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赞达兰海的西南海岸附近的山崖和峻岭之间, 有着一个山谷,在那里有一个村庄,在平静和繁荣的同时被一种神圣的恐惧所紧紧擭住。在扎根于山 崖之上,环绕着村庄的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隐藏着一个红飞蛾之洞。当地人从不接近那个洞穴,他们也不喜欢提到它。问到它就是个错误;他们还没有信任我。我也正在被跟踪,他们不希望我接近这个洞穴。

在一些酒和许多硬币的帮助下,我终于在一个村民口中听说了这个故事的大致部分。他首先告诉了我他的父母以一种沉静而恐惧的口吻向他诉说了这个故事;不要接近在夜晚有着红色的鹰盘旋飞翔的洞穴,如果你看到了它,不要注视它,如果它向你说 话,不要听它。逃跑吧,进入村子,并且永远,永远不要接近你听到那些红飞蛾的声音的地方。

我问他他是否曾经见过那些东西。他说它们都在心里见过它们。它们能够感觉到在喉头积累起来的恐惧,他们能够感觉到它在附近。人们在窒息之中惊醒,冷汗淋漓,因为他们感觉到了它们的憎恶之情 和在屋顶上的脚步声。但是他们也亲眼确认过它 们,一个孕妇和她的全家都见过他,在深夜之中站 在他们屋外,下流地挑逗着他们。老人、病人或是伤者有时候会看到他在树林之中折回,或是当他们向黑夜之中张望时。那些在远处放牧的牧童更经常看见他,他们将会感到他们的汗毛被声响和恐惧所根除力气,知道他就在某个远处的石头上或者树枝上 坐着,静静地看着。但是是一些不走运的渔民曾经 在最近的地方看到过他。他会在这些渔民在海上的 时候以大浪席卷他们,并且站在他们面前的浪尖上。他们会闭上眼睛并且祈祷数个小时,直到他们 感觉到他们的心又变暖了,知道他已经走了。并且尽管很罕见,但是当一名牧童,或是一个孩子曾经 在森林之中游玩,又或者是一名出海的渔民,他们都迟迟不归时,村里人就会知道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那个村庄,顺着路向西南方走 去。我仍然听得到他们,在灌木之中跟着我,这大 概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当我很确定我已经是一个人的时候,我折了回去,因为我向北方行进,这些温带森林变得越来越茂密了,直到最后我不得不把我的骆驼系好,徒步向北边的山开辟出我的道路来。想办法找到通往村庄北边的山的路就花了我一天之中的大部分时间,但是我知道那洞穴就在那里。我开始抱着极大的热情开始搜寻起来,查看着 每个灌木丛下的石头碎块试图找到洞穴的痕迹。

在太阳快要落山时,我终于对于我的搜寻、那些到 处都是的昆虫还有湿热的气候开始厌烦了。我在一段倒下的树木上坐了下来,并且开始向森林里远眺。如果我不能尽快找到那个洞穴,我只能放弃搜寻明天再来了。就是在那时我感觉到我的心脏抽紧了,并且因为恐惧而变得寒冷,然后我抬眼看去, 那巨兽就在我50步远的地方站着,站在一根树枝上,好像举着什么东西,就这样直视入我的灵魂。 它有着像是青蛙一样的红色光滑皮肤,像赤裸的人类一样的身体,还有像鹰一样的脚,2对覆盖着深红 色羽毛的翅膀。我看不到他的头或者脸,又或者是 我的理智禁止我想起来。但是我能够记得那双巨大的眼睛,不可能地大。闪耀着就像是跳动火焰一般 的智慧光芒。忽然我听到了飞蛾的大声嗡鸣声,我知道那洞穴的入口就在他站的地方下面的某处,并且我感觉到了那些他给予我的图像,那些之后在我眼前一一闪过的图像,所有那些我曾经并且将会是永远渴求的东西的图像。

我将不会带着任何的羞耻感说我逃走了,跌跌撞撞并且被树林之中的荆刺刮伤,在我一次又一次感受到不受控制的恐惧和绝望时在地上摔碎了骨头。当然那巨兽让我逃走了,但是我知道,并且我也知道 他知道我不是从他那里逃离了,而是从我内在的黑暗之中逃离了。

——摘抄自炼金术师Ilyās Cyrus Ya'fir的日记

11时之书,第四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