靴子的传说
评分: +17+x

不,我不是一只普通的靴子,我是一只吞噬人灵魂的靴子。

我不仅仅吞噬普通人的灵魂,我还曾触及过神明的魂魄,我也曾吸收过这个世界最为神秘隐晦之物的深处。但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自从我的皮料前段因为无尽的风沙与极寒的海水而破裂了一个致命的缺口后,我就很难像从前一样行动敏捷了。

要说行动敏捷,我想我们靴子可以说是世界存在之物中无法超越的族群。我的叔叔——长筒靴艾尔克里姆,天资异禀,他的身姿是那么矫健,每当他用尽全力向前奔跑时,我甚至看不见他的底板踏过砂石扬起的尘埃,因为这份与众不同的速度,我们都认为他生来就是一只好靴子。我们选他为我们的王。我们叫他“迅捷靴王”,这是一个充满敬意的称谓,表现了他出类拔萃的速度,更彰显了他在我们心中高贵的地位与我们对他的爱戴。

不过好景不长,迅捷靴王因为长久以来用极快的速度奔驰,导致他的外皮受到了严重的损伤,有一次下大雨,就好像靴神要用漫过世界所有平地的大水惩罚我们一样,迅捷靴王的肢体终于承受不了长期以来如影随形的重负,在第三天的雨里散作碎片……整个靴族都陷入了深深的悲痛,我们无法抑制地为他哭泣,飞溅的泪水比空中的大雨还要密集。哀悼会持续了三年之久,这时间甚至超过迅捷靴王的爷爷,流苏靴王。自迅捷靴王之后,我们便将雨水视作整个种族的敌人,我们发誓一定会……

什么?哦,吞噬灵魂啊……

灵魂是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知道的,每个世界的人们对灵魂都有不同的定义。我用灵魂这个词是因为,啊,我希望这能便于你们理解。在我的家乡,靴族一直是最顶端的狩猎者,我们不畜牧,因为我们想保留狩猎带来的紧张刺激,顺便舒活舒活筋骨。我们狩猎的方式很有特色,但我们不方便细说,我能告诉你的只有,靴子会布置极容易吸引猎物的陷阱,然后一举成功。

陷阱……好吧,我敢说靴族的陷阱是世界上最繁琐的陷阱。为了抓住猎物,靴子们经常彻夜不眠地分析猎物的性格,我们有着严密的团队合作,每个人在一场狩猎的准备中都能各司其职。很快我们会整理出这个猎物的喜好和厌恶,这样便于我们把我们可怖的陷阱伪装成诱人的陷阱。

接下来我们会准备许多材料,用于打造我们的陷阱。这往往需要耗费最多的时间,因为材料总是稀缺的。我们会派靴子里真正的飞毛腿和千里眼,前去寻找我们需要的制作材料或替代品。这些勇士们不顾磨损自己的外皮和底板,每一次都能及时地完成任务,哪怕回来时累地瘫软在地上,他们都能得到应得的荣誉。

重头戏来了。在制作了精美的陷阱与无法挣脱的牢笼之后,我们之中最强壮也最无畏的勇者将会装上这些陷阱。这些陷阱就好像战服一样穿戴在他们的身上,如果并非我们这样的专业猎人,没有人能够看出这其实是一只吞噬灵魂的靴子。我们的陷阱十分复杂,仅仅是表面文章就分为纯皮,流苏,斑点,浅高跟,深高跟等等等等。而内在的更多细节,当然是更加难以想象的丰满。

勇士靴子带着具有诱导性的装扮,在阴影中拂过大地,在没有一个人发现的情况下悄悄地,偷偷地钻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接下来他将耐心等待,也许有数小时,也许有几个月。这无疑需要极强的耐心与极大的勇气,毕竟看着无数个比你大上好几十倍的猎物在你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尽管不知道你其实是他们的天敌,但这总会让猎手们有一种兴奋和紧张的交织感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并非我们能操控的了。我们只能希望有一个庞然大物会被我们的伪装迷惑,然后一脚踩进我们的陷阱中。如果真的踩进来,我们的猎手将会承受十分大的负担,但这也意味着狩猎基本可以宣告成功了。陷阱将会死死缠着猎物,让他无处可逃。他将不得不拖着陷阱蹒跚地挪动,直到——

直到他因为我们的陷阱而崴到自己的脚踝。我先前没有提过吗?哦,我们所需要吞噬的灵魂就是崴脚时散发的一种具有特殊气味的能量粒子,这种能量粒子可以通过靴子的孔洞进行包含全部靴子在内的蜂巢式共享,一次崴脚所能提供的能量大概够全部靴子美美地享用一整周。

得手之后我们英勇的猎手就会满载着无与伦比的荣耀从猎物那边回归,而接下来我们就会准备下一次的狩猎。

靴族很重视文化传承,所以我们有好多好多首歌颂狩猎的歌舞,我唱一首给你……

等等,别走喂?听我继续说啊!别走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