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滴血

人与野兽并不总是流血相争。从前虽偶有掠夺,却没有受伤或死亡的恐惧。

两位兄弟正穿越森林,其一名唤工业,另一位则被称作远见。远见对他的兄弟说道:“这是片很好的森林,但人类即将蜂拥而至,我们无法收获鲜果了。”工业则回答:“我们将开拓森林外的疆土,寻找新的食物来源。”他们继续前行。

他们离开森林向平原走去,远见说:“这里没有住房,也没有食物。”工业回答:“我们将树木砍伐,造就局所,将草原和植物研磨成食物。”他们继续前行。

他们行至诸海,在沙滩上漫步,远见说:“最终我们将用尽森林和土地,然后呢,我的兄弟?”工业环顾四周:“我们将用泥土和石头建造,此处将高楼迭起,也许我们将会找到渡海的方法。”他们脱下衣服,游入海中。

游泳途中他们偶然发现了一个小岛,“海洋之外可能还有另一块大陆,兄弟,但是我们终将踏遍所有土地,而我们拓张的速度越快便越难以保证自己能够得到足够的食物、庇护所和衣物来养育自己,”远见望着他的兄弟,“对此你有什么打算吗?”工业看起来很是困扰:“森林可以再生,植物可以再生,然而土地不会,沙石也不会。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远见点了点头:“我明白。树木在被砍伐时步向终结,而当长日将尽,夜晚落幕,而人类和野兽的生活也当如此。”工业沉吟片刻,“我能做到这,他们将失去一种液体,但这是有代价的。”他们长久地沉默了。

“我愿意付出代价,给予人类终结,兄弟。”于是其中一人杀死了他的兄弟,令他的身体成为了第一滴血,而后他将流动在所有人类和野兽的血管之中,使得慈悲成为一种选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