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清明岿阳行
评分: +27+x


丙戌之年,岁在阉茂。令月风和,细雨寒潦。
暮春荣生,阴阳交发。尔时清明气动,是日宜祈宜祀。
乃降岿阳,入玄清观。但见社木玲玲,高檐飞羽。
上覆五色之幡,以象五行之化;下铺茝若之芳,而应灵心之净。
殿外翠鸟轩轩,麟衔玉书;殿内星斗灿然,龙扶青案。
时奏律吕喤喤,诸灵是安。复开坛醮穆穆,诸神是晏。

献牺牲,起经忏。有道长之昂昂,衣五老之冠服。
其号青珑,执剑登坛,步罡踏斗,焚香竟日。悠悠日落,影入灵丘。
乃投玉佩于上,未几地涌玄泉,须臾成池,忽滥迁为大河。
俯瞰墨色,而不知其深也。远眺何及,而不知其去也。

少顷金童玉女,持花烛莲灯至,置于水中,随波远去。
洞朗夜色,连绵不绝。如萤之飞,如星之落。
尔时玉女,传芳侉舞,蹡蹡蹈乐,朱颜含笑。
是时金童,持签而递。道士摛卷,神符列位。
复燃文檄,飘化于空,以告上天之事,而佑此方国土。
忽河水缓逆流,阴阳倒转。莲灯如悬空灵,犹复遐迈。
迈何摇摇,上接星野。随之道长前步,起颂神章。
以歌以礼,为天下人招魂。其曰:

莲灯漂放,百里灵光。飞烬化蝶,夜报冥殃。
救苦天尊,垂闻岿阳。星斗开路,普救十方。

久呼久怀,彻绕泉台。帝感其诚,鬼门大开。
每念昔人,心隙流哀。魂兮归来,何意徘徊!

莪者蓼蓼,夜生寒珠。飒飒高木,忧与相殊。
于嗟先祖,身铭所顾。魂兮归来,还悯不淑!

三人行矣,师友弟子。地角天涯,不能相养以生,相守以死。
教化启迪,倾余生而躬之。魂兮归来,犹愿求学未已!

燧火无灭,永染幽夜。无承大礼,焉成大业?
甘棠之下,何曾有懈?魂兮归来,聊以慰藉!

莲灯漂荡,万界灵光。辵辵羁旅,勿惑莽荒。
救苦天尊,垂赐还阳。星斗指路,归引故乡。

魂兮归来,东方泰山九幽不可居suò

府君冷面,司命挥镰,未几魂飞魄散,复化气些!

魂兮归来,南方青莲地狱不可居些!
新月黯霜,半死半生,苦乐淫虐不分,狂蛛哂些!

魂兮归来,西方极乐烬土不可居些!
宝树妙乐,金玉珠华,皆为心欲所幻,大梦沉些!

魂兮归来,北方瓦剌军团不可居些!
驱为肉篱,殁而为魙,君所守望之人,犹在此些!

魂兮归来,中土阔野苍茫不可居些!
弗归弗处,逡巡孤游,此有安身之所,但眠之些!

魂兮归来,上方阿陀娑界不可居些!
虽曰天国,实则牢圈,抽摄信徒之灵,寿其神些!

魂兮归来,下方空妄绎文不可居些!
本界已丧,沦书复生,然篡命亦有定,扬归真些!

噫,乱曰:
开筵排案,佳肴鲜些!恭列于旁,至诚礼些!
惟祈惟唤,惟思惟诺。安且乐焉,以候君些!

莲灯漂往,一旦灵光。诸鬼循道,各旋庙堂。
救苦天尊,垂怜下苍。呜呼,魂兮归来,尚飨!

颂罢,退立。但见天际,蓝雾幽幽飘来,乃徘徊之魂也,今则归家。
然叹世事无常,俄而地动案倾。莲灯微灭,断旗自燃。星月隐耀,离魂大乱。
群生起法,力稳道场。寻又声起,道长色怒。时一青童疾至,告余其事。
原为焚书之人,终破迷阵。方见魂归之象,循轰山门。斯徒也,
欲绝阴阳之交,复立生死之壁,而断亲属相逢,自瞽反言明尔。

真人将赴阵前,托我一事,语以真切,使灵各归其所。为民所喜,欣然从之。
便张翼而跃空,旋四野而聚魂。收化为翮,振翅翀天。
虽贼寇亦高飞,犹不可及余也。吐碧焰而燔之,敌次落如烟华,
掠幽冥之虚寂,残苍茫之纤辉。翼负青云,啸荡玄穹。

如箭之发,迅卷天下。每经一地,感诸灵之躁然,便旋其上,
萤羽振而轻陨。陨之于地,复还为魂,归之于室,悄然入梦。
飘摇未坠者,俯啄而远之。天河不可逆流,死生却得相逆。
薄养厚葬,噂沓背憎,其魂不欲复生,惟长太息而灭。

晨风方起,赤乌将行。余之乐也,解翎纷纷。遍历天下,天下落英。
光华欲尽,灵羽只立。乃飞至一山,山披晓色。止于老树,周生茉莉。
但见有一童子,跪于坟前。俄而翮羽落地,化一老妪。头戴花环,手持雏菊
迈步而前,迮拥斯童。童子初惊,后泣而悱。
默然此刻,惟朝露莹莹如泪,薤余旧痕。

余观之良久,忽而腾起,斜翼归去,空谷长啸。


采风者:鹫翎
年月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