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波斯卡利亚蟹
评分: +15+x

“波斯卡利亚是中古时期一个庞大的帝国,国境横跨欧亚大陆,军队强大无比,相传波斯卡利亚国王曾带领他庞大的军队企图征服无尽之海,但远征部队出征后再也没有回到五国,波斯卡利亚的国力也就此逐渐衰退,直至灭亡。
现今世界上几乎找寻不到直接证据证明波斯卡利亚曾经的繁荣,有不少学者怀疑波斯卡利亚是否真正出现过,亦或者是其是否真正有传说中的那么庞大繁荣。
数年来研究波斯卡利亚的学者一直在找寻一切可能源自波斯卡利亚时期的第一手史料。去年七月份在乌拉尔河发掘的新化石和《波斯卡利亚史诗》中所描绘的‘神蟹’有相似之处,被学界命名为‘波斯卡利亚蟹’。”1




———那是世界上最后一只波斯卡利亚蟹。

她曾是帝国繁荣的象征,而如今帝国已不复存在,只留得她与她的族人们守着那繁华过往的余烬。

过去,他们被帝国的人类奉为神的子嗣,帝国的图腾上刻着他们的身姿,而他们的背甲上刻着神赐的图腾。

蟹在湿润的沙上踱步,沙中的碎金粒红宝石在阳光和海风中闪烁着。她在思索前日的海藻、昨日的蜉蝣和今早见到的另一只蟹。

她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别的蟹了,他们都在过去的某个傍晚游向了海最深的地方,直到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们已不复存在,唯有她留了下来。
那蟹通体呈近似透明的白,唯独滚圆的眼珠是血染似的鲜红

陌生的白蟹仅仅是从她的面前漫步而过,却让她在那一瞬间对自己漫长而平稳的生命和未来产生了疑惑、思索与最终的顿悟。

蟹停下了,面朝着海中沉浮的夕阳,在这片已供她漫步了千年的沙岸上,她凝视着海与天的尽头,却依旧在思索昨日的蜉蝣。



夕阳正轻柔地收起她华丽的的裙摆,余晖的温暖也将快要褪去。
蟹便不再思考蜉蝣和白蟹了。她如往常一样,在夕阳的影子中侧身走向白花深蓝的怀抱。

白花浸润了蟹那被神祝福的甲壳时,在被半遮半掩的视线间,她又一次见到了今早的白蟹

但这一次,蟹没有感到疑惑,也不再产生过多繁琐的思考。她只是静静地用自己金棕色的双眼如眺望夕阳时那般凝视着白蟹鲜红的眼珠,似是想将自己眼中积存了千年的光辉交付给对方。

在晚霞的裙角彻底飘散前,蟹便走了,同落下的蜉蝣一同回到了那片幽邃的深蓝中。
她得快些赶路了,通往世界之外的暗流只在傍晚出现——那是夕阳下的蟹聆听到的最后的神谕。



夜幕终是落下了,铺满碎金粒的沙滩上有只纯白的蟹踱着步子,而渐渐的,从踟蹰的潮汐中出现了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越来越多纯白的蟹从暗流之上缠绵着的白花深蓝中被孕育了出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