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帷幕
评分: +34+x

Included page "component:black-highlighter-theme-dev" does not exist (create it now)

灰色的天空笼罩着灰暗的世界,遥远的穹顶在空中架起,将世界蒙尘在灰暗之中,使它沦为混沌和灰色的一个时代。干瘪的树干在沉灰的风中颤抖,似乎在向突然的灾变求饶,而后化为流云落尘,缥缈散失在天地之间。天空的云朵在向大地坠落,在空中迸发出暗淡的光耀,闪闪地夺人眼目。

我扶着铁栏杆,冰冷的触感刺伤我的掌心,灰色的因子在手掌干裂的缝隙中鱼贯而入,而后流下残存的最后一丝稀薄鲜红血液。血液顺着我的掌纹,在粘腻的掌间滑动,润湿了一大片。所有的血液都顺着铁栏杆流到地上,与灰色的土地混合在一起,留下微弱的纹路,如同大地的裂纹一样。这是残存的最后的余世悲歌。

在灰莹莹的树端闪烁着晃眼的泪水,这是天空的泣泪,是它降下了落寞和不甘的泪水。藤蔓在乌灰的树干上萦绕,盘旋最后垂下最后一点点地枯死的末尾,残留在空中,飘散着闪耀。

我看着天空的那一边,是灰色的夕阳和


我赤足地行走在大地之上。我看着灰色的风暴席卷整片大地,灰色的利刃撕扯整片帷幕,而后将其重组,破碎的天空在眼前化为割裂的白布,而灰色的颜色充斥缝隙之中。我看着它,仿佛不在乎,而泪角的荧光却将我无情的暴露。我站在大地,泪水如断珠,洒在满片土地上。

灰色如梦幻般席卷了整片大地,以不可抵挡之势覆盖了世界。在疯狂的吞噬着世界的背后,祂高大的躯体盘踞在远处的高山,背后的数不清的淡灰触手在空中舞动,散乱的飘散在星空淡光照射之下。

街边的灰色的树木在风中吹起摇晃树冠,而后如席卷一样从树梢脱落,化为大片的灰色的蝴蝶在空中舞动,似在向我诉说什么。我深处手臂,感受它们围绕我而舞动。叶片如锋,在我的手臂那端留下锐利的刻痕,渗透出灰色的暗淡粘稠液体。它顺着我的手臂,滴在地面之上,润开大朵大朵的灰色的残花。

血花在空中如焰般舞动,飘散着充斥着整片天空,留下一层灰色的残影。空中的血花沾染上灰色的树梢,如轰鸣般蹿升,然后在眼前留下一层灰色的浮影。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手臂在空中固执的停留,任凭其鲜血染湿。我只是茫然的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在风中无能而悲苦地哭泣。

这是我的血,我已被余世抛弃,而被新世丢下。我看着滴落的血,迷茫而失措。而血却抬起头,吐着信子恶毒地看着我,妄图将我一举吞噬,而后在我的躯体上留下血色的印记。

我看着远处的灰色夕阳,还有盘踞高处的祂。恍惚间,我看到祂如刀锋的眼神,寒冷的刺目直击我的内心,留下回味的只有一丝冰冷和无尽回味的战栗。天空的那端,数不尽的灰云在祂的近段丧失,而祂仍在贪婪而无止境地吞噬着。祂将世界吞下,而将给予我们一个新世,而余世的众生和一切,都将归位化为新世的尘土和奠基之石。

祂的行动无止境,无法停止。而我将坦然面对自己的命运。哪怕我的行动毫无意义。

而祂已然拉下黑色的帷幕,这余世的悲戚可笑的戏剧结束了。


盘旋的飞鸟在我的头顶上空啼叫,灰色的尘屑在上空落下,覆盖在我的头顶。它们疯狂的叫着,在空中撕扯着喉咙,放肆的作乐,而后在喉中猛烈咳出一团灰色的污血。它们在空中下落在地,怦然地化为一大团蒲公英,飘散地逝去在空中。

我看着墙角的野花在祂的吞噬下垂降,灰光满溢的花瓣在乌色的天空下摇摇欲坠,并在最后一丝的暗风之下被抚落。落在地上的花瓣表面泛起一层浑浊的光,在穹顶之下闪耀着仅存的光。为数不多的野草在祂的吞噬下被撕裂,碾碎,化为绿色的大团的粘稠液体,漂浮在空气中。

灰色的残花在斜影下绽放出了最后一丝光彩,然后在晦暗的虚影下低下了头颅。不,并不是为了悲伤,而是接受了自己可笑又可悲的黑色的命运而已。当你忘记生命而全身心接受,接受一切,你也将会接受这一切。往事不过如云烟,自散却如梦归来。我低着头,看着那朵残损的灰色花朵,而泪却在不经意间滑下。

远处的夕阳映照着远处的高楼,高楼似万丈,平地而起。而最后残存的只有这一座空壳,其中的人早已化为一缕灰烟,飘散在空中,沉降在远处的水中。如浮尸一样,死寂的飘散着,随着水流的起伏而水面动荡。

我看到远处的群星,在微弱的喘息着,苟延残喘地挤兑出最后一丝的光。它们在穹顶之下闪耀着最后的光芒,妄图逃脱祂的吞噬,而后化为最后的可笑的余世悲歌。它们在漆黑的帷幕之上,妄图抵挡,然后成为灰光所拘束的粘稠浊液。

我伸出手,看着里面的骨骼发出耀眼的灰色的光芒,照耀着我的整根手臂。关节处流下了炽热的血液,它们顺着我的手臂流到我的腋窝,然后覆盖我的半边身体,宛若半边躯体泡在粘稠的岩浆一样。我的眼窝处流下了灰色的泪水,泪水中还混合着我的最后一丝残存的血液,流星般划过我的脸颊。

逝去的是过往的生灵,他们在新世界没有存活之地。

我也是一样。


我向祂走来,向祂靠近。直面着我苦难的终结。灰色的夕阳在我的身后留下一层暗淡的影子,而它却自顾自地动着,妄图摆脱我。眼前的景色在猛烈的晃动,在崩溃的边缘摇摇欲坠。我看到灰色的树,灰色的天空还有灰色的自己,一切在最后的余世中缓缓上演。

在我的眼前是一汪水潭,黑水在水潭中荡漾,表面泛起一层灰色的泡沫。我看着远处的祂,而祂也看到了我。祂用祂温柔的手臂将我搂在他的怀里,用黑水洗涤着我的肌肤,亲吻我的脸庞。我看着的祂的高居于夕阳边的身影,在余存的光芒下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我躺在冰冷刺骨的水中,看着眼前祂的温柔的眼光,我看着祂,灰色的泪水溢出眼角,而后融合在水中,化为苦涩流动在河道中,蜿蜒前行。

水中充斥着灰色的光芒,而我的躯体浮在其上,而在最后的余世中即将化为最后的悲歌,化为这余世的最后的一场可笑而可悲的戏剧。我躺在黑色的水中,任凭黑水覆盖我的皮肤。黑水将我的肌肤与祂相连,祂水中的倒影浮在我的身后,我拥在祂的怀抱中,缓缓沉入水底,黑水将我覆盖,将我牵连至祂的怀抱,牵连至祂的梦归之地。我伸出手,触摸黑水下的最后彼岸的尽头,触摸这余世的黑色的最后帷幕。

我看着灰色的天空,看着远处的灰色的夕阳,看着眼前的黑色帷幕,看着眼前繁星。在这余世的最后,我缓缓地闭上了我的眼睛。闭上了我对祂的未完事业的窗口,闭上了我这最后的一丝残存的希望。

在新世的起点,我将作为它的尘土,在余世的根基上残存。而祂高居远处,在夕阳的映照下看着我。

而我匿于湖底,在这无人打扰的湖底,与祂一同拉上这余世的最后的黑色帷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