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阁记
评分: +6+x

时有其运,尘有其寓,所寓者欲抟离尘时,谓之旅者也。晦明斗转,星汉以轮,风雨何兴此地焉?书阁成海,相惜者许也,盖筑此阁,纳旅者于时尘之外,囊风月于天涯之中,故曰天涯一阁也。

云而起虹,虹而兴雨,雨而无云,此红尘也;流而成涛,涛而缭雾,雾而聚露,此海角也;未云则虹,不问西东,此之谓天涯也。

沙渺焉,风雨焉,勿假于天时焉;落红焉,鸟语焉,勿假于地利焉。所以通以人和而四时之景络绎无穷也。盖暖则暖,寒则寒,无问所以,不求来龙。

阁前一阵,运阵而通天地,阵有得一坛,盖鲲鹏之羽祭坛尚,学鸠之翎置坛下,以应旅者感召。复行三四里,见广厦四栋各据四方:南曰“天涯酒馆”以聊骚,北曰“天涯客栈”以栖息,西谓“天涯之镜”以窥外,东曰“天涯之机”以守序。

空中阡陌素素,幽若仙境,山水娆娆,缀以神域,游人往来,无一攀路,或假以空乘而翔之,或凭以水拓而游之,或使以神机之术任欲御四海而行之。祖王陆氏建虚使之道以展旅者之风,行王之威风,至路缠云遁地而塞往来之便,谏书不绝而祖王不善,乃人散户空。祖王垂帘而守空阁,旅人不行,官商割据,弹丸如蚁,家书难觅。至祖王逝,神宗立,平陈破夷,百废革新,简土地,置官吏,引奇术,开圣域,乃有今之气候矣。

造物者非神也,火也。筑物者非人也,水也。盖世之大不过为山海涂炭焉。鲸所知尤物,囚于水焉,林所知茫茫,囚于火焉。旅者之行,之行,囚于天地时空焉。笼统之外即天涯,虽囚之乃更以巨室也。天涯阁所存,盖笼之匙所在,旅者为之旅者,此之片刻逗留耳。

其兮矣焉!感于此地,闻道陆氏后人所王者,遂著此文,提于旅行者之书,以歉天涯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