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夜依旧
评分: +23+x

亲爱的,梦想实现了吗?Darlin' 夢が叶ったの?

* * *

故乡没有星星。

人们总是歌颂知了、蟋蟀与青蛙的协奏,以为是生命活力与奇迹的象征,但那连绵不绝的声浪只让我感觉烦躁。无论冬夏都一成不变的,傍身草茎与树干的昆虫不过是和呼吸一样无意地震动翅膀,而每个在夜晚无法入眠的我都被迫接受这奏鸣曲。

深夜所有的不过是阴云,紫黑的天为云染上近乎紫色的深蓝,不论天有多高,那些深色的云朵总是成片的飘着,盖住大半天空。即使偶有月光,也显得如此渺小冷清,远不及夏日黄昏将近时与淡蓝色的背景融为一体的和谐。这份景色使人难以察觉的发颤,又是这种从骨髓里散开的颤抖让我觉得寒冷。

田野上如此荒凉,失去月光的照耀,所有吵闹的色彩都寂静下来,绿色不再生机,金色不再幸福。

我记起你问我是否感受到了这自然的气息和生命涌现的活力,在那个被初升的澄黄日光包裹着的缓慢的世界。

是的,我看到了。在我与你相遇的那片狭小天地,神经元分析着光亮,带来物理世界所不能给予的温暖。你只是安静地坐在身边,注视着,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和目光。我向着光的来处伸手,却想触摸你。

直到我的手与心脏无法再向前一分,视界化为一片弥散光芒的磨砂玻璃样的屏障矗立,我再也无法看见你,就像我们从未相遇,直到你的死。

我的心之壁。

风在推搡着途径的阻挡,叶片如刀刃切开皮肤,溢出的血液没有颜色——这一切都只存在于触感,只剩下触感,最后化为泡影——以及我的梦。

我想要摆脱故乡,但却亲手抽去自己的胫骨,任由泥泞包裹脚腕,攀上小腿,静候它登顶的佳音。极力远眺,任由目光向前探去,在黑暗的奔腾中,我的视线越过光速。黑与无色扭曲、倒退,空气中参差不齐地漂浮着的灰粒变成一道道平行线,在扭曲相交着掠过视网膜的一瞬间绽开绚烂的光——那是一道细薄的裂缝,张开的瞳孔中有着混合了所有色彩的光芒,那是黄、白、蓝、红以及所有我能形容的颜色在刹那间竞相喷涌的景色——然后一切归于平静,将这份绚烂交接给下一位——宛若阿瑟·克拉克所写下那片永不停歇的挤满破裂而又瞬间再生的闪亮肥皂泡一般的迪拉克之海。但我知道,最后的最后,一切的一切,不过是纯粹的光亮罢了,一片明亮的黑暗,仅此而已。

在所能企及的黑夜的尽头,我看到地平线上一团更暗的黑色。

哦,那是我。

* * *

初见的那日,是何种景色?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记不清那些时光、那份思绪和心跳,甚至是那时的我。但我仍记得你的微笑,带着回忆特有的柔和辉光。

你还在吗?

……

我知道你已不在。

我的心淌过每一个独自漫步的黄昏、辗转反复的深夜以及每一处足迹与记忆,试图勾勒出你日渐模糊的样子,回响你所轻吟的关于遥远的星星的歌。

我仍在思念着你。

我还没有完全明白,究竟是你化为那颗我们所共指的恒星,还是我的身心早已破碎,融入渺茫的星光。

我想你一定还在。

* * *

亲爱的,请往前看吧。

蓝天、彩虹、海洋、森林、大地……你依然拥有世上的一切。请忘掉悲伤的记忆吧,无论过去、现在、将来,我所期许着的最美丽的愿望便是你的笑容——如星星般灿烂的微笑。

亲爱的,请将我遗忘。

我的魂魄已归向故里,堆叠至今的悲欢忧愁与记忆一同消解,成为燃料,化作点点漫天色彩撒向无边黑夜。安息、安详也许都不能抒尽我意。

你无需伸手触摸,我依然知晓你的存在。即便身躯散为漫天繁星,我的心与视线也不会有丝毫偏移。

但我要请你原谅我的自私与懦弱。

亲爱的,请向前走吧。

不论你距离我有多遥远,我都能飞向你。


亲爱的,你就像寂静之夜的星星

亲爱的,你是我心中瑰丽的银河

悠然、闪烁

化作璀璨的原野

忘了我吧,亲爱的

我已然长眠

倘若冢宅任我,只愿是你的心田,或眼眸

sky.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