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深蓝中去吧
评分: +22+x
QQ%E5%9B%BE%E7%89%8720200111190518.jpg

多么美好的一天?

深呼吸,克服晕眩,她站在高楼的顶层,脚下一片黑暗,从灰蒙蒙的雾,到灰蒙蒙的雾。深蓝从她的头顶浇下,忧郁Blue的发丝与午夜星河融在一起,隐隐约约参杂着些银光,也许是她的白发,也许是将坠毁飞机的烟雾,也许是因为寒冷呼出的白气,这份冷一定是一种轰鸣,就像航空警报一样越拉越响。

呼——呼——

她从楼顶下落,她不是跳楼,而是掉下来的,在空中张开双臂,她在向下飞行,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她居然能回忆起她整个的人生。她满怀希望一跃而下,滑溜溜的空气钻入五脏六腑,飞扬的裙摆是乌鸫沾着碾碎浆果的翅膀,长发缠住第二次满月&分割这份奶酪,芝士碎散落在天空化作漫天垂死的星光,向下坠落&坠落&坠落,头部触及地面,她的整个身体散落为黑色的花瓣,在风中打着卷,向上舞动,压抑的浆果味在空气中弥漫,最后一切终将消逝,一切都过去了。

只是一声闷响罢了。

黑猫睁开深绿的双眼,深蓝,深红,很少有深绿这个词,但这确实是深绿色。花瓣飘落在它的小黑鼻子上,于是它打了个喷嚏,伸个懒腰,小手张开,撅起屁股,“喵嗷——”,叫着打哈欠,多么可爱的姿势!挠挠脖子,它困惑地转头看了一眼它手脚被剪去,开膛破肚的尸体,肠子自然在体外,尚未破损,导致并不算是很狼狈,双眼大睁,口鼻存在血迹,创口能看见白骨,身后拖着长长的粘液痕迹,痕迹的起始是一大滩红色,用于杀鱼的剪刀&它的手脚,它在死之前想着回到自己的小窝,回到家一切就会好的,这滩红色的起始仅仅是一位鱼贩的愤怒&他杀死了猫&回到家,一切就又恢复平静了。

这是人能干的事情,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什么都能干。

于是猫与稀稀落落的几只白布鬼一起在街道上漫步,它和他们一样失去了家。白布鬼们友好地抚摸猫的头部,拍拍尾巴根,挠挠耳朵后面,点点它的小鼻子,凉凉的,在布上留下一小片水痕,他们喜欢这毛茸茸的小可爱,猫蹭蹭鬼的手,但却打了个趔趄,鬼是不存在的,它们是空无的一种表达形式,但它们在白布下的不是虚无,也不是裸体,而是黑暗&蓝色的黑暗&“可视化的黑暗”。猫不会害怕这些人类恐惧的黑暗,因为它的心没有黑暗。鬼飘在半空中,经过他的尸体,经过她的尸体,经过它的尸体。

在黑暗的夜里漫步总是一件舒适的事,它们目送那些光渐行渐远,直至四周的建筑物开始溶解,坍塌,宇航员从天空坠落,外星人的飞碟加入他们的行列,继续渐行渐远,在光消失的彼方播放着蓝色的歌,空气中弥漫蓝色的雾,深蓝的城镇中是如此平和,猫跑向温暖的小窝,鬼在第十五层楼消失了。

在花园中有着黑色的花,中心是同样一位少女的脸,一张睡着的脸,死去的脸,或是幸福的脸。压抑的浆果味是她的香味,她的生命定格在最美丽的时候,但毫不可惜,她是明智的。死是人人都会得到的长假,一个被期盼的假期,她是如此通透,于是便成为死亡本身的一种表现形式。得以安息的欢愉比起性与爱之间来的更为猛烈然也更为平静,最终的幸福。

她的后脑勺着地,脸碎裂成几块,大脑随着血液一并流出,手脚扭曲,骨骼向外戳出,后背几乎是一片血泥,牢牢地贴在地上,在天空泛起鱼肚白时人们发现了她,还有离她不远处的死猫,于是恐慌,尖叫,呕吐,报警,嘈杂,她看着他们。

人们用铲子铲起她的尸体,死猫被扔进垃圾桶,这便是一天怎么开始的,也是一天怎么结束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