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尘,何谓沙
评分: +27+x

他是他,她是她。
他是神,她是沙。


一望无垠的茫茫沙海,翻飞的蓬草漫天,尘埃蔽日。

她最后一次转过头看一眼他时,纤细的手指贴上嘴唇,无声地示意他早该回去,他的辽阔的国土在呼唤着他,他忠诚的人民还在翘首以盼着他的身影。

他无视了她的指引,走近,轻柔的脚步带起缕缕细沙。“就把我一起带走好吗,亲爱的?”把额头贴上的面颊,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道。

她无言,她抽回,温柔舒缓,摇了摇头,嘴角撇开一道极难查觉却又恰到好处的弧度。她的侧颜印照在冬日热烈而又悽美的日光下,添上的更是几分无言的悲壮。

“为什么?”他问。

可她的身形却渐渐远去,只在黄色的沙地留下令神不解的一道黑影。

“为什么?”他斥问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得到的却是附着于沙漠的寂静,空旷的沙海袅袅回荡着他心碎的声音,令远处不经意掠过的沙鸥依稀低鸣。

“为什么要离开我?”背影逐渐开始朦胧在刺目的阳光下,他得到的依旧是无声的沉寂。

“我是沙海的主宰,我掌管着风暴,是我杀死了阿佩普,我只身保护着远行的商队,我孑然一身,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勇敢无敌,我的骨头化作不朽的晶石为人所用,我的精血化作夏日的水果供人解暑,是我啊,在危难之时保护着人民的安康,而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依旧寂静,她的背影在沙的映衬下越发渺小,他那几近哭喊的挽留回荡在层层叠叠的沙丘之中,惨白无力。

他跪在沙上,同样惨白无力。

“可他们却叫我阿什,他们叫我涅姆提…”

背影,消失不见了,就像沙崩一样瓦解,消散在冬日里的撒哈拉。

他跪倒于沙上,将沉重的头颅深深扎进厚厚的砂砾中,肆虐的泪水在沙与沙的缝隙中流淌,化作河潭,化作绿洲,化作他自己将堕的神棺,化为他将沉沦的几行游呤诗。

“求求你,带我走…”

来自沙地沉处的风吹起。他将心化作尘,融进那一片只属于她的沙海。

从此以后,他是他,她是她

他是尘,她是沙,

可又何谓尘,何谓沙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