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则短诗
评分: +17+x




歧路


你的呼吸,是夏日湿润的空气。

你的明眸,是夜空下的万家灯火。

你的嘴唇,是星辰湮灭前的辉煌。

世界的尽头,是路灯的结束。

今夜,歧路因你而可爱。 


雨夜


雨夜,我又梦见了她。

空气因雨露而芬芳,地上是反射着光的水塘。

她轻轻走过我的身旁,我因梦境而迷茫。


这座城市没有太阳,只有街角霓虹色的灯光。

星河与月亮在夜晚的帷幕下徜徉,雨丝如琴弦上的音调在夜空彷徨。

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寄托着一个没有去向的希望。

这座城市没有时间,只有钟摆上摇晃的河流。

生命与死亡在婴儿的啼哭中安眠,雨丝如命运上的细梭在夜空遨游。

我难以自制地追忆,寄托着一个没有来源的思恋。


雨夜,我又梦见了她。

静谧的夜色渐渐远离,纯洁的月光轻柔叹息。

她是淌过我心房的泪滴,

我是故事里,不会停止的雨季。


雪原


屋外下着雪,火堆将要熄灭。

白鹿跃过窗前,父亲擦拭着猎枪,沉默不言。

他点燃一支烟,他将要去狩猎。


水珠在屋檐结成冰,火堆只剩星星点点。

白鹿站在门边,父亲沉睡在草垫,鼾声连连。

我擦拭着猎枪,我想要去雪原。


梦境在风霜中凝固,火堆已经离我遥远。

白鹿消失在天际线,父亲安葬在静谧的林间。

雪色爬上我的发梢,我要建起一个屋檐。


屋外是千里的冰封,雪原冒起了炊烟。

白鹿也许只是幻觉,我擦拭着猎枪,沉默不言。

我点燃一支烟,我要去狩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