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者漫吟游
评分: +19+x

古老的书籍燃起熊熊烈火
知识灰烬在世界各地弥散
硫磺熏蒸下的花未被埋没
开得多么可爱,多么鲜艳

探手折断生命的脊梁
丝牵浊露,外泣如泪
滴破了浓郁悲哀
流淌在我的心内

铁栅栏沉钝地推转
泄露出交错的余光
狱卒拉上重重帷幕
意图隐匿世界真相

可是啊,百页帘收合间
片片切断大梦连续翻涌
一枚子弹跌进那命运之轮
锈蚀的赌盘渐渐加速转动


寥寥的几张胶带
粘不住未来的崩陨
虔诚涂抹的符号
只因畏惧而多谨慎

踏入这残破的回廊
摇摇世界将坠烈焰
踢倒空无的圣之杯
从中洒落一夜黑暗

万千神明挣扎于雕梁上
也和倾翻在地面的玩具
一同寂寞,一同被遗忘
何人摆下了臆造的偶像
可曾见顽石在悄悄寸裂
直到血肉难以填补伤痕
直到万物全都灰飞烟灭

于是我伸手向虚空祈祷
恒无给予我苍白的安慰
于是我聆听幻灭的呜咽
慢慢于长风里沉默艰晦

灯笼逐一涨起妖异的波澜
午夜红瞳,晕开层层诡诈
而那正燃烧的万界悲灵们
扭曲着将幽光,抹作彩画

浮世浊浪,卷起悲欢离合
拥抱残影,沉入旧梦里去
走马千年,恍然一切归虚
历史啊,好似幕幕滑稽剧
小丑登上台,世人坐下来
共演这场精心编簒的骗局


徘徊迷失在回廊里
哪怕前路只有一条
我本知命定的终点
却忍不住转身而逃

回见往昔,业已葬入迷雾
困惑啊将成为我的墓志铭
一触指即朽,落砂纳入盒
细细脚步,霾中尾随而行

登上那渎圣的阶梯
思索着万物的命运
不解无常变化之法
竟收束于终焉审讯

推开虚掩的真理之门
进入至高大殿的深处
寂寞流沙黏结成假面
躬身参谒那诡秘之主


黄衣弄臣,高卧于荆棘神座上
哂望下方,又轻轻拨动傀儡丝
无心的众生,也随妄乱的乐曲
共跳那盲目的舞步,久久痴迷
在血与火中沉沦、残杀、疯笑
绞索越发紧涩,在蒙昧中窒息

破碎的钟声再度响起
破碎的幻梦却更沉重、更劣坏
猩红螺旋搅拌着癫狂
重构世间的逻辑、法则与存在

指爪切剁叙事
恶念尽熔紫炉
献上混沌盛宴
往来俱是奴仆


界廊新架伪语
皆随喜乐之中
令我作诗一首
恩赐血酒一泓

顿着饮下苦涩命运
泪水也沾湿了杂袍
咳嗽着既定的咳嗽
无人见证内在蚀销

我独留下形象
于此永生愚狂
而死去的真实
将化其他乐章

所以让我们走吧
拈住仅存的芳华
向着地平线前进
纵使触不及薄纱
向着微漠吟行远去
纵使残魂坠落悬崖
向着微漠吟行远去
纵使残魂坠落悬崖

IMG-The-Fool-reversed.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