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 其七
评分: +19+x

海鸥遮蔽了天空的光影,
码头上的水手门正准备着远行。
年迈的船长在酒馆中开杯畅饮,
“再见了,朋友,我今天就要远行!”

他登上那巨大的三桅帆船,
向着岸上的女人举起他的酒杯:
“再见了,宝贝儿!
愿我归航的时候,能抹去你的哀伤。”
水手们拉起沉重的船锚,
“欢乐起来吧!”To be rollickin'
“安妮女王号!”

他驰骋于加勒比海之上,
他的名号无人能挡。
他在公海上游曳,
寻找着失落的宝藏。

他在无数个夜晚凭栏眺望,
伴随着大海此起彼伏的乐章。
他看着手下撬开朗姆酒桶,
想象着充满黄金的温柔乡。

船员们在甲板上伴着吉他吟唱,
唱着他们的愿望与理想。
他笑着抿下酒杯中的甜酒,
望着璀璨星光,
听着歌曲回荡。

他带着自己的船只航行,
所到之处皆是欢乐的光景。
他把宝藏分给沿岸的居民,
将他的声名远扬。

交战时他面露凶光,
甲板上硝烟回荡。
他抽出自己的刀剑与火枪:
“死吧!罗伯特!用你的船为你陪葬!”

血肉与刀剑在身后碰撞,
枪炮的交响曲在海上奏响。
刀剑碰撞出狂热的火花,
火焰燎着了他的黑胡,
而他却在振臂高呼。
“把他们赶下船!小伙子们!
让他们见识见识来自加勒比的恶魔!”

乌云在他的头上凝聚,
侧弦炮在他身边炸响,
他狂怒地看着敌船的桅杆,
闪电击打在它的顶尖。

他侧身躲开对方的刀剑,
反手将弯刀刺进胸膛。
后方的敌人手起刀落,
他的记忆也就在此定格。

敌人将他的首级高高举起,
“你们的首领已经死亡!
识相的话放下刀剑,
你们就能避免他的下场。”

死人的头颅却睁开了双眼
不属于他的语言从口中迸发。
他盯着自己最忠诚的大副:
“如果没有金子,那我们早就是英雄了!”

敌人惊骇地将头颅抛下,
头颅瞬间化为尘埃。
一道凄厉的闪电劈来,
敌船变为一片火海。
连天的海浪顿时涌来,
顷刻间就把船只吞并。


过了不知多少日夜,
星辰不知轮换了几回。
有人说又见到了那可怖的船只。
由骷髅驾驶着,
在海平面上扬起碧海黑帆。
有人说见到了忧伤的男人,
坐在船头,悲哀地歌唱:

“哦!我的金子与宝藏!
我早已将他们托付给远山的霞光。
可惜这一切已不再有意义,
我的心仍在虚无中回荡。”

“我放荡不羁,
所作所为将我的过往埋葬。
所以……甜心,
让我隐没在你的心间吧,
我已无法让你成为我的新娘。”

我们告诉你他的故事,
我们记载这尘封的往事。
我们眺望着海边的可怖船只,
它的名字早已被人遗忘。

«吟游诗人 其六 | 吟游诗人 其七 | 吟游诗人 其八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