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与球形鱼缸
评分: +19+x

“曾闻心语耳旁叙,寰宇起因说未真。
恒恒日月非尘铸,却为绮语奇谭成。”

——Undyne·Bishop《裁缝手泽百衲集》


墨丘莉娅是在一场梦当中梦见那个银白色的球形鱼缸的。

她梦见自己像鱼一样,自由自在的在银白色的云层构成的球形鱼缸当中游动着。从鱼缸的外壁折射来的阳光显现出华美的七彩色,如同霓虹灯一样的幻觉的火焰在其所照耀之处燃起,其中就包括墨丘莉娅的心中。

从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前开始,墨丘莉娅每天都被心中的失落和空虚感折磨着。意识像是被浸透在水中一样模糊而迟钝,连接意识与身体的精神在水压的影响下也几近失效,让她觉得自己如同生活于深海之中。就连挥动一下手这样简单的动作,都能感觉到沉重的空气的阻力。

在这样的折磨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才终于等来了一场梦境,让她感受清醒的梦。让她感觉到终于有了生命的动力的梦。从那一刻开始,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生命维系于什么之上——如果这个美丽的世界不存在,那就应该把这个世界创造出来。

她试着把那个华美的银白色的幻影写在纸上,用文字和意识构筑出它的结构。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她从图书馆里借来了一整套,十五卷本的《世界建构学》教材。花了三年时间,她笔下所写出来的世界,渐渐变得复杂的如同水晶做的迷宫,晶莹剔透的同时又不失其逻辑。唯一的问题就是墨丘莉娅本人没有身在其中。于是她试着每天每夜都想着自己写下的描绘那个世界的文字入睡,希望能让自己再次回到那个梦境当中,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她无法在闭起眼睛的时候将其完整的想象出来。

于是她决定抛弃过去的方法,她选择了一种反直觉的路径。

从过去的历史当中,她了解到了虚构与现实的差别和联系,在创作这种事情上,“精神的量”是守恒的。

就像是过去的一位雕刻家一样,想用雕刻把妻子的生命永远留住,而结果是雕塑有了生命,妻子的生命却消逝了。把快乐写作于纸上,心中就会只留下悲伤,想把纯粹的美写作出来的话,心里所留下的就会是美的对立面。

那么反过来,把黑暗写作于纸上,就可以把光明留在心中。于是她不再想着如何构想那个完美的世界的形态,而是开始记录周围的现实,发掘世间,或者说是她心中的黑暗。她将不完美记录了下来,将黑暗、悲伤、无可奈何记录了下来,将让她无法成为游侠骑士的事物记录了下来,将那个她称之为现实,也许要加上批判二字的事物记录了下来。随着她记录下来的现实越来越多,她渐渐感觉到自己的感情被调整到了完美的状态,把几乎全部的悲伤从心中放逐到纸上,她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可以充填进她灰色的心中的火焰——纯粹的悦乐——作为她的感情。

于是在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之后,她闭上了眼睛,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那个银白色鱼缸的世界的形态。起初是从意识的洪流之中抓住特别的词语,之后那些词语像是被放在贝壳里的沙子一样,从意识的流动中聚合起其他的词语,形成一个由词语构成的胚胎。在大小足够之后那词语的聚合体上开始有神经元连接到其上,给这个小小的胚胎连接上感知——连接上视觉和听觉,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可以看到白色的云层,可以听到鱼缸当中被通入氧气的声音。再之后,一条最为主要,为之提供存在的实感,与继续扩充下去的能量的神经元连接到了这个小小的果核当中的宇宙,这个神经元名为“感情”。建立感知和感情的连接,也就代表着这个虚构的世界已经有了可以被称之为实际存在的性质。

随后海市蜃楼一样的场景开始从银白色的幻影当中浮现,将模糊的轮廓渐渐变得精确——这其实很难做到。墨丘莉娅首先做的是在脑海中想象出一张纸,在那张纸上想象文字的形状。通过这种方法,她在心中再一次回想,并理解了形状的概念。一开始这些形状和笔画就如同在梦里面一样朦胧,而后来她已经可以做到在脑海中的纸上流畅的书写。

之后她开始为文字赋予意义。她将脑海里的纸替换为了一块工作空间,首先她想象的是苹果。把“苹果”,这个承载于词语之上的信息与苹果的形状联系起来,在脑海中回忆、并理解苹果的结构,理解苹果上的反光和阴影,理解苹果表皮的触感,理解苹果的气味,理解苹果的感觉。渐渐的她的想象变得相当清晰,直到可以清楚的理解苹果的每处细节。之后她开始在工作空间中想象其他的物体,从苹果到摩天大楼,经过一年时间,她终于成为了这个虚构世界当中的造物主。于是她把虚构出的神经元与那个由词语构成的胚胎联系起来,给其中的每一个词语都赋予了意义,赋予了存在性。

那个由词语构成的胚胎,变为了一个与她一开始梦到的银白色的鱼缸相同的世界。除了一件事——这个鱼缸是静态的,其中并没有人,没有语言,没有话语在其中流动,或者说,“没有生命”。

于是她决定用意识为这个鱼缸添砖加瓦,首先从添加其他人物开始。从她以前看过的各种各样的故事当中,她开始创造她想添加的人物。首先是列出性格特性,聪明的、任性的、有创造力的……等等种种可以是积极也可以是消极的性格。随后是想出这些性格特性背后的本质,任性的性格如何形成?有什么样的背景?再之后是想出这些性格特性要如何影响这些人物的对话和行动,幼稚的人如何行动,深刻的人如何行动?

她又一次把沙盒搬了出来,在沙盒当中构建出了各种各样的情节,随后把虚构出的人物放置于其中,让这些虚构出的人物在沙盒当中与她面对面,让他们的性格在与她的对话当中完善。对话只能用对话来创造——这是想象的本质。在大量的对话之后,这些虚构出的人物可以做出完全符合自己性格设定的行动,于是她把这些人物从沙盒中拿了出来,放置到了那个银白色的世界当中。

这样,这些虚构出的人物开始可以自主行动,可以发展自己的情节,可以由与墨丘莉娅的对话而得到存在。这个原本空无一人的银白色的世界上开始有人来回往复的漫步于世上,这个世界终于有了流动和生命的气息。

可是这个银白色的世界,终究也只是一个肥皂泡一样的幻影而已。

有一天,她从无边的梦境当中醒来,感觉全身都在随着心脏的跳动而做着规律的振动,在这种像时钟一样精确的振动当中,她只感觉到刺骨的清醒而无法入睡。在十天晚上徒劳无功的尝试之后,她隐约听到有声音告诉她,“你消耗完了做梦的配额。”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肥皂泡的外部加上框架、内部架上横梁,只是看起来能加固这个肥皂泡,能让这个肥皂泡看起来真实而已。而她所造出的小世界的本质依然是幻影,这是因为她没有把努力用到点子上——没有真正的触及肥皂泡的虚构性的本质。

于是,根据虚构与现实之间的守恒原理,她选择从楼顶一跃而下,以她的存在作为代价,让虚构的世界成为真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