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螺旋体的幻梦
评分: +1+x

苍白螺旋体,你会让我做漂亮的梦吗?

我在螺旋中落下,花瓣升上天空。

硬下疳和我跳舞,她亲吻我死去的皮肤。

短暂躲进影子里,更凶猛地再度袭来。

不用担心,不用害怕。

并非二期梅毒疹,不过是身披花瓣。

镀金眼睛在腐烂,黑衣黑马簇拥皇权粉饰的谵妄。

唱歌的眼睛蠕动,夜献给杀人交响乐和安魂曲。

虚幻光晕浮在脑中,苍白贫血的人格不再做梦。

黏膜损害,骨膜炎,虹膜睫状体炎,脑膜炎。

溃疡装饰我身体,香薰掩盖恶臭。

止不住幻想,止不住悲哀,止不住欲望。

你是我的恋人吗?苍白螺旋体?

我不过是一片连月亮也厌恶的基地。

我质问纤维瘤,纤维瘤沉默不语。

头痛欲裂,脊髓痨,共济失调。

麻痹性痴呆,失语,抑郁和智力减退。

我的文字越来越可爱了,因为我看不懂她。

轻浮,放荡,自私,这是你的恩赐吗?

我被迫哭,我被迫笑,我被迫做梦。

皮肤溃烂流血,我毫无知觉。

情感淡漠,意向倒错,本能活动亢进。

她说我视神经萎缩,可是我依然能看见梅花呀。

幻想,幻想,幻想。

幻想也支离破碎了。

一切尽失,一切尽失,一切尽失。

苍白螺旋体,我是你的梦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