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逐者之图书馆

归档版本的图书馆主页见

当你绊倒在路上时只觉得头晕目眩,泪水在你的眼眶中打转,蓝点在你的视野中舞动。当你站在原地挣扎着保持平稳时,一个石头人喃喃自语着从你身边经过;一位群星簇拥的女人 - 她的面庞似乎漂浮在空中,正紧抓着一个书袋;三个红色生物蹲在一起,用你无法理解的语言激烈争辩。而他们四周皆是书架。

它们似乎延伸至你目所能及的更远之处,犹如没有出入口且包容一切的迷宫。其上书籍的尺寸。颜色。构造大相径庭,书架的风格也不相同。

你向无尽世界踏出第一步 - 眩晕感即刻消散。宇宙之秘正展现于面前,你可没有时间作呕。


北区书架01A,专属于伪斯韦登伯格

伪斯韦登伯格用他沉静的目光凝视着放置在书架上的24本作品,虔诚的被放逐者们已在这些作品中发现了6个谎言。

  • 02 Aug 2017 02:49 AB,名为为了荣耀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9 Jun 2017 13:43 AB,名为沥青术士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7 Jun 2017 01:53 AB,名为升华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May 2017 11:28 AB,名为黑暗內部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2 May 2017 15:34 AB,名为三王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7 Feb 2017 14:04 AB,名为元灵之火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Feb 2017 13:03 AB,名为Qaqulluk家的Sedna与Ataciara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1:58 AB,名为蛋壳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24 AB,名为弗拉基米尔·斯坦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52 AB,名为无意义的祷告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29 AB,名为高歌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23 AB,名为致候万物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03 AB,名为急雨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12:50 AB,名为双手、眼睛,以及牙齿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9:13 AB,名为魔核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9:10 AB,名为金羊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8:31 AB,名为现在,来一段思维中的鸟鸣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1:08 AB,名为電子管奶奶是怎從太陽中偷走二元碼的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Jun 2016 00:18 AB,名为如同树一样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May 2016 04:37 AB,名为2052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May 2016 05:05 AB,名为墓穴之战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May 2016 04:59 AB,名为飘浮的无敌舰队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May 2016 04:56 AB,名为疯狂大陆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May 2016 04:45 AB,名为蒸气灵魂的崛起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近东端书架490-Y-74,专属于潘古尔

潘古尔看守着书架上的20件作品,每天有2251只家猫聚集于此膜拜她的肖像。

  • 19 Jul 2017 16:25 AB,名为冰姑娘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2 Jul 2017 03:59 AB,名为书怪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Jun 2017 05:52 AB,名为此间思绪无处可去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2 Jun 2017 15:08 AB,名为不可记忆之物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2 May 2017 15:40 AB,名为思考之源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6 Apr 2017 02:47 AB,名为六日之周,第三部分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6 Apr 2017 02:46 AB,名为六日之周,第二部分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6 Apr 2017 02:42 AB,名为六日之周,第一部分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3 Feb 2017 15:49 AB,名为追忆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5 Jan 2017 07:41 AB,名为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1:36 AB,名为谎话成真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41 AB,名为安菲瑟与水果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05 AB,名为死物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01 AB,名为不存在的:化石的六节诗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56 AB,名为躲避狩猎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20 AB,名为寂静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12:44 AB,名为卡赫克与七兄弟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8:19 AB,名为铭文与旁注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7:52 AB,名为关于海鸽子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May 2016 04:52 AB,名为我们终被遗忘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东北向书架48X,专属于艾米莉·红齿

艾米莉·红齿俯瞰着这个书架上的17件作品,自从上一卷添加以来,她的沙漏已经翻转了04 Sep 2016 12:35次。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左上方书架800M,专属于荆棘顽童

荆棘顽童注视着书架上的11件作品,0位学者正疯狂地想要了解它的分选系统。

  • 25 Jul 2017 14:32 AB,名为至你,吾爱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30 Jun 2017 05:56 AB,名为旧我之貌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7 Jun 2017 14:05 AB,名为破碎之誓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7 Jun 2017 02:20 AB,名为船长的骷髅头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7 Apr 2017 10:02 AB,名为蝎之始祖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6 Feb 2017 13:37 AB,名为战地杀戮者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6 Feb 2017 05:37 AB,名为异界之爱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Feb 2017 15:14 AB,名为Ongwe Ias的回忆录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2:01 AB,名为想要变成男孩的狼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1:18 AB,名为Kiryu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7 May 2016 18:16 AB,名为皮行者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此书架上还摆放着季节的生活系列作品,这部作品仅在春秋分及日食时出现,强烈建议读者不要在此期间阅读。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南区书架11075专属于锈蚀骑士团的艾尔沃斯

艾尔沃斯紧盯着书架上的21件作品,已有05 Sep 2016 12:19名卑鄙的小偷试图窃取此处的藏品却遭到了失败。

  • 13 Feb 2017 14:46 AB,名为Lecana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1:25 AB,名为我会用力地将门打开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1:23 AB,名为曾有吾等六人于此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0:56 AB,名为终末之等待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32 AB,名为亲爱的珍妮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26 AB,名为叶之歌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19 AB,名为叹息田野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53 AB,名为尖刺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19 AB,名为一段记忆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1:57 AB,名为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1:55 AB,名为日落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8:35 AB,名为狩猎Margrawn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1:44 AB,名为黑眼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8 Feb 2014 06:41 AB,名为商业书信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左侧书架545-P,专属于阿格奈什·博格

阿格奈什·博格的肖像看管着书架上的24件作品,她的部分目录涵盖了这书架上的158卷。

  • 30 Jun 2017 06:15 AB,名为受雇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30 Jun 2017 06:04 AB,名为你父亲的儿子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31 May 2017 12:52 AB,名为淹没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Feb 2017 13:11 AB,名为shikuan-misiwe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5 Jan 2017 07:28 AB,名为于洞穴被探索后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9 Nov 2016 16:01 AB,名为戴围巾獒犬的卡农通灵术指导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1:46 AB,名为捷径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Nov 2016 10:54 AB,名为兄弟的故事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28 AB,名为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11 AB,名为混淆寓言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3:03 AB,名为重蹈覆辙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9:21 AB,名为关于恶魔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7:59 AB,名为七中一点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1:13 AB,名为靜態的涅槃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0:58 AB,名为旧世之遗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0:56 AB,名为隙間的藍色生物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0:50 AB,名为Ahntem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9 Aug 2016 22:12 AB,名为第五音节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Jun 2016 00:10 AB,名为在树与花之海中前行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Jun 2016 00:06 AB,名为红色仙女木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Jun 2016 23:56 AB,名为红蝇之穴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Jun 2016 13:19 AB,名为不受束缚者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May 2016 04:49 AB,名为哈勒髡的皮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5 May 2016 04:13 AB,名为关于《受诅咒者》的介绍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lorem ipsum
lorem ipsum

最远处的书架888671-F,专属于恐惧飞龙克拉格

恐惧飞龙克拉格的肖像监视着书架上的19件作品,估计有0场战争是由于对其内容的争议而爆发。

  • 07 Aug 2017 10:53 AB,名为嘉奖令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30 Jun 2017 04:10 AB,名为Johann Dark先生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7 Jun 2017 02:25 AB,名为Dee equals are tee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7 Jun 2017 02:07 AB,名为恢复自于Gloriana系统中找到的数据群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3 Jun 2017 13:44 AB,名为被放逐者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7 Apr 2017 10:52 AB,名为第一滴血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4 Mar 2017 14:51 AB,名为Preverna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5 Jan 2017 07:33 AB,名为此处彼方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4 Jan 2017 15:43 AB,名为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1 Sep 2016 16:53 AB,名为关于树妖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48 AB,名为来自一位惊恐母亲的爱之歌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32 AB,名为朦胧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30 AB,名为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5 Sep 2016 12:27 AB,名为何为爱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12:46 AB,名为卡赫克祷文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4 Sep 2016 09:17 AB,名为山中女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20 Aug 2016 21:31 AB,名为昆虫学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14 Jun 2016 13:16 AB,名为魔法和巫师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 07 Mar 2014 16:15 AB,名为繁星的作品录入了图书馆藏。

关于伪斯韦登伯格

公元558年,一份由个人或集体所作的宏篇巨著,以伊曼纽尔·斯韦登伯格作为笔名,进入了图书馆收藏中。这收藏的八百四十三万卷中主要描写了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的最终结果与其在定义基于菱形的形而上学新分支中的作用。在许多年间,斯韦登伯格的著作被视为可信的,甚至在秘术圈中,其被认为是形而上学以及不成文史方面的权威2。如同许多古老之物一样,伪斯韦登伯格的预测与基线现实的非一致性似乎并未对其的真实性造成任何怀疑。直到近一千二百年后,随着真正的伊曼纽尔·斯韦登伯格的出生与其最终到来的死亡证实了其之前的著作定是归因于“伪斯韦登伯格3”。辨别伪斯韦登伯格或斯韦登伯格的本质的尝试并未成功4

除去伪斯韦登伯格的写作那明显不正确且完全没用的本质,它们庞大的数量和多样性仍展现出了一个新的,更为实际的用途。现在,每当桌子开始危险的摇晃时,喀提林阴谋的附录C便可作为那桌腿与地面间的中流砥柱。当读客们需要梯子,但却一无所获时,他们可以攀上崇高的马丽舍·痛丝丽娜之峰以获取那心仪已久之物。尽管其他的思想家懂得如何辨别星星和正确地拼写"酒店"一词,而真正让图书馆运作起来的,却是依仗那伪装成伊曼纽尔·斯韦登伯格的一或多人的成就。

因为你的著作的意外用途,伪斯韦登伯格,我们记住你。

1: 该半身像是伪斯韦登伯格的唯一已知相象,基于在De Augustus Usus Lapilli的第十五和第十九卷作者为自己准备的那精准的颅骨测量,与伊曼纽尔·斯韦登伯格那截然不同的样貌令人感到震惊。
2: 有谣言流传,在阅读了伪斯韦登伯格的著作之后,被称为“哈希姆·穆坎纳”的图书馆读客开始了他那不明智的尝试,企图将穆哈默德从先知之名上拉下马来。更多信息请参阅比比克,283和克兰,992。
3: 除了错误地预测哈布斯堡将继续统治西班牙直到二十三世纪,伪斯韦登伯格也错误的记录了真正的斯韦登伯格的生活的几个方面,包括出生日期,子嗣数量,以及出生国家。
4: 一小股被放逐者选择将他们的一生投入寻找伪斯韦登伯格的身份之中。但由于互相的指责与敌视,被放逐者们的各个派别拒绝共享信息。然而,那些寻求发掘关于此的信息的人们都知道的是,图书馆完全确定了“伪斯韦登伯格”并非另一个消逝维度的真斯韦登伯格,亦非魔法师威廉·罗宾逊(William E. Robinson)。归档员查询有关于此事的请求将被无视。


关于潘古尔

在第一次大重组期间,图书馆被可能威胁到收藏物和的污秽顾客生物所困扰。老鼠、蠹虫1、狨猴,这些聚集起来的生物在书架上少有人经过的地区造成巨大破坏,并且它们都太小了,以至于讲解员难以追寻其踪迹。这让顾客们难以安全地到达上层或中层的通道,甚至图书管理员们都不太愿意穿越秽物大量滋生的区域。在很多时候,人们惧怕这些有不同生物组成的敌人会寻找机会入侵到图书馆内部的密室。

但是,每一天,潘古尔和她英勇的伙伴,布鲁托,在它们寻找嫩草进食与反刍的路上,会检查这些秽物造成的恶意损坏。集齐了天生捕食者与大量潜在的猎物,潘古尔和她的后代用一代猫2的时间杀死了大量图书馆的害虫。今天,任何顾客能在他们图于书馆期间看到三至六打猫3。在近来的几个世纪,图书馆的猫数量已经达到了不得不减少它们的地步,主要是通过将大量猫送往不同世界。

尽管后代有如伊本-加布、特奥多罗和密特斯先生,潘古尔是第一个行走于图书馆并确保图书馆及其人员物品安全的存在。

因为你与你后代的威猛,潘古尔,我们记住你。

1: 缢者的同胞
2: 尽管在最初残渣处理是一个问题,图书馆收藏品中的奥-托林漂泊之沙能够通过吸收方式有效解决。
3: 潘古尔后代的身份地位导致的问题有时会导致一些争论。尽管一部分观点坚称这些生物是图书馆的雇员并且享有与整理员和讲解员同样的权利,但是他们错了。最近,埃及女神巴斯苔特声称自己享有图书馆全部约一千六百万只猫的最高权威,但是被大规模地否认了。


关于艾米莉·红齿

得名于她出名的左臼齿(声称雕琢于世界之树伊格德拉西尔幼株的一块木头),艾米莉·红齿过着不一样的的生活——立志成为一名享誉多元宇宙钟表匠的生活。从小,在她与母亲迅速逃离潜入了家中的可怖之物后,母亲便以齿轮工人的身份辅导她2。当她的母亲被杀害后,艾米莉碰见了一个能够完善家庭技艺的机会。

她很快发觉这一想法比她预先假设的更加复杂——她先祖钟表里简单的齿轮与机械构造不足以满足图书馆居民。如何让一个吞噬时间的怪物追踪时间流?或者确定一个存在于所有可能的宇宙与时间点的灵魂?3因此她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年表与机械学的研究。在她90岁的生日,她开始了最伟大的造物制作——一个能够记录所有可能现实里发生的年历的非凡钟表。在花费接近七年的时间,数以千计小时的努力,对数不清的设备公职人员的贿赂,占用了图书馆一半力量,伟业完成。不幸地是,在她死后第四年,人们发现除她以外没有人明白这台机器背后的机械原理与本体论。没有人能够维修它,它很快沦为废品。如今,它的底盘常作为各个宇宙毕业后的无业艺术家住房。

尽管如此,因为她的雄心壮志,红齿被记住了。

1: 要知道艾米莉·红齿非常喜欢她自己的个人名言:“嘿,那至少能用。”
2: 艾米莉对她大部分个人经历都守口如瓶。学术研究表明她早期设计中华而不实的部分与沙漠世界莱什的设计师有可能一定联系。很多学者指出莱什的三个太阳使得预测昼夜周期非常困难,并让著名计时员可以留下可观的遗产。更多的信息,请查阅拉斐尔·莫丁于K.E1881年的论文在三个太阳世界统一年表有多难.
3: 艾米莉论断答案是“超光速粒子”。


关于荆棘顽童

图书馆对于欺诈之徒并不陌生。作为来自不可数数量世界旅行者与咨询交叉的中心,图书馆变成了一些追求恶作剧艺术极致的存在的麦加圣地。从宫廷弄臣到骗子之神,他们来到图书馆寻找最难懂的符号、最隐晦的笑话、最高的火刑柱。因此,没有人会称荆棘顽童1在这些以灾祸为乐之物中最伟大的,但是确实是最被深深被记住的。

这只生物最开始被注意到是因为它对图书馆工作人员的直接嘲弄,当时很少人愿意穿过那里。随着它的名声被更多人得知,总是会有人看见它点燃讲解员的披风、交换精心排列的书序、偷窃未察觉的归档员礼袍。2当它的名声远扬,它恶作剧的能力亦是如此。人们发现文本漂浮在25英尺的空中、馅饼被塞满唱着歌的小发光物卡在递送通道、变成动物的书本会咬路过的顾客。没有人能发现顽童是怎么做的、还要做什么,同样也无法阻止。这种现象突然消失就好像一场招待结束,在图书馆将顽童抓捕之前就到来的时光。关于它来历的理论发疯般涌现。神邸?极具力量的魔术师?滑稽这一概念的化身?没有人可以证明,顽童对此的回应只有笑声。

直到荆棘顽童消失许多年后才有一个可能性很大的理论被提出。赛西尔斯·格罗兰·佩恩搜索了图书馆的书堆发掘一位破碎的归档员记录了自身工作的传记。受挫于同胞过于死板的特性,它用混合炼金术和难以捉摸的魔法,靠着盲目的运气创造了一个强迫图书馆脱离安乐的生物。沮丧的是,一个被期望揭发图书馆及其馆长们伪善的生物更喜欢揭下裤子。3

当然,因为它的旺盛活力,荆棘顽童被记住了。

1: 这个名字的由来并不清楚,因为这只生物从来没有让人将它自身与荆棘(thorn)联想到一起。一些人认为这是对“ulthus”的误译,这个单词在归档员语言里能够同时表达“麻烦的”和“讨厌的”。
2: 在顽童消失十年后,数百件被偷窃的礼袍在一个书架下方的隐藏隔间中被发现。最初的拥有者已经不可查。
3: 在荆棘顽童出现之前,没有人会看图书管理员礼袍下面是什么,或者至少记录它们的所有物。顽童改变了这些状况,这被认为是顽童对图书馆知识库最大的贡献。


关于艾尔沃斯

锈蚀骑士团的艾尔沃斯1曾拥有他所渴望的一切。身为帝王之子,瓦尼斯世界最大王国的帝嗣,一生轻易被奢华环绕。可是,这远远不够。对他来说,一个王国不够,和平是一种诅咒,是他不曾期望的最大敌人。当他成为君王,他立刻将军队送往对陆,征服所有对手,屠杀任何愚蠢到会抵抗的人。几年后,他将世界握在了双手之中。但那依然不够。

从一名云游预言家2口中,他知道了还有其它宇宙存在。再次召集军队,他开始了一场占领全世界的战斗。他的恐惧擎屠戮亿万,他的血肉工厂将死尸变成无感无心亦永不停息地军队。他的人造疫病成功令数个世界没有生息。

在最后,他的失败却是卑微可笑的:因鹌鹑骨头窒息而亡,身边围绕着一群根本不想拯救暴君生命的仆人。没有了他,他的军队迅速瓦解。有他创立的王国慢慢粉碎。但是他横跨多元宇宙时留下的伤疤将永远存在。3

我们要一直记住敌人的面庞。于是,艾尔沃斯,我们记住你。

1: 艾尔沃斯拒绝将保养完好的刀刃带入战斗,他更喜欢磨损的钢棒在对手身上造成额外伤害。
2: 现在认为那是一位未被记录的战争歌者化身。
3: 很多考察队曾尝试返回他的工厂世界。尽管保护那些世界的军队早已离开,资源长期废弃,但是机械如同之前一般运作,防护咒语还起着作用。那些自愿接受这任务勇敢的灵魂再也没有被提起过。


关于阿格奈什·博格,目录编纂者

阿格奈什·博格到来的精确日期,或者说她被知晓的时候,在图书馆引发了无数场争论。更多的争论是她那令开始人着魔的编录工作的时间,区域为东端好客派系管理的书架334K至914B。1就算凡人继续闲聊,有一点事明确的:她关于当地那庞大而精湛的文本在累积后激起了很多学者、思想家和先锋编录如同野性荒野的远东书架,那是一片极度混乱危险的区域以至于讲解员都不敢造访。博格无比谨慎的系统2让随后由学者兼探险家行无敌与同行的失落讲解员于苦霉年代进行的对书架1086M至1322X重新排列成为了可能。

一些资料指出她,如果有必要, 她,拥有一漂亮的黑毛发,可能是在她的脑袋上或者腿上。另一些认为她又数条手臂和至少九个头,让她能够完成她的极大量工作。3还有一些认为阿格奈什·博格更多是一组人的笔名,就好像卢瑟·布里塞特或者年轻的塞内加。

很少人知道博格。现有的认知来源于从她留下的各种日志、便条和涂鸦,以及博格目录中的推测。被放逐者们描述它“和谐的”、“美丽的”、“不可读的”。关于阿格奈什·博格活着、死了或者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这一问题的争论在未来依然会发生。尽管有着不同想法,没有人会否认她在编录图书馆方面的工作对于凡人的认知极为重要且有效。

因为你对图书馆能够被理解认知的贴心,阿格奈什·博格,我们记住你。

1: 唯一对这极巨大工作量事业的另一个尝试是由剧作家兼政客法布尔·代格朗汀进行,内容是将图书馆全部收藏以十进制数位进行编录。代格朗汀在他于1794年被斩首前仅完成了一个书架。没有人尝试重启他的工作。
2: 后来被荣幸命名为博格准则。
3: 马菜计算过这需要花费“总共十五个十年”让一位被放逐者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完成接近博格工作量的工作。尽管有明显偏差的是这是一个双臂生物的看法,这个估算依旧大致可信。


关于恐惧飞龙克拉格

出身于令人恐惧的可拉克拉克荒野,莫乌氏族的恐惧飞龙克拉格,闻名于他那独特的可以把人吓跑的野蛮治愈魔法,他完全着重于令患者愈合,因此如果有必要,甚至会采取危险手段。据说克拉格在十四岁为了尝试治疗盖尔里格,衣着宽松者,的痛风导致其经受了长达六天整的紊乱失调。在成功治愈后,克拉格又为盖尔里格治疗了她在斗争中留下的病症与各种伤痛。

漫游于他的世界,恐惧飞龙克拉格极有效的技艺在他遇到的各种战役与灾难地带大显身手。十多年后,克拉格掌握了该地全部治愈魔法。变得坐立不安,克拉格开始探索那些隐藏道路,寻找能够传授更多的导师。他的探寻最终让他在图书馆涩页年代2到了图书馆。

逐渐凋零的居民,不论自愿与否,很快成为他病态的快速康复方法猎物,随后不久他便将从中北部书架间尸体中拯救生命作为自身责任并独力拯救了数百人。当被问及为什么,他表明“治疗万岁[原文]”并且将不会停下除非伤痛“让恐惧飞龙克拉格入药……或者死[原文]”。3当灾难消去,秩序于书架间重建,他离开了图书馆并漫步于隐藏道路至今,展现着他对待疾病与失调神圣却暴力的职责,不论患者是否愿意。

因为你毁灭般的治疗与治疗毁灭,恐惧飞龙克拉格,我们记住你。

1: 请不要与四号西北图书管理员,衣着肥大的盖尔利格混淆。由于没有四肢和血液,盖尔利格不受痛风影响。
2: 由于一份正式关于所有图书馆大事件的草案,所有关于涩页年代的记录都被从发行物中移除并放置于管理员处以便深层研究。通过审核的顾客可以查看但是不能核对真假,管理员工作对于重要事件影响深远,唯一的例外是铁鸭年代,任何情况下资料都不可查阅。
3: 语境和省略在可拉克拉克荒野的语言中极为重要,这令克拉格的陈述的真正意义有着很多争论。查阅恩格的1987年论文关于野蛮疗法的症状学以便对克拉格的言论有额外的翻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