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境重生
评分: +11+x

微风抚摸着嫩绿的草坪,摔碎了清晨的阳光;

白云舞弄着柔媚的姿态,轻叩向无垠的蓝天。

一个名叫约翰1的男孩在奔跑着,

尽情奔跑,他的腿上沾满了露珠。

这片草地随他玩耍,他笑得很灿烂。


约翰玩累了,他顺势往下倒去。

柔软的草,将他慈祥地一把接住。

他对着天空喊着,“谢谢!”

于是乎云朵缓缓组成了一张笑脸。

大自然一直是他的好朋友。


约翰起身继续向前走,直到他撞上了一堵苍白的墙。

当额头猛击硬物的那一刻他才发现,

越是向前,视野就越是被白光扎得刺痛。

“为什么啊?”他询问道。

“那里是未知的世界,不要过去。”身后一棵大树为他回答。


约翰垂头丧气地转过了身,循着白光摸索。

原来世界只够他玩一天,

那阻挡住他认知的墙,无情地矗立着。

“我能出去吗?”他疑问道。

“那里是未知的世界,不要过去。”脚下一株含羞草为他回答。


约翰尝试抛开那些杂念,静静享受他所拥有的。

可是那残酷无情,而又透露出恐怖气息的那墙啊,

它缓缓收缩着,渐渐压迫着,慢慢蚕食着。

“我能出去吗!?”他质问道。

“那里是未知的世界,不要过去。”远处一丛灌木为他回答。


反抗的时候到了,他不能忍受自己身陷囹圄。

约翰闭紧了眼睛向前猛冲,

他前面正是顽固、压抑、凶残、狂暴的墙。

“我要出去……”他喃喃道。

但是没有什么在回答他。


约翰的肘破了,血迹旁是臃肿的块;

约翰的背湿了,汗衫里是流淌的水。

他似乎听见了“咔啦”一声响,

“就要成功了吗?”他信心满满,

可是大树、含羞草和灌木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


这是他用尽全身气力的重击。

这一击,令什么东西哗啦啦地粉碎了。

约翰瞬间失去了方向感,

他倏然处于数千米高的空中,不自觉地向下俯瞰:

楼顶环绕着飞机的尾烟,笼罩起破旧的雷达;

湖畔氤氲着毒虫的瘴气,撕毁掉迷人的晚霞。

倾颓的城市、腐败的生物、呛人的空气,

似乎早已狡黠地等候着他到来。

约翰看向自己,发现身体不见了,

视野也从刺眼的明亮迅速转向无际的晦暗。

他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扭过头看去,

花、草、树、木、蓝天、白云,和更多的朋友,

一个个化成雾气,消散了……

太阳落下,约翰合上沉重的眼皮;

夜幕降临,今晚没有闪烁的群星。


“别来无恙?”一个空灵、柔和的声音唤醒了他。

他揉了揉眼睛,看向自己的双手,“这是真的?”

“七百载固然太久,但我们依然等到了彼此。”那个声音回答道。

微风抚摸着嫩绿的草坪,摔碎了清晨的阳光;

白云舞弄着柔媚的姿态,轻叩向无垠的蓝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