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 其十
评分: +32+x

疲惫的,奔波着的人们在街头奔波,麻木着,隐藏着,将一天的疲惫与无奈尽收心底,低头在互联网的虚幻中寻找精神慰借。

他们在早晨匆匆离开地铁站,又在傍晚匆匆进入。在喧闹声中,在安检机的报警声中,在大包小包的簇拥下涌向月台。

一批人走进车厢,车厢飞驰出月台人们的视线,向没坐上的人告别。木然的疲惫地等待,直到下一辆车的来临,他们迈开沉重的脚步,踏进散满花瓣的车厢。

他们以为这只是车厢的装饰,他们的感觉在职场中被消磨成光滑的模样,光滑,平整,不起波澜,如大理石一般。

一个孩童稚嫩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看,这里有花!”

听到他惊喜的叫声,周围人没带耳机的人,低下头去,四处张望,是的,这里有花!他们交换着惊讶的目光,小心地避免踩到更多的花瓣,这一来碰到了带耳机的人们,他们恼怒地想要抱怨,为终于找到情绪宣泄的窗口而蓄势待发,一缕花儿的清香钻进他们的鼻孔。

“有花?”有人说。

窃窃私语爆发出来。一开始是低语,很快如野火一般传遍了整个车厢,再接着是整节列车。人们惊喜地看着地上的花朵,向同事、朋友、和家人们诉说着,欢笑着。

“好久没见过牡丹了,最早好像还是妈妈摘给我的。”

“哦……海棠……秀峰,还记得小时候院里那盆吗?我和你一起种的。”

“亲爱的,你绝对不相信列车上有什么,玫瑰!我拍张照片!”

欢乐着,感受着,回忆着。不会枯萎的花瓣为车厢平添了几分色彩,流动的五彩缤纷随着淡淡的清香一起,流进人们的心中。

列车停了。谁也没有注意到车凭空变宽,也没人注意到站牌上多了不存在的站点。

这个站点没有名字,它的名字因人而异。它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

列车门开了。一群人走进来。

“好香啊,这是……奶奶做的沙茶面吗……”

“妈?这怎么……可是您……”

“亲爱的?你怎么过来了?我说了,年末我一定回去的呀……你看……”

“姥姥!”

老人蹲下来抱住她的孙子,她的脸和在人世时一般红润,身上仍然是那件蓝色的涤纶衣服,从衣服里掏出的,是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

“吃吧,还要走很远啊。不然一会儿肚子饿了。”

九岁的小男孩点了点头,小心地咬了口手中的煎包。

“姥姥,他们说你去了很远的地方,是真的吗?”

“当然了……你看,我不是回来了吗……傻孩子,哭什么呀……”

门关了,载着乘客们一同向前。


第三节车厢的座位上,男人抽出了他们的吉他。

调音。

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彼此微笑,转头看着车厢内的泪水、喜悦、惊讶、以及许许多多被花香裹挟着的情感。

他们唱起来。

小妹妹送我的郎啊,

送到了大门东啊

顺腰间我就掏出来,

两块大银元呀。

这一元给我的郎,

买上一张火车票啊。

这一元给我的郎,

买上一根中华烟啊。

也不知情郎哥,

多久才能把家回呀。

也不知情郎哥,

多久才能把家回呀。

他们唱着,人们笑着,哭着,歌声如清泉,在他们心中那块磐石上流淌。这一刻,他们找回了去感受的感受,他们回到了儿时,仿佛天真的像个孩子。人们喜着,悲着,重温着往日的幸福与感动,如丝绸般抚平伤口。

有的男人落下了眼泪,有的女人早已泣不成声。有的人大声说笑,也有的人低声细语,生怕破坏了自己所在的小小幻境。

列车进站了。

人们挥手告别,告别那一个又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告别第三节车厢里的吟游诗人,告别盛开着的向日葵和蒲公英,笑着迈出站台。

有人回头看了一眼,车厢还是平日里那样,灰白色调,冰冷的色彩。

“你在笑什么呀,妈妈?”

“我也不知道,想到一些开心的东西吧。”

“妈妈,姥姥还会回来找我们吗?”

“姥姥去很远的地方啦……”

“那,我们以后多多坐地铁好吗?姥姥刚才跟我说,只要我坐地铁,姥姥就会找到我呢!”

他们走出站台,周围的一切是那么可爱。晚风拂过树梢的声音,是归家人儿匆匆的心,天空绽开缤纷烟火,为道路镀上祥和的烛光。

甚至天空中冰冷皎洁的圆月,此刻也善解人意起来,为归家的人们照亮前进的方向。

«吟游诗人 其九 | 吟游诗人 其十 | 吟游诗人 春日歌咏会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