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中魂
评分: +4+x

裂开的骨头咔嚓
余下的血肉啪嗒
我们飘荡在海底
背负的棺材里正锁着自己。
昔日的座驾早已布满锈迹
我们的身躯也已腐烂为泥
心怀没有可能的归来契机

大海……是一种别样的浪漫,特别是对于一腔热血的男人来说,它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五十岁,我人生中的巅峰时期,已经做了三十年的甲板清洁工的我终于有了第一艘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船,虽然它并不是那种豪华的大游轮,但拿到船证的那一天我却是那么的兴奋,兴奋的我一宿都没合眼,呆呆的坐在由于刚刷完漆而充满油漆味的船长室中。我迅速找到了新的海上伙伴,也拉过来了自己原先所在船上的几个老伙计,在所有需要的船上人员找齐后,我们为这个还未出过一次海的大男孩起了名字“幸运”,希望能以此有个好兆头。

六十五岁,我拥有自己的船已经过了十五年,这十五年我和我的伙计们一直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但是这艘体积并不大的船也已经进入了中老年,不光是它,我也已经快到七十了,我的几位老兄弟的身体也愈来愈差,身体的机能已经衰退的厉害了……所以我们决定,最后一次长距离出海,之后就在内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我和伙伴们都已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水手,熬过去了无数的考验,甚至有人曾在酒吧打趣道我们的船或许真的被幸运女神眷顾了,而我们也自认为是被幸运女神眷恋之人……但很可惜,所有的事物都有这两面性,其中,也包括运气。

经过了两个月的准备,在一切做到最完美的情况下,我们在一个平静的上午离开了船港,开始了一次没有目的地的海上航行。

海风吹在脸上很舒服,船在海上行驶的很平稳,钓鱼的钓鱼,睡午觉的睡午觉,偶尔还会打打扑克什么的,刚出海的那几天我们过得是那样的安逸。食物,酒水,燃料,我们准备的都很充分,为了防止风暴的突袭掀翻我们这艘中型船,我们用不易被破坏的货物进行了压仓的处理。我们自认即便遇到意外,只要船还没有翻,我们就能在弹尽粮绝之前找到安全之所,提前结束这场长途旅行。我们是那么的自信,我们不缺乏勇气,我们不缺乏经验,我们拥有着充足的资源,而且即便如此,我们依然敬畏着这片大海,一切的一切,只要没有太大的意外,都应该是完美的……但很可惜,我们的好运气,在这一次似乎是彻底的用完了。

航行开始的第八天,第二个星期的第一天,到现在为止,我们一直都在靠着海图尽量朝着一个方向行驶着,虽然中途出现过两个港口,但是这次我们是要测试自己的极限,所以并没有选择停靠。船上一些不太能保存的水果已经开始有些变质了 为了不浪费,我们只能先从它们开始下口。稍微变质的水果完全处于我们可接受的范围内,要知道饥饿的海员,可是连腐臭的老鼠躯体都能吞吃下去的。

航行开始的第十二天,我们依然没有选择在观测到的港口进行停靠,淡水资源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但是酒水还是充足的。在这一天,突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位船员在甲板下的储藏室中的一处十分明显的地方发现了好几只已经发臭的腐烂老鼠尸体!这尸体闻起来至少已经臭了三天了,要知道一天进出至少七八次的储藏室绝不可能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出现几只死了好几天的死老鼠的!老鼠这种携带病毒的物种向来是威胁海员生命的大敌,除非真的一点食物都没有了,否则绝对不是可以放任不管的东西。老鼠的尸体被发现的船员扔进了大海,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我们也用消毒剂仔仔细细的消了毒。在检查了储藏室所有的地方,抓到了几只虽然还没死,但是也差不多没有力气的老鼠后,这件事我们所有人便不再去想了。

一切从那次事件后都开始变得不对劲了起来……导航仪的波纹时常出现干扰线,船只内部的某些零件总是会出现裂痕,燃料箱也出现了破裂的迹象,连不易腐坏的干肉,在不该腐烂的这时都有一部分出现了变质的情况,我们如同受到了某种诅咒一般,刚出发时的安逸已经消失殆尽,我们的内心开始动摇。

第十七天早晨,好运依然没有回归,甚至情况变得更糟……一位船员消失了,消失的十分彻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些年轻船员内心积攒的负面情绪终于爆发了 他们叫喊着我们没有任何目的的行动激怒了这片大海,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对我们惩罚……

即便是我和我的那几个老伙计,其实到现在也已经毛骨悚然,整艘船都没有找到那个船员的踪影,这绝不可能是一场无聊的恶作剧。我是一个果断的人,即便是挑战极限的我们,也可能在现在的情况下继续下去了,生命对于我们来说同样的重要,我叫来我的一名现在担任大副的老朋友,告诉他吩咐下去全员返航的命令。没有任何人在之后对这条命令发出疑问或是表现出反抗的意愿,我们都察觉到了诡异。但很可惜的是……在发现死老鼠的时候,我们的命运就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了,噩梦将继续下去 直到我们……遇见那个东西为止。

船员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失踪,恐惧已经逐渐转变成疯狂,我们已经忘记了出海到现在为止的时间……不,是记录时间的那个记录员已经消失了,连带着他用来记录时间和海上航线的纸张一起,和其他人一样,什么都没剩下。在这混乱的时间中,我们在恐惧与绝望中消耗着船上的资源,直到那一天,我看着那除了我以外唯一还没有消失的老朋友睁大着双眼,用小刀自杀在已经没剩下任何食物的厨房里……我走到甲板上抚摸着眼前的围杆,随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摁下了从我的保险柜中拿出的起爆器。啊……说来也好笑 这东西本来是为了被海盗打劫时用作玉石俱焚的东西……

声音,视线,一切的一切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都逐渐消失。在我被爆炸冲击出去之前,在我还留有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在我的越来越小的视线范围中,我隐约的看到一个像是箱子的东西浮现在半空中,那个形状好似……一副棺材。

再次醒来,不,其实这已经不算是醒着了,在肉身之外的灵魂,我,我们已经不算是活人了,甚至……我们是什么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看到了已经沉没的支离破碎的座驾,看到了飘浮在海底的友人,最终,我看到了同样飘浮在海底的自己。漆黑一片的深海之中,能看到这些,真的是很神奇,如果背后没有死前看到的那个东西我或许会很兴奋,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我那或许已经腐烂的肉体就安置于我背上的那东西里,而那些我本以为再也不可能见面的我的船员们,我的老伙计们背后的那东西里大概也是如此吧……这个东西果然是个棺材啊。明明是灵魂,却能背着东西,这着实有些可笑,但是很可惜,我们已经丧失了笑的权利。

记忆越来越模糊,我不知道我沉睡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能看到那些早已经被当作死亡的朋友们会以这种方式相聚在这里。我们无法沟通;不能,不被允许离开这里。我们只能这样背负着躯体,逐渐迷失自己。我们作为人的故事已经结束,结局是这么的不可思议,我逐渐的不能控制我,我是这么的不甘心。

这些信息是我唯一能留下的东西了。或许这是唯一的怜悯,这些我想要留下的话语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一点一点的出现在我背后棺材的盖子上。虽然我已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或许也不是忘记,只是我的名字在我变成这幅样子后便不被允许被记住了而已。

最后的最后,远处的人啊,如果你最终获取到了这段信息,希望你将这些信息告诉给你信任的相关组织,愿我等可怜之人不复在未来出现更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