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原创区

期待有一天这里能够茁壮成长,至于果实为何,拭目以待。


——Ebon Archivist L.C.


藏书

苍树与血


图书馆的繁茂取决于对万物的见证。结构的解析,因果的探寻,命运的预测,这是苍天古树之根基。在那无尽的道路,亦或那深邃的海洋,无数先贤投身于此,尸骸、汗液、泪水与鲜血,化为路标,指引着下一次伟大的献身。

偶有绿叶落下,偶有养分洒出。归档员们细心收集于此,等待着,直到某一天,散落之物能够再度回归其本源。此处,则为暂存失落典籍、残破片段之地。

原本,对于残页与无主之书,图书馆不曾在意,直至被冠以乌木之名的归档员提议整理。为了见证心之末路而舍弃人类之身的狂物,其所渴望的,这生长结下于被遗弃之物的果实到底是什么?


灾兽梦语


《灾兽梦语》是一本具有特色而风格多变的文集,文章通常包括以幽魂视角对世界最深处的考察和种族特有的梦语抄录。

作者大学者Airalin与大学者Dragostea是两位具有至亲血脉的赫尔曼灾兽,类似于图书馆中聚集的大量灾兽被放逐者,是语言风格和化蝶方面的专家。两位学者赖以生长的时间线并非同一条,而是近乎逆方向平行的两条,这意味着在一位学者已然老去的某刻,另一位已变成孩童。仰赖图书馆内部空间的稳定性,两位学者得以在同一处阅读和写作。有心的来访者可以在图书馆深处的某个冰砖制成的别墅中找到他们,其中一位在进食、阅读和写作,而另一位则做出完全相反的行为。辨认两位学者被证实是非常困难的,但你可以根据鸟翼状的背部附加物认出当前年龄较大的姐姐Airalin,而有着蜻蜓翅膀状背部附加物的则是弟弟Dragostea。


北境妄想录


回收于圣克里斯汀娜书院的图书馆内,由风格不尽相同的文段构成,内容多为神话或奇闻。这些零散的故事多数书写于现世,但部分令人不安的作品确像是出于异界学者之手。没有发现关于作者/收录者Filth的更多信息。

收藏摘录


梦之谏言


时间不偏不倚,余者皆为曲流。此书记录着散落在遗忘中的故事,作为梦的谏言警示索求知识之人。于阅读时,读者自身的故事也被记录其中。

作者Δελφοί,又称Axelera,Axla,以梦神的形态寄居于图书馆时间线的中央。为了融入时间每一处的梦境,Axla没有确定的形态,但他较为偏爱的外形为漆黑羽毛的游隼。


欢声笑语


与历史悠久且臭名昭著的同行Planasthai不同,“欢声笑语”新闻社致力且得心应手于中国地区各个组织的二三事(绝对不是因为这一领域未曾被开发)。近十几年来,由于名为“SCP基金会”的狱卒介入该地区,几度濒临破产的《欢声笑语》再获新生——感谢狱卒与其同行组织,他们的斗争故事让新闻社终于有料了!现在,《欢声笑语》在中国地区有极大的影响力,每月都有大量读者寄来信件表达热情(包括但不仅限于银河联邦的传教单、圣克里斯汀娜书院的抗议信、OB传媒的律师函等)。


灰烬残页


图书馆当中的藏书如宇宙中的星辰一般繁多,然而图书馆外依然散落着大量由其他超自然个体所写下的故事。它们或者已经和作者一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或者被当作邪典和禁书被付之一炬。所幸的是,重生者的领袖之一,Indus,历尽辛苦保存下了其中的一部分,并无私地将这些珍贵的残篇交由图书馆保管。

这些残篇记述了散居于地球上的超自然个体的所见所闻,以及活死人与重生者那尘封的历史。Indus先生将这些残篇交予图书馆时,只留下了一句话:

“历史永远不应被忘却。”


游人志异


世间故事如繁花,过去的图书馆喜好那些奇花异草并把它们放到自己的花瓶里。
如今小花野草在大地上活跃,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实现自己的愿望。图书馆忠实的行走在野花丛里收集纪录新的篇章。

《游人志异》,原名《吟游诗人见闻录》
图书馆在世间的行走们记录下不同的人与事,集结成册,在大地上传播它们。

这些笔记从行走们手中收回时,他们说:
“人类与冷漠的超智慧体有所不同,正因为如此,人类的故事也得以成为新的史诗。”


琅嬛福地藏书阁


曲水流洸,何日滥觞?龙裔虺民,时聚彼方。羽杯永传,酒蕴沧沧。所闻所感,莫隐莽荒。或怀馨漫步,歌浮生之趣;或谪居异乡,悲秋之回风。时驾云龙而上,遨游太虚;时驻足于道,侧闻黎民哀乐之声。华赋合卷,采风为章;录史成典,杂言若霜。悠悠岁月,俱是无尽藏海;浩浩来往,齐作群星高台。琅嬛福地,藏书阁立,万道而俱同流矣。

偶有二三有缘之人,入曲径而迷途。其行未远,忽闻一老翁问询曰:“书读几何?”个中对答者,或心怀大志,或欲广博,或愿叙天下之事,烛心古师乃曰:

“迁客骚人,何意徘徊?
但执一灯入室,而灵台洞明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