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中间地带,断章1:世界博览会
评分: +16+x

门径数量
中等
威胁程度
安全
其他特征
博览会

原型,法师

博览会位于众世界之间的中间地带,每一个参与者都有展位,展位后就是通往那个世界的空间通道。旅行者可以尽情参观,挑选他们想要去的世界。尽管目前博览会的规模还很小,但正在有越来越多的世界参与进来;我相信这种方便大家的形式一定有非常好的发展空间。

随着规模增大,博览会分为了不同展区。那些展位的分布就像一栋巨大公寓上许多鳞次栉比的阳台,每一个阳台都站着几个工作人员、放着各式各样的陈列,而外面看去便可以见到黑洞洞的阳台的门,通往不同的人家。展位间有竖直的楼梯可供攀爬,但没有飞行能力的旅行者可能会感到不方便。

其中一个展区令人印象很深刻。这里的世界基本都偏科技侧,也允许旅行者穿过空间通道,到世界里随意参观。但挺可惜,它们基本都没有开放移民。我们的活动范围也是有限的,往往只能在一栋建筑里走走,通过那些简洁大气的窗户,看朦胧的夜晚和形形色色光怪陆离的城市。而另一个世界走出一定距离便会遇到无形的阻力,无法走远。人们只好浅尝辄止,抱憾离去。

另一个展区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这个区域的展位从21开始编号:21号世界主打一种华贵的古典风情,走进展位里便可以看到金碧辉煌的高大穹窿,绘满莫名费解的符号(我猜测是某种祭典仪式的符号)与花纹(可能是不同的神学形象)。作为一个法师,我自然是颇感兴趣,便向工作人员询问访问这个世界的事宜。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的负责人目前不在,让我稍候。

我在一旁等了一会,却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从展厅角落的一扇门里狂奔而出,口呼救命。另一个衣着华贵的高大人形尾随其后,和围上去堵他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合力将他按到在地。那个大家伙把人抓起,撕下一条腿,居然就吃了起来。

在我询问后,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的世界是奴隶制的。旁敲侧击地谈了几句,我大概推断出,这个世界的人利用宣传把旅行者吸引去当奴隶,奴隶主在某些仪式中把奴隶吃掉,这些都被认为是非常正常的。好吧……谁都干涉不了空间通道那头发生的事情。但我以为既然旅行者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就不能够再算是他们的人了;而他们不加疑问地把旅行者抓回去,就说明这个世界大抵是个无视公约的未开化的流氓世界。但,由于我的怯懦与其他不足,以上这些话我没有说出口。如果你读到这些篇章,请警惕21号世界,或者任何虚荣奢靡却又目中无人的地方。

我离开了他们的展位,向下降落到了25号展位。那里是我的家乡。家乡的展台似乎没有像其他世界那样有许多吸引人的装饰,但也缀着花花草草,不失体面。有两只鹤正看着展台;他们有光滑发亮的红黑色的颈,在我的家乡,他们算是非常漂亮的人儿了。我和他们打了招呼;两位工作人员告诉我,经常有旅行者选择在这里养老或者隐居。

等我累了,我也会回来的,我有一天一定会回来的。

最后,我走进同一个展区的23号世界。它的展位单调而缺乏装饰,让人感觉设计者要么缺乏艺术感,要么没有对此上心。但,考虑到21号的展位的那些惊悚经历,那些全白的墙壁看上去倒也没有那么令人生厌。我抱着大概是“朴即是真”的想法去了那里,甚至没有多问。但看来我想的大错特错。这个世界是个文化集权的地方,人们的文娱生活单调且处处受限,也几乎没有什么高级的娱乐活动。

如今,我已经在23号世界待了三年了。生活还算过得去,和平且不愁吃穿,但也仅此而已。唉,我究竟为何还留在此处?

我想讨论奥法仪式的艺术,或者聊聊《寻影记》的手法(他们居然没有这本书或者任何变体!),或者只是下一盘棋。但那统统都是违法的。一开始我以为只是所在国家的问题,但我走了四五个国家,大抵都是如此。或许某处有一小块净土给了人们充足的文化,只是我没有找到而已。不过还有许多森林;森林,广袤的森林里总是可以允许人随心所欲的。

如果说有什么留住了我的脚步,大概就是这里的人民了。唉,这些人无聊到什么程度呢?他们的精神世界得不到什么真正的满足,于是寻找刺激,追逐搞笑。只要你懂得如何哗众取宠,就可以得到他人的追捧。我可以悄悄地爬到一家餐厅的房梁上,然后在别人经过的时候突然跳下来——他们就会认为我是全世界最有趣的人。知道我用这招让多少路人买单请我吃饭了吗?……

(之后的内容均为对该平行宇宙的抱怨,以及一些生存指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