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 歌
评分: +10+x

史前,中州。

青年踽踽独行,秋风伴漫漫黄沙自西北而至,青年的长发被吹起,融于身后的浊夜。

自离开仓族部落,已多少时日了呢?

轻抚腰上的绳结,青年知晓,他已在这片荒野上徘徊了二十八个日夜。

终日的阴霾遮蔽了太阳和星空,仓王1授予他的观星寻位之术无从施展。

青年点燃篝火,静待云翳的散去。


吞吃房屋,再造荒芜,梦回太古,却舍当初,

觊觎真理,茕孑善独,神性落尘,人心覆土,

不应烽鼓,亦无枪弩,以舌为法,以言为术,



史前,中州。

青年伏于朽木,右手深深插进树洞,直到掏出一把沾满木屑的蛆虫,囫囵入腹,青年顿感安心。

自离开仓族,已过去了三十四天,随身的干粮早已食尽,周遭又无动物可供猎捕,青年背后的长弓因久未使用发出了倦怠的枯裂声。

姜族之人,可知木屑蛆虫之味?青年苦笑。


不耽踯躅,不顾忌触,不睬嘲辱,不予宽恕。

神争于斯,人如蜉促,逝如梦醒,生如晌雾,

巍巍天尧,旦存暮猝,昔我轩辕,再无野牧,



史前,中州。

青年半跪于湖边,身上的血污染红了面前的湖水。

他再一次从异兽口中取回了自己的性命,他行至湖畔,洗净身上斑斑血迹,方才发现内衬的贴身衣物随皮肉的绽裂,撕扯出一道缝隙。

这件衣物是嫘祖6赠予他的,那时他在西陵。


毋以其庸,毋以其酷,天地所愿,乾坤所祝,

动念既死,猎物果腹,众生如是,岂人岂鹿?

仅需百年,蛆骨皆无,野望不减,万世争渡。



史前,崆峒山巅。

青年跪地叩首。
“后生公孙,寻求护天下黎民免于神鬼妖异威胁之法,请仙人赐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