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 其二
评分: +21+x

陌生人,他们乘着暗夜而来。
当暴雨肆虐在窗户之外。
敲门声传进屋内,
我起身开门,于是他们走进客厅的柔光。

“请给我们一些食物,因为我们又饥又疲。”
帮我们收拾地板,我们将在这里过夜。”
我将热菜上桌,将木地板擦亮。
酒足饭饱,他们微笑着抬头,看到了我的面庞。

“我的朋友,究竟什么让你如此惆怅?”
“是我的妻子,新婚不久,离家去了天堂。”
我转过身子,看着冰冷的卧房。

他们转头,交换一个眼光。
其中一人把手放在我的肩上。
“哦,我的朋友,不必太过彷徨,
看看未来,总是有那么多希望。”

我重重地点头,
“谢谢,朋友,你们究竟来自何方?”

他们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事可是说来话长。
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讲讲。”

“我爱听故事。”我说,“请为我讲讲远方。”
他们交换一个眼光。
吉他从身后抽出,一人站起身来,
放声歌唱。

我们曾跨过千山万水。
也曾见过大地苍茫,
我们曾见过世间万物,
也曾倾听过他们歌唱。

屋内忽然染上秋装,
金菊与枫叶交织着美丽的凄凉。
我惊愕地抬起头,
陌生人还在放声歌唱。

朋友,我曾见过你的哀伤。
就好像远方的比翼鸟一样。
靠近我们,我们将为你细讲。

我怀着好奇与疑惑,
迈进落叶的金黄。
周围的一切猛地舒张。
我看到那无暇的比翼鸟,
独立在相思树下,孤独又迷茫。
看到那对月流珠的蛟人,
枕着白浪,倚在礁石旁。

那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远方的神话拓宽了我的心窗。
直到大钟指向夜半,
歌声渐稀,我才回到卧房。

当晨曦透过窗纱渗进落地窗,
我才起身,望着客厅,余音绕梁。
我转头一望,身旁奇迹般躺着我的新娘。
她揉揉惺忪的睡眼:
“哦亲爱的,我昨天做了个梦,
梦见两个男人坐在客厅中,
抱着吉他,自弹自唱。”

我从未知道他们来自何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海的方向。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于是吟游诗人的名号就被人遗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