复活。

来吧,黑洞!
即使我跌落进事件视界,
我将撕破你光的外壳,
把你吞噬进奇点的,
都悉数归还。

来吧,你的苦痛!
为何我不能抢走它们,
为何你守着它,一直在你的生活?
无望——你说无望,
若是茫茫无光的黑夜,
我将燃尽自己,充当那唯一的光。

来吧,死亡。
如今我并不畏惧,
你若杀死一个,就不必再转向另一个,
所以,就用无罪的罪名替代我吧,
然后,远离她的身边,
不复再见。

#80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