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足
评分: +25+x

黑色沉重地压在大地上,赤足的旅者缓步而行。他在奔向心中的圣地,那片向往的完美的圣地,在梦中引诱他的诱人的圣地。他们曾无数次盼望,更无数次前进,无数次地追求,只为一睹沙海上的黄金之城。那座传奇的城市,迎接过他们的救主——旋木雀的城市。

“我等即为雀足,为献身于木雀,求得降世。”呢喃的口中吞吐着这几句单调的话后,冰冷的他开始了进一步的旅程。任凭狂躁的烈风撕扯着他的身体,任凭无数的虫蚁啃噬着他的皮肤,但他仍不为所动。他死灰般沉寂的眼里唯一透露出一丝活力的,便是对圣地的渴望。双眼布满血丝,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眼神却极其锐利的刺向远处,那即是圣地所在。

他干燥的足板已经与灰土同色。龟裂的皮肤中间夹着沙粒,让他感觉脚底发麻。发黑变形的指甲在长久的跋涉后从同样乌黑的脚趾上脱落,血从指甲缝中间渗出,洗涤着皮肤上的灰色的尘土,混合着暗色的空气。但他毫不在意,只是前进。

干裂以至于渗出血的手无力地在空中挥舞,试图去驱赶那些围绕在附近的巨大的蚊子。巨型蚊虫的尖锐的口器死死地钉在他的空虚的后背,狭长的翼在空旷的空间中肆意地舞动。它们在榨取他的最后一丝血液,而它们给予的回报的只有在他的背上给予他几个能看到那边风景的空洞。

抬头看天,是沉黑的云层和中间围绕的昏黄的太阳,浅浅的光浮在大地上,在飞舞的沙群中他看见了那对巨大鸟足,尖锐的啼啸如利剑般刺入他的身体。背上的蚊慌乱地飞走了,留下六个血肉外翻的空洞暴露在空气中,呜呜地喷吐着黑色的烟气。扭曲的气在空中凝聚成了一张狰狞的脸。巨脸冲他做了一个微笑,他也回敬了一个微笑。

他弯着腰,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哪怕他自己身体早已成了一具空壳,只有一层浅薄的皮肉将躯体连接在一起。

沉默的空气里忽然响起一声爆鸣,在他的胸腔里忽然出现一大团幽蓝的光亮,这是一团幽蓝的火焰在他的胸腔内燃烧而起,混乱的蓝色火焰在无端的产生。火焰无情的吞噬着他的身体的每一寸地方。他感受到了内心的热望,他用焦黑的手去接触那团圣洁的火焰,他的灵魂所燃烧而出的火焰。

他试图去亲吻那圣洁的焰火,将它捧到嘴边撅起了嘴,最后却只是漠然地站着。他不敢用自己的污秽的外表玷污自己的灵魂。捧着那团越烧越旺的灵魂之火,他在黄沙中被吹拂地摇晃,焦黑的躯体像一根枯木,在黄沙的裹挟中摇晃着地漠视着外界的一切。

寒冷的天空不时飞来几只黑色的乌鸦,它们惨淡地鸣叫,不断地挥舞着自己的三足,想要撕碎他,分食他的血肉。

“嘀哒,嘀嗒,嘀嗒。”是口水落在沙地的声音。远处的怪物已经张开了它的腥臭的嘴,想要一举吞噬他,哪怕是最后一根干枯的骨头。

阴险的毒蛇盘起了自己身体,上面的倒刺如树林一样排排地数了起来,耀武扬威地炫耀着,似乎他已经是它的腹中之物。它碧绿的竖瞳瞪着缓慢行进的他,想要将他吞下。

而他毫不在意,只是迈动自己那双不为自己而奔波的双足,继续向前。任凭它们的充满吞噬欲望的眼神落到他的脊背之上。

“我为圣主而行,我即为雀足。”他一边前行一边低头祈祷,“我等即为雀足,为献身于木雀,求得降世。”说完,他加快脚步,迈向远处的黄金之城,那座旋木雀所降临之地。那座令他魂牵梦绕的城市。

“我来了。”他边向前边默念道。


混乱的天空出现在他的视线内,这预示着圣城将至。他开始按捺不住了,胸腔内的蓝色火焰开始舞蹈了。

他的胸腔内的灵魂燃烧得愈加剧烈,上下翻飞,不断的喷射出夺目的火星。而他瘦弱的躯体似乎因为火焰的升腾而获得难得的活力。他继续步履蹒跚地向前,直向眼前的那座城。

沙海上的天空不再是死气沉沉的黑色,而转而成为混乱至极的迷乱的彩色的混装,所有的色彩在天空中凝聚,出现,搅拌直至最疯狂的顶端。

黄金之城散发出耀眼的金光,闪烁着光,像人世的天堂,在不断诱惑着他向前。城门外有一道狭长的拖痕,混杂着血肉和头发。

天空的白鲸痛苦地嚎叫,昏白的躯体在空中肆意地扭动,冲着他爆发出一声愤怒的怒吼。惨白的巨蛇在天空舞动形成一个巨大的环,疯狂的扭动。混乱的天空在愤怒的嚎叫中裂出一道狭窄的口,里面透出了幽绿的光,是木雀的颜色。

他向天空跪伏下来,用沙土掩盖自己的喜悦。双手托起自己的灵魂,诚挚地将它献给他的救主。在沙海上的天空,幽蓝的火焰在肆意燃烧,火焰每旺一分,他的身体便逐渐被榨取,直至他生命的枯竭。

幽绿的光芒在黄金之城内爆发出来,飞扬着黄沙的空气如沸腾了一样,大团的沙云在飞舞。他的嘴角流出丝丝带血的液体,浸染了膝下的黄沙。血水像毒蛇一样,吐着猩红的信子,妄图吞噬他的躯体。

他那瘦弱的躯体迅速地在火焰的燃烧下变成一具焦黑的骷髅,在沙海上孤独的跪伏着。他在迎接救主的降临,他在喜悦,在兴奋!他的空洞的眼眶里是对毁灭的渴求,对终点的盼望。是的,他在喜悦,在赞颂,在欢歌!

在混乱的天空下,他迎接了生命的洗礼。他将迎来生命的重生和无尽的欢愉。雀足的使命,即为雀而奔,甘愿做木雀的足下之魂。幽蓝的灵魂之火不断地向外爆发着火星,在昭示着他的欢悦,昭示着它的满足的喜悦。幽蓝和幽绿一齐混合起来,化为一道璀璨的光,冲向混乱的天空,成为混乱天空中的一份子。


沙海中,无数具焦黑的骷髅在无声的跪伏着,他们的头颅深深地埋进土地。而骷髅的上空是他们和救主的融合结果——极端混乱的,色彩溢出的迷乱天空。他们献出自己的灵魂,而木雀赐予他们永恒的欢愉。

“我为救主而行,我即为雀足。我等即为雀足,为献身于木雀,求得降世。”在呢喃的话语后,他们开始了朝圣,迎接他们应有的命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