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 其六
评分: +17+x

血色的苍穹之下,
只有秃鹰在孤独的天空盘旋。
勇士之剑直直入地,
穿透血红的躯体。

天国的勇士跨过凝着夜紫的塞上,
倾听西风中卷起的凄凉。
洒满着圣徒之血的苍穹之下,
如清泉般的声音在悠扬歌唱。

“妖灵撒下无尽的神力,
换来旧日的余烬,
告密者无耻的背叛,
引燃天堂的火光。”

疲惫的战士抽出刀剑,
对着猩红生物的獠牙挥舞,
鲜血飞溅到洁白的铠甲之上,
为它刻上英勇的见证。
他高高将剑举起,
挥舞着让对手人头落地。

狂野的咆哮震撼山海,
地平线上卷起尘埃。
野兽咧出尖锐的獠牙,
战士对天长笑,
“再见了,我的爱人!
诸神见证之下,
我将要血扬疆场。”

他愤怒地吼叫着,
将愤怒灌注于剑柄之上,
宝剑闪耀着群星的光辉,
径直插入怪物的胸膛。
一次又一次,
直到他再也无法将剑扛上肩膀。

他伴随着躯体一同倒下,
心中充满悲伤与绝望。
身旁战友的头盔,
诉说着孤独与凄凉。
熟悉无比的音符萦绕耳畔,
来自战友破碎的胸腔。

“我们就在此地Here we are

不要回首离去。don't turn away now

我们即为战士,we are the warriors

将城墙垒造。” that built this town.

吟唱,吟唱。
亡灵在战场上空回荡,
起初是微弱的声响,
如细流,
如清泉,
如江海,
如滔天巨浪,
化作势不可挡的风暴。
他们重复着,
吟唱着,
以最雄浑的声音喊出:

“我们就在此地Here we are

不要回首离去。don't turn away now

我们即为战士,we are the warriors

将城墙垒造。” that built this town.

挣扎,挣扎。
破碎的尸骨在颤动,
腐朽的灵魂带着炽热的忠诚,
生命的渴望驱使他们重新奋起。
他们的筋肉连接着破碎的铠甲,
他们的眼中是仇恨在燃烧。
他被搀扶着站起,
心中似乎放射着光芒。
亡灵剑盾叩击着大地,
汹涌的节拍在壮大,
倒下的躯体正顽强地坚守,
矗立在圣城与血肉之间。
他们一遍遍吟诵这不朽的诗篇,
带着城墙后无数的希冀与绝望。

战士站在队伍的正中央,
举起猩红的佩剑,
声嘶力竭地喊出最后一句。
”我们将会奋战”And we all fight
“直到最后的曙光” At the last light
他将剑尖指向血肉之众,
“而此地,
将会将你们埋葬。”

血肉与刀光,
嚎叫与死亡。
不死大军攻向罪恶之源。
利刃与血脉,
盔甲与角质,
亚大伯斯的信徒在死亡下臣服。
残躯飞扬,
迎着如火的余光。
亡灵的躯壳傲然挺立,
铸造着钢铁城墙。
唯一生还战士抽剑呐喊,
叫出胸中最热切的渴望:
“为了神的荣耀!”

亡灵的军队势如破竹,
血肉的信众负隅顽抗。
昂扬斗志不被屈服,
魔法的力量不同寻常。
但我们的记载终止于此,
因为故事的下文早已被世人遗忘。

«吟游诗人 其五 | 吟游诗人 其六 | 吟游诗人 其七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