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离之死
评分: +24+x

我漫步在飘着冰雪的海边,海水尚未结冰,而寒风刺骨。我曾希望死去,但是活着也是更好的选择。我相信我能遇到我命数中的那个人,在广远而广远的以太中,我总有那样的一个灵魂伴侣,或者说是真命天子。

向前一步,我这样对自己说着。只要跨越了漫长的冰雪,真名天子就会降临在我的阿鼻地狱,拯救我于那广远而广远的玄色以太中。

当我打算走进那广远而广远的海,沉默于广远而广远的玄色以太中的时候,无尽的黑夜与冬降临在这阿鼻地狱。

我身后是无尽而无尽的红色气球,那上面写满了我爱的人的名字,但是海水洗刷着那红色气球,我爱的人一个字一个字地消逝在我的世界中,他们是幸运的,因为我是那个会给我爱的人带来无尽梦魇的扫把星。

我一步一步走进那寒冷而寒冷的海水,我忘了,我一个名字也叫不出来。拴住气球的绳子仿佛是一张网,而我在那交错而交错的网中没法死掉,也没法逃走。当我回望那些气球的时候,它们开始上升,化作那深邃而深邃的夜空中的星星。

我的天命之子终会降临,他告诉我那些星星的名字是猎户座。罪恶之身的我,被那看不见的网牢牢锁在阿鼻地狱之中,那是我一个人的水牢。

彼时,有深邃而深邃的蓝天和深邃而深邃的海,星星太阳和月亮在胶着的以太中同时轮转,命运之轮吟唱起了史诗。彼时太阳并不闪耀,月亮也黯淡无光,星星是行将熄灭的血红色。于是缥缈而缥缈的云雾缠绕着我,伴着一切的一切一同蔓延在那无尽而无尽的海面上。

我的脸上下起了咸腥的,暗红色的雨,炸雷临头劈下,这时候风暴降临了。于是海鸟从远方飞来,地平线上升起船帆,那船载着我的真命天子,没有离我更近一些,但是至少也没有离我远去。海鸟和蝴蝶盘旋在我的肩头,在永恒的白天降临这个世界的之后,漫漫黑夜终于笼罩了阿鼻地狱。一点点血液流进海水,于是海水化为太阳石。我的真名天子站在那广远而广远的海的彼端,太阳石祝福我们。太阳携着月亮西沉,星星闪烁着熄灭,身边的云卷着海鸟远去,地平线上燃气起火烧云。帆船也熊熊燃烧,此时我的真名天子从天而降。

文字连成细线,缠绕在我的双眼之上,那阿鼻地狱中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我和我的真命天子一同为这世间万物祈祷着。我试图呼喊,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在呼喊谁。嘴巴张开,却只有海风灌进胃袋。于是我在那黏糊糊的梦中醒来,仿佛是在海滩上无力拍打着尾巴的鱼儿。

我的真命天子终于降临,于是寒冬过去,春天降临。你是那矇昧的夜之子,是冰凌折射的阳光;是华尔兹的圆圈,是探戈的回眸;是琴弦的画卷,是簧片的高歌;是百褶裙底的石榴籽,是格子衬衫的丁香花。

你是我的契约者。我们共同在广远而广远的地狱中奔跑,我们一同迎接春天的降临。我们共享生命,在春天唱着我们的歌。

我们的契约在清明节的那一天,人间的家伙们祭奠已逝之人,而我却在这一天获得了救赎。

“永不离开”是誓约的内容。

只是愚蠢的贝加特人1不知道什么叫做契约,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独自沉入广远而广远的以太之中,于是我只得兀自一人踏上寻找的旅途。

于是我只能迎接着我本该接受的一切。

那东西原本在哪儿,并不重要。最终消失于何处,也不重要。精灵咏唱着咒语,光线涌起,通往那遥远的遥远的不知名之处。然后我追寻,仿佛那是我人生的目的与希望,仿佛那是我人生的日月星辰,是明亮阳光穿越以太,而熊熊燃烧的火球坠落。我说,我看不见猎户座了。那猎户座中的每一颗都化作一条生命,带着名为“死亡”的使命在以太中匆匆旅行。

我哭泣,仿佛我只会哭泣。每一滴每一滴水,都混杂着不知名的东西借由我的眼睛奔涌。我也成为了以太中的旅行者,在浓稠如沥青般的黑夜里,鲜血,泪水,与闪着光的发丝,一同追着精灵。我不知疲倦,因为这世上本就没有疲倦。造物主的创世,是弹指一挥间。我那并非是圆形也并非是方形的身体,那广远而又广远的玄色以太,那精灵,那咒语,无外乎都是造物主的随心所欲。空气中有数不清数不清的箭头,那东西搅和着空气,让它不再均匀。

绝望的气息在此时渗入,搅和着空气、以太、和我微薄的意识。我跪下祈祷,可是我也并非神明。而神明也并非是造物主,是愚蠢人类走投无路的幻影。我用膝盖前行,沙砾与我的骨骼相拥舞蹈,配乐宏大空灵,伴着恶魔的降临。万物皆空,是幻影、谎言、还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是哪一支笔写下如此的悲剧?又是哪一团以太将这脆弱生命终结?

如此旅行,我是唯一,且不能被人所知。我约是背叛了一切,仅仅带着那根稻草,不分昼夜地追寻可能性的可怜儿。于是我躺下,夸父逐日也终有累倒的那一天,如此便是了。精灵也为我歌唱,为那不存在的人儿引路,为那尘埃小事写下歌颂史诗。
不过是,那众生痛苦中,微不足道的一点,仅此而已罢了。而精灵,连那玄色以太,都要去歌颂。

我坠落如我上升,我死亡如我诞生。

一切的一切都将万劫不复,因为我是罪恶之子。我的爱将杀死我所有爱的人,我的存在将现世化作阿鼻地狱。

我,世界上的最后一只西吉尔猫2,我只懂得履行契约,为了最后一个贝加特人,为了他的亡。

我与我的真命天子共享生命3,直至黑夜不再降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