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星星出来了。我可以透过天花板的裂缝看到。在以前,夜晚我常常登上位于东方的塔观察它们。我有一座协会专用的黄铜天文望远镜,它右侧带有把手并弯曲的立着。在我11岁生日那一年,祖父从常州引进了它。但只有上帝才知道他是怎样从远方一位商人处得到的。

这座望远镜还有一些不同。我或许曾见过所有的星星皆聚集于地平线上的光景。那里有大的星星,小的星星,还有闪闪发光的星星。祖父告诉了我位于远处的天体哪颗是月球而哪些又是行星。许多的夜晚都将在我熟睡前结束,那时天文书放置于我腿上,稚气、胖乎乎的脸则对着那上面的风景图画。祖父对我说这些只是画像而不是真的星星。这一段记忆是如此的久远。他还说能够注视着这样一段传奇的历史是种荣耀。

我记得一天夜晚。祖父带着我离开庭院去观赏流星雨。那是多么的美丽,它们舞动着、旋转着划过了天空,看起来就像永不停息的光影与色彩。它们闪烁跳动者, 就好像他们一直在等待我的表演。尽管我之后恳求他好几个月,但从那时起我们就再也没离开过这个地方了。虽然那是仅有的一次旅行,但星星们嬉戏着,飞快遍布苍穹的画面至今仍深深的铭刻于我的脑海里。

我成为城堡的主人时,仅剩下了空虚。而长大后,在我眼里这里也只剩下了乏味的商业活动。我确信我的儿子接受了这片土地上最好的教育,以及被最好的设施所教导。在宇宙的学习上,我们互取长补短。他和我紧挨在布满尘埃的老望远镜旁。仔细观察着天上的星座。现在与以前相比我更是失去了他。

他败给那个家族时,这整个国家都似沉浸在了悲痛之中。所有的守卫者都被派去寻找他,残缺并静止不动的身躯被发现于边境,那个时候已没有什么话语能描述我的悲痛。我感到绝望,在这种状态下,我选择了复仇。守卫者们举起了我的旗帜,接着攻击了那些我们认为对此有罪的人,我们用怒火蹂躏他们,杀死了所有男人、女人与孩童。我们认为所行伸张了正义。

但是众天神并没有赞许我们的复仇。当天神们看到我们把那些人们从他们的土地上驱逐,目击着超乎古往的血腥残杀,那实在是太多太多而难以忍受。众神突袭了我们。从少至多。就像我曾经见到过的闪烁与浩瀚 ,每时每刻神祇都在降临。他们破坏了我们拥有的所有东西。闪电从可见的数英里下落,我们发现那些遭受痛苦的人拥有比我们更加凄厉悲惨的命运。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得到宽恕,也许是为我愚蠢的国家留下一名活着的遗产,也或许是为了见证一个王朝的终结。等时候到了,我将会最后一次登上那座塔,去俯瞰我曾经统治过的广袤土地。今夜的星辰将无比璀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