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灯夜谭:愿望,松木枝与千年的无烟之火
评分: +220+x

“然后,从神灯的烟雾中缓缓现身的精灵,对眼前召唤自己的年轻人说——”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不过,我每次都要在后面加一个‘但是’。”



“是法洛克王的传说!”听到这里,女孩合上了手中厚厚的书本,与邻座的男孩相视一笑。

“那边!那边!”

呼喊声褪去。湖畔,半露天的山洞里,年轻的士兵紧贴洞壁站立。劫后余生,他亢奋无比,不受控制地大口喘气。安静!他在心中对自己喊叫,强迫自己噤声。大雨之下,杂乱的脚步声也消失在地平线的远处。

确认外面声响不再,士兵手扶一根断裂的大理石柱,缓缓蹲下。地上放着一盏雕饰华丽的金色油灯,在黑暗中散发着油香。他的双手颤抖不止,人类与精灵的古老传说不断在他眼前闪过。

精灵的丧葬习俗,和他眼前这盏华丽的灯。

他咽下一口唾沫,小心地将油灯捧起。轻轻摩擦,抹去泥土,那灯似乎颤抖了一下。士兵将灯凑到眼前,仔细地观察着它的花纹。紧接着,油灯又一次颤动——不再微不可察,而是无比热烈,仿佛其中居住着什么,正在向外挣扎。

灯在他的惊叫声中脱手,落地。烟雾弥散,引得士兵的双眼一阵酸痛。他重新睁眼时,不再有异样的光辉,不再有宝贵的油灯,只有一地沾染雨水的金色碎片。

士兵凝固在原地。雨水顺着他凌乱的头发流下,脸上的污渍扩散开来,难看无比。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豁出命就收获了这么一地的破铜烂铁。他想笑,但又只能将声音掐灭在喉头,似哭非哭。

雨水就这么倾洒在他脸上,他眼中的世界慢慢消融。

怪异的光在模糊的景象出现。士兵擦了擦眼镜,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在自己面前缓缓站起,手腕和脚腕上的环形饰品摇晃,发出银色的金属光泽。但,她背上无法掩饰的鳞片状红印,还有她的尖耳,猫一般的蓝色竖瞳,都指向那个令士兵噩梦不断的族群——

他没等对方抬起头来,手中的长枪已经到了少女的脖颈前。

“你是……精灵?这也是你们设计好的吗?”他浑身都在颤抖。

力量之水Aqua fortis……“少女转头,平静地看着士兵形状奇异的长枪,以及从枪尖上两排孔洞中滴出的清澈液体。“你……人类,在与精灵们作战吗?”

士兵的枪尖又向少女的颈部靠近了一点,少女后退了半步。

“你到底是什么。”他努力让自己颤抖的手平复下来。那枪尖四处晃动,几乎要划伤少女精致的脸。

“没必要那么激动。如果你与精灵族为敌,我们的立场是一样的——虽然我确实也是精灵。”少女试探着伸出手指,轻轻地试图拨开枪身,然而枪尖却甚至更加靠近她的喉咙。“嗯,我感谢你将我从灯中救出来……你会找到这盏灯,说明你听过那个传说——有想实现的愿望吧?”

“你是说——”他的枪缓缓下放了一些,枪尖仍然斜着指向少女的方向。“你是神灯精灵……”

“是,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只要你和我缔结契约。”她说,“但实现愿望的条件是,你的每个愿望的结尾,都会附加一个‘但是’。否则,我就无法实现。”

“我要怎么相信你?”士兵脸上怀疑的表情丝毫未退,刻意压低了声音。话音落下后的安静瞬间里他才注意到,雨声不再嘈杂,而追兵的脚步又开始混乱地响起。

“那声音是精灵族的军队吗?”少女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的神情。

“……我的第一个愿望。带我从这里逃出去,我就相信你。”士兵终于收回了长枪,额头冷汗直流。“别出声,他们往这来了。”

纷乱的马蹄踏碎水洼,自地平线的远处飞驰而来,紧随其后的是军阵的呼喊声。

“这个方向,神殿下游!塌方的地方还没搜!”

“好……但是,你灵魂的质地Materia animae将同精灵一般,纵然死去也不会磨灭。到了那时,你将通过实现我的愿望来偿还。”少女轻声说道。“他们大概是冲着我来的……和我缔结契约,我就带你逃出去。”

士兵犹豫了几秒,然后在连绵不绝的马蹄声中点了点头。

“你的毕业论文题目是这个?这种人尽皆知的传说,这会不会有点太……俗套?”

男孩挠了挠头,“一方面这个传说确实还有很多值得调查的地方,毕竟历过近千年的传承,这个故事肯定会和史实有区别。另外,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法洛克王也算是我名义上的先祖?了解一下自己的家族背景也是好的嘛。”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不需要实地考察,更不需要把我一起拉过来吧。”女孩扭过头来,推了推眼镜,“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男孩叹了口气,眨了眨深灰色的眼睛,扯了扯连帽卫衣的衣领。“太聪明了,简直让人害怕。”

一边说着,男孩从行李架上取下书包,在里面取出了一个精美的木匣。他小心地打开,匣子 里装着一支贴满了金叶子的木棍。“其实是因为这个,这个东西是……”

“圣剑!”她兴奋地叫出了声,引来了飞机上周围四座的目光。女孩尬笑着收回了刚准备触碰“圣剑”的手,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会有这个?这可是国宝级的文物啊!”

“哪来的文物,就这么一根破木棍,真货肯定在大几百年前就丢了。这是家族里某种纹章一样的东西,估摸着就是随便捡根木棍缠了几圈。我估计其他姓密特拉尼的家族里也有自己的木棍。这东西还是从我们家偷偷把它带出来的……”

“那你偷……呃不是,带它出来干嘛?”女孩皱了皱眉头。

“当然是按照那个传说,把这东西还回精灵的湖里,解除诅咒咯。”男孩拿起手中的木棍晃了晃。“就是那个,‘圣剑的继承者会在某件事上倒霉’的传说。”

“阿尔文,没想到你还挺迷信的嘛。”女孩不禁用衣袖掩嘴。“我虽然知道一点,但这个诅咒的细节我还真不清楚,你说这个东西的诅咒是什么?”

“我太爷爷,传到这根木棍的时候正好碰上内战,前脚刚逃跑,后脚家就炸了。我爷爷,嗯,在遇到我奶奶之前谈了十四次恋爱,最长不到两个月。我爸年轻气盛时跟风进军股票市场,然后两个月后就是大股灾。至于我……要是我再不把这东西还回去,我怕是就要延毕了……”

“呃,那你不应该早点写完毕业论文吗……不过也是,你现在就在做这事了。那好吧,反正跟你出来玩——啊不——调查,我肯定也能给我的毕业论文加点素材。毕竟法洛克王的传说也是精灵传说嘛。”

女孩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舷窗。随着飞机缓缓降落,地面上星星点点的古代遗迹逐渐从云层当中现出了它的身影。

“禀报将军大人,这边我们几个刚才已经搜索过了,没有!”

两名传令兵在精灵族将军身前单膝跪地,泛着银光的头盔几乎遮住了他们的眼镜。

“什么都没有?灯的碎片都没有?”

将军额头上的红色印记被他紧缩的眉头拧作一团。他灰色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狭缝——对于精灵族而言,那是警惕的标志。

“没有,将军。”另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回答道。“整片区域我们都搜索过了,完全没有看到任何灯的痕迹。”

“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吗?”

“没有。”高大的传令兵果断地回答,脸颊上有汗水滴落。

“什么玩意……好不容易抓到他们防守薄弱的地方,这都一晚上了还没找出来。”将军一边叫骂着一边掉转马头。“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继续找,我带着其他人去下游。一有情况,马上汇报。”

军队在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远去。山坡上,两名“士兵”脱下了他们的头盔。

“这样的伪装,居然没有被发现……”

“精灵族靠嗅探彼此灵魂的气息来辨认敌我,一般的变装只能让你看起来像精灵族,到底还是逃不掉的。”穿着盔甲的少女伸手撩了一下自己的金色长发,长出了一口气。“你还真是会提刁钻的愿望啊。搞定这件事之后,我怕是要休息几天才能恢复状态了。”

“我不明白。”年轻的人类士兵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你为什么要帮我?他们才是你的族人,我对你来说才是异类。”

“如果你想听,我会给你解释。不过既然你把我从神灯里救出来了,那么,按照传统,如果你没有和他们站在一边的打算,我会一直实现你的愿望。”少女侧过头来,如猫眼一般的蓝色瞳孔微微发光。“合作愉快。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盟友了。或者如果你喜欢这种比较传统的叫法的话——契约者Dominus。”

士兵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到少女正对着他伸出右手。犹疑了几秒之后,他还是握住了少女的手。“那么,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神灯精灵Genie吧?你的名字是什么?”

“妮卢斐儿。妮卢斐儿·佩里亚Niloufar Peria。叫我妮尔就好了。你呢?”

“……法洛克Farrokh。”

几秒钟的沉默后,茫然在他脸上闪过。

“……真是个好名字,妮尔。”

长夜已尽。魔法幻化出的盔甲逐渐化作星尘,两人恢复了原本的着装。一高一矮两个黑色的身影,在日光照耀下,向着山的另一侧走去。

“在上古传说里,神用无烟的火焰创造了精灵族,又使用无垢的白垩创造了人类。与人类相比,精灵族是由90%的灵魂和10%的肉体组成,因此他们寿命很长,肉体也不会老去,而且天生就与神有更强的联系,生来就拥有使用魔法的能力。与之相对的,人类并没有这种能力。”

“因为这样的关系,精灵族天生就比人类更加强大。他们自命不凡地认为自己是神之下最高等的存在,而人类则是天生残缺无能的残次品,是他们天生的奴隶——与之相对的,人类早已不堪精灵族的袭扰。他们认为这些生物傲慢而不洁,使用禁术僭越神的领域。但……就如你可以想象的,人类并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反抗精灵在魔法天赋上的绝对优势,因此精灵在大陆上建立了绝对的统治,这个纪元长达三千多年。”

身旁的女孩手在空中比划着、兴奋地讲解着精灵的故事,阿尔文却打了个哈欠。

“这一段咱们快进吧,我已经从你这里听过很多遍了,帕莉,呃,帕里莎同学——能不能直接从关键的地方讲起?”

帕莉白了阿尔文一眼。“这不就讲到你要听的地方了吗?”

“一位名为吉伯尔Geber的人类智者发现了炼金术。这是唯一一种人类可以掌握得炉火纯青,但精灵却碰都碰不得的魔法。炼金术是元素的艺术,依赖地水火风四大元素的平衡。然而正如你所知的,从火中诞生的精灵,不能触碰水元素的领域,人类正是由此发现了反抗精灵的最终法宝。当然,普通的水是不行的,但是炼金术却可以制造出更强大、更纯粹的水,这些魔法之水对于精灵来说是天敌一般的存在。”

“就这样,人类找到了反击的途径,逐渐变得有能力从精灵的奴役之中解脱。当然,精灵族的报复也是残忍的,两方就这样无休止地陷入了长达百年的混战,并且由于炼金术对原料的高消耗和产量的限制,人类仍然是处于劣势的一方,被困在大陆中央气候恶劣干燥的高山、草甸和荒漠之中,直到……?”帕莉睁大眼睛歪着头盯着阿尔文,似乎正在期待他的回答。

“……法洛克王的出现?”

“回答正确!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弟。”帕莉一边说一边踮起脚尖,试图摸到阿尔文的头,却被阿尔文敏捷地躲开了。

“你干什么帕莉!”阿尔文的脸肉眼可见地变红。

“噗~”帕莉眯起眼睛,“有点可爱。”

阿尔文摸了摸鼻子。“别开玩笑了——接着说。后来怎么样了?”

“刚才是谁不耐烦来着?——好好,我接着讲。不管是传说还是史料记载,都说法洛克王并不是前任国王达里乌斯的儿子。传说他其实是因为……”

“……所以说,你怀疑是有内奸走漏了风声,精灵才会知道你们那个方向布防空虚的?”躺在山坡草地上的妮尔望着蓝色的天空。此刻,她的尖耳和竖瞳已经隐藏了起来,后背上的痕迹也完全消失。换上另一身衣服后,完全就是人类的样子。

“啊。”法洛克坐在一旁,迷茫地凝视着脚边的长枪,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苦笑。“没想到第一次到前线就会发生这种事情。可能我命该如此吧。”

“你明明并不强壮。”妮尔扭过头来,“甚至还蓄着头发。你为什么会加入军队呢?”

“我没有地方可去了。”法洛克望着远处的山脉,“不管是这里,还是梦里,都已经没有家可言了。”

“我知道我不适合这场战争——非常不合适。我不是留在原地被你的族人杀死,就是在荒野饿死……所以我来这里,我要复仇……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这大概就是命运……?其实怎么做都差不多。我只能循着它提前画好的路走,没什么选择。”

妮尔默默地听着,并没有追问下去。

“翻过那座山,就是我的家乡。以前的家乡。它叫阿沙德,三个月前还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法洛克伸出手,指着山远处的一个小山谷。

“我忘不掉那些日子。五年前我父亲的遗物从军队前线送回来的那天。三个月前,我恨之入骨的那些面孔来到我故乡的星期日。我记得他们的每一张面孔;那个将军令人作呕的笑声,还有每一个士兵,他们用蓝色的阿扎尔之火烧毁房子,这样我们就无处躲避,但知道了后面的事情我们宁愿被活活烧死。他们把平民拖到广场上,用长枪,用箭,用火笑着杀死城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我母亲,我妹妹,我弟弟,我每天都梦到他们在尸体的小山中向我呼救。

“我逃出来的那天,一次都没有回头。我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身后还有拿着弓箭追赶我的精灵士兵,我没命的跑,箭矢就从我头上飞过去。”

法洛克越说越快,说到他自己都喘不过气来。

“你想对他们复仇,对吧?”妮尔从草地上坐了起来,盯着法洛克的脸、咬着大拇指,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他如同梦境中挨了一记重锤,猛地回过身来。

“复仇——你能做到,对吧?”

“这取决于你希望什么样的复仇。之前逃出来的消耗实在太大,如果太难完成的话,我可能要休息几天。”妮尔轻轻笑了笑。

“那么,我要亲手杀死我的仇人。”法洛克看向妮尔,又顿了顿,“……那些践踏我家乡的人,害死我至亲的人。”

妮尔闭上眼睛,沉默了几秒钟。“可以。但是,如果你最终如果成功复仇,那么你在未来也会亲眼面对至亲的离去。这样的条件,你接受吗?”

法洛克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讶,接着一字一顿的说:“我接受。

“——我早就是孤身一人了,也没指望能活过这场战争。”

“好。”妮尔从草地上站起身,“该走了。剩下的路至少还要走三天,天黑之前我们要赶到下一个镇子。”

“但是即使天黑之前到了那里,我也没法把你带进去。”法洛克说,“城镇和军营不一样,有着更严格的滴血检查,我没法再用我的血给你糊弄过去。”

“不必担心,我可以住在镇外。我习惯了。”妮尔一把握住法洛克伸出的右手,将他从地上拉起。“军营也不是终点,只是你需要在那里休整一番。另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觉得……那里应该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什么意思?”法洛克不解地皱起眉头。

“路上慢慢讲给你听。”妮尔笑着向车夫招手示意,拉着法洛克向马车的方向跑去。

“于是,在家人和朋友被屠戮殆尽、故乡焚毁在精灵的不灭之火中的那个夜晚,年轻的男孩法洛克一人从故乡逃出,在雷雨交加的夜里跑到最近的军营——说是最近,其实也有几小时的路程。守营的士兵看到这样一个衣衫褴褛,满身血迹的瘦弱男孩,原本只当他是战争中的流浪者,打算收留他过夜。谁知这个男孩坚定地说出‘我要参军’这句话……啊啊,对不起对不起,讲得太入神了没注意。两张门票,谢谢!”

帕莉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钞票,从窗口的小洞里递了进去。几秒之后,小洞中滑出两张门票。

“你应该注册个电台专门聊神话传说,肯定爆款。”阿尔文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帕莉递来的门票,鼓了鼓掌。“细节不少,情绪感染力给你打个九十分。”

“在这方面我可是专业的!所有版本的法洛克王传说我几乎都听过哦。”帕莉脸上又浮现出阿尔文熟悉的坏笑,“其实你想的话,我绝对可以帮你搞定你的毕业论文——但是,这次旅游,你得把我的路费和餐费还有门票钱全部包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那……还是不必了。”对方突如其来的“邀约”让阿尔文有些失措,“你就,呃,随便给我讲讲故事就行了。”

“也可以,但是你听讲解也得给小费的!其他的都不用了,你把我的门票钱包了吧!”对着一脸无语的阿尔文,帕莉早已一脸无辜地张开左手等待了。

“你这什么便宜都得沾点的毛病从哪来的啊……”阿尔文故作肉痛地缓缓递出两张钞票,还未等落到帕莉的手掌上就被后者一把扯走。阿尔文回头看了看,“喔,这里有讲解员,我还是听他们讲吧。”

“喂,你是觉得他们会比我讲得好吗?”帕莉伸出食指左右摆动,“那可未必。就算他们是专门干这个的,我也绝对不差啊——喂喂,你打算干嘛,拿什么电子导览器,信不过我还要浪费钱是嘛!”

在工作人员疑惑的目光下,帕莉伸出手臂试图拦在阿尔文面前,对方也只得缩回伸向桌上电子导览器的手。

“这就是当年精灵族的庄园?”阿尔文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这也太破了——他们怎么看出这里是庄园,不,庄园就是这里的?”

“确实是这里……不过……是有点难以置信。毕竟这里是法洛克真正发迹的地方嘛,货真价实的古战场,残破一点也可以理解吧。”帕莉转头看向远处的石堆。除了这些发黑的断壁,这里和任何一片荒野都没有区别。

“我感觉随便找个荒地都可以这样说……”他对帕莉小声说,“他们怎么证明这就是古战场?而且,根本就没有实质性证据证明风灵庄园存在吧。甚至精灵究竟是什么这件事本身都——”

“嗯,我相信精灵是如同神话里描述的那样的存在哦。不然我把精灵神话作为毕业论文课题岂不是……唔,这事情其实还得从精灵之湖的那个人尽皆知的传说说起。据说法洛克的第一次任务是镇守精灵之湖边的一个据点,那里以前是人类与精灵地域的分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