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廊
评分: +3+x
webpwidth="300px"
着甲的艾莉森

如同乌贼墨水般浓厚的黑云遮住了夜晚的星空,天边的四个月亮便是夜间唯一的自然光源。

四个月亮的描述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实际的情况是一个清晰的月亮居于正中,周围一定距离处环绕排列着相对静止的三个月亮的轮廓。

那轮廓不甚真切,如同大气由于光线折射产生的幻影,需要用矮人工匠磨制的水晶透镜仔细观察才能看到。有时在晴朗的晚上甚至能透过轮廓看见后边的星星。

史宾赛对着正攀缘而上的石巨人释放了一发火球术。

火焰附着在石巨人身上附生的灌木植物上,并在咒语的作用下剧烈燃烧起来,但随着燃料消耗殆尽,火焰很快也熄灭了。

“火魔法没有用!我们得想办法击败这些石巨人,在它们越过城墙之前!”满脸络腮胡的老矮人劳德一边挥舞精钢铁斧与敌人战斗,一边暴躁地对史宾赛吼道。

史宾赛也很着急,但他已经试过了所有他学过的魔法,可石巨人那坚硬的身躯却丝毫不受影响。

“也许我们可以试试风魔法。”身姿轻盈得如同羽毛的精灵游侠艾莉森一剑斩落一只兽人的头颅,利落地翻身搭箭,将另一只正在攀爬城墙的兽人射下墙头。

“史宾赛!掩护我!”

“来了!”听到艾莉森指示的史宾赛立刻布置干扰魔法,于是攀爬的石巨人们身形一顿,但片刻后便以更快的速度攀爬起来,城墙也在它们的力量下颤抖。

狂风突如其来。

随着仿佛竖笛演奏般优雅的精灵咒语完成,风元素在艾莉森的号召下形成庞大的旋风,以恰到好处的力度将石巨人和兽人们卷入空中,然后再猛地摔向悬崖之下。透过呼啸的狂风,史宾赛可以清楚地看见谷底那些原本铜皮铁骨一般坚不可摧的石巨人们被摔碎成均匀而密集的小石块,就像是神眼湖边被湖水冲上岸的砂石。

随着石巨人们的落败,这场战役的胜利也成为了咫尺可得的结果,守城的战士们也在这种激励下更加奋勇地战斗着,劳德更是率先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阳光终于破开了厚重的云层,为这片战场带来了久违的温度。

史宾赛望着沐浴在金色阳光中仗剑而舞的艾莉森,一时竟有些失神。

微风拂动艾莉森如阳光一样灿烂的金发,她飒爽的英姿正如同一位英武的女神。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从风里传来,满含爱慕与嫉妒。

“精灵真不愧是神的宠儿啊。”


webp
灯火通明的城市

今夜全城的酒馆都满客,远盛以往的通明灯火令史宾赛不由得想起第一次来到这座要塞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个学徒,成日跟着导师东奔西走,为了成为一名白塔认证的正式法师而辛苦地钻研着。

日常的实验打杂后,他走进这家酒馆,那便是他和艾莉森的第一次相遇。她当时是那么耀眼,如同天上的星辰,而他却普通得如同桌上的灰尘。

于是他只是远远地观望着,就像他在无数个黑夜里观望那些天上的星星,然后便默默地离开了。

第二次相遇已经是五年后了,他已经通过白塔的考核,成为了一名正式的法师,正准备寻找一个合适的队伍跟随,以此用旅行中的见闻作为实践完善自己的履历。

在拥挤的招募现场,他一眼就看见了艾莉森那头永远灿烂的金发,精灵的体质让它永不遭受蒙尘之苦。

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他顺利的被艾莉森所在的队伍雇佣,然后在数次生死患难的冒险后,另一个酒馆里,他凭着醉意将自己长久以来的爱慕之情诉之于口。

酒醒之后,从劳德嘲笑的话语中得知,他错把老矮人当成了精灵,那些饱含情感的话语艾莉森在刚听到的瞬间就离开了。

于是史宾赛也就此闭口不言,打算跟着队伍回到白塔后便离队,从此在白塔里不问世事,一心在知识的山峰上攀登。
直到他们路过黑石矮人的矿坑,发现矮人们早已不见身影,矿坑里一片死寂。

他们在坑底发现了鸠占鹊巢的冰龙“银牙”,并不慎惊醒了它。

最后,在众人合力和牺牲下,终于将这头久富恶名的巨龙驱逐,而史宾赛也为艾莉森挡下了那道致命的攻击。

就此为止了吗?这种结局倒也不错……看着精灵惊慌的表情,眼泪从那张美得近乎神圣的脸上流下,史宾赛满足地闭上了眼。

再次睁眼时却不是在魔法女神的神国,也不是硫磺刺鼻的地狱,而是一张床板有些坚硬的木床上,床边趴着已经睡着的艾莉森。

直到这时史宾赛才发现,原来他一直爱慕的精灵游侠也是一个法师,而且治疗魔法优秀到能将已经被宣判死刑的自己救回来。

再后来,不知道是谁先牵起了谁的手,又是谁先吻上了谁的唇,总之,他们就这样踏上了新的旅途和冒险。

想到这里的史宾赛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喝了一口杯中的啤酒。

老矮人醉醺醺地撞开人群,胡乱地抹了一把胡须上的奶油和白沫,然后将手搭在史宾赛肩上:“看什么呢?大英雄?快来加入我们一起狂欢吧!”

史宾赛不动声色地将肩膀上那只油腻而粗糙的手扫下去:“你去吧,我还要先办件事。”

劳德随着他的视线看去,然后便意义不明地大笑起来,再次拍了拍史宾赛的肩膀,转身加入了狂欢的人群。

史宾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理了理被矮人弄脏的衣服,然后站起身,向那个在吧台前独自喝酒的精灵走去。

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挡在他面前,就在史宾赛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身影放下了斗篷,露出了那张苍老而枯槁的脸。

“老师?”史宾赛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间吗?我有些事要告诉你。”被白塔放逐的野法师,同时也是史宾赛导师的西奥多声音低沉地说。

“当然,请。”史宾赛找到一间无人的房间,打开门将导师请了进去。

艾莉森望着他们的背影,一种没来由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但她最终只是皱着眉,喝完了杯中的果酒,然后再要了一杯。


webp
火星未灭的余烬

史宾赛走出房间,叹了口气,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眼神里不禁意地流露出些许悲伤。

“怎么了?”艾莉森察觉到了不对,走了上来。

“没什么。”史宾赛迅速收拾好表情,并不经意地挡住了门缝。

“只是刚刚听到了些悲伤的消息。”

“你知道的,你什么都可以告诉我的,只要你愿意。”艾莉森牵起了他的手,鼻翼动了动,皱眉问,“有什么东西烧焦了吗?”

“哦,刚刚我在给壁炉添柴火的时候不小心燎到了,不过我已经灭掉火了。”史宾赛展示了他焦糊的袖口。

“刚刚和你一起进去的人呢?”艾莉森问。

“那是我曾经的导师,他刚刚用传送魔法离开了,你知道的,他的身份有些敏感。”史宾赛回答道。

谎言。

这是一个谎言。

史宾赛知道,但他不得不这样做,就像他对西奥多,他的授业恩师做的那样。

西奥多一告诉他那个所谓的“镜廊”理论,他就明白这是个足以颠覆世界的理论。

但颠覆并不是他想要的,颠覆意味着混乱与战争,暴力与流血,而他已经受够了这些。想必这也是白塔放逐他导师的原因吧。

但放逐还不够,远远不够,他得确保这样的理论,这样的思想不会被传播出去。

“我们走吧,今晚可是狂欢之夜,我们胜利了,理应庆祝,什么事都可以等到明天再说。”史宾赛牵着艾莉森走远了。
一阵风拂过走廊,吹开了那道遮掩的门扉。

房间里的壁炉早已熄灭,西奥多坐过的沙发上只剩下一捧黑灰。

微风拂过,那捧黑灰便随风而起,消失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