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断的故事
评分: +7+x


这是被中断的故事。

这是演员缺席的故事。

这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故事。


第一章


世界毁灭了。

简单的五个字,在所有幸存者,准确说,还将自己认知为“人”的幸存者的心中烙上了绝望的印痕。

他站了起来,自认为保持理智的他站了起来,自认为自己是“人”并保持着理智的他站了起来。

迎面而来的是散发着腐臭的微风,耳边是烈火肆虐的声音,皮肤如同被浓酸腐蚀一般。环顾四周,地上除了尸体,还有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人”的饥饿野兽。

他走进其中一只啃食着什么东西的怪物。只是看了几眼,胃液涌了上来,然而不知多少日没有进食的嘴只能让他不停地干呕。如果要他回想怪物与正在被啃食的食物区别,那就是“没有将自己认识为‘人’ ”和“不能将自己认知为‘人’ ”吧。毕竟,死物是无法认知自己的。

他发出的巨大动静并没有引起周围怪物的注意。

傲慢于自己活了下来、嫉妒于死物能不受痛苦、暴怒于身体腐败破碎、暴食于与自身体型相同且组成相同的高质量食物、贪婪于从食物中榨取更多更多、怠惰于眼下的东西不肯挪动、纵情于食物某些部位带来的快感。

他感到痛苦。曾经高贵的族群,如今只是恶兽。放弃吗?当灵魂沉沦,眼前的景象将不再是地狱,理想乡一定会降临。

他摇摇头,蹒跚前行。一定还有认为自己是“人”的同伴,一定还有解救自己和其他人的希望。

第二章


这不是天灾,但也不是只靠族群自身就能够制造的巨大灾难。

在经过长达不知多久的探讨,他与幸存的同伴在方舟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是一种病,一位同伴断言。

这种病扎根于我们的进化之中,另一位同伴表示。

因为我们的进化而产生,因为我们的进化而强大,因为我们的进化而苏醒,失去半张脸的同伴接道。

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劫难,奄奄一息的同伴哀叹道。

这种恶疾是活着的、会思考的、像我们一样,四肢截去的同伴小声说。

但是我们失败了,他冷冷地作出判决。

于是飞船起飞了,带着无限的悔恨与永恒的恐惧,留下一个小小的礼物,在他们离开不久后绽放出丑恶的烟花,接着就是一片空白。没有人敢回头与故土的残骸道别,所有的人,都深深惧怕着基因中无法治愈的恶疾。

每一个人,即使幸存者条约都有着那样的规定,都偷偷把利刃与毒藏在袖中,为了在某一天终结自己,或者身边被怀疑病入膏肓的某人。

在黑暗中,不知道是哪一位,又或者是很多位,把什么东西,数次把不同的东西,倒入了生命的粮仓。

被所有人刻意无视,那个黑影,那些黑影,另通向安全的导航故障。

幸存者之中,到底有多少,真的认为自己是“人”?

第三章


这是没有污染的世界。

洁白、纯净。冰冷又清澈的风抚摸着所有人的面孔。这是新的家园,每一个人都对周围的同伴说道。每一个人,都竭力将显示屏上好似“原点”的字样,遗忘。

我们要延续自己的族群,一只同伴提议。

我们要创造服侍我们的种族,另一只同伴打断。

就叫作“人类”吧,他们是“人类”,而我们是“人”,英俊无比的同伴附加道。

我们要维持自己独一无二的特性,我们要成为这里的主宰,生龙活虎的同伴大笑。

我们大惊小怪了,长久的逃亡已经结束,是时候享乐了,四肢健壮的同伴大叫。

那开始工作吧,他依然冷冷地作出判决。只不过,相比于外表变得光鲜但眼中满是疯狂的同伴,他的眼里闪烁着光芒,那似乎叫作“希望”。

不规则的物种,被歼灭、被奴役、被退化。

一些大陆被沉入海底,一些海床被抬出海面。

于此狂欢的宇宙客,要么被赶出大气层,要么被迫潜入黑暗。

计划中的仆人正在被播种、塑造、获得智能。

他们不能被污染,他提议。没有人理会。

他们需要被过滤的基因,他说明。没有人回应。

他们需要与我们不一样的心,他呐喊。没有人加入。

第四章


方舟已经没有人了。

同伴们四散各地,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孤老的他将孤独的方舟挪至那具尸体的尾部。鳞虫之长,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族黯,最古者陨落于此。全长五千多公里的巨兽,风光不再。

干扰,凡是如此构成的生命,一定要干涉。

导入,凡是被干涉的生命,一定要导入数据。

编写,凡是被导入的数据,一定是设定成无法被病侵蚀。

回收,凡是被编写的生命,在其消逝时,其一生的经历必将被回收,然后分析、理解,构造编出更加完美的逻辑。

然后……

死了。

一夜之间,曾经落魄逃走又莫名回归的伟大一族,灭绝了。

确切地说,那一族在方舟启动前就以死去。方舟上的,不过是一些幻想着自己还活着的可悲之物。在无尽疯狂的驱动下,他们用各种方法,最后奇迹般地在同一时间,回归了自己原本应有的姿态——死。

不过,有那么一丝微小的可能,有某个家伙,似乎复活了一会。

他们的一切,如同不知多久以前的恶疾,还有恶疾导致的毁灭,都被时间埋没、吞噬。

除了方舟。

方舟近乎无限的能源、好似无穷的计算力,与方舟,还有他,一起被固定在了连绵山脉的深处。

干扰、导入、编写、回收。

为被刻意塑成的某个物种,注入一种被称为“灵魂”的逻辑程序。

永不停歇。

第五章???


很抱歉,第五幕还没有开始。

老的演员已经死光,新的演员还没凑齐。

让我想想……

可能还需要一名观众。

既然你来了,那么随时可以开始——

间奏


伟大一族全部病死。

方舟不停计算。

不规则的物种再度复兴,怪异宇宙客重新降临。

原本用于服侍的种族,为了自身的利益,组建了不同的结社。

然后……一批被称为“狱卒”,又或者,他们自称为“基金会”,突破了巨兽残留的吐息,抵达了尾部的高峰,打开了那扇大门。

第五章


这是再度开始的故事。

这是演员到齐的故事。

这是除了你以外,没有任何人类知道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