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行路人
评分: +13+x

我早已忘记了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了多久,就连我的目的地也依然遗忘。

这是一条无尽的长路,从最初的荒蛮延绵到遥远的天际。

我只知道继续地前行,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前行。我的灵魂早已逝去,遗留下来的,仅有我的肉体。那是一副毫无意义的皮囊,只是血肉与骨骼的堆叠物。它们不知受了何物的牵引,顺着这条路前进。

我只能够继续前行,因为我失去了想象一切事物的能力,我不再具有任何的渴望,只是向前,毫无意义地向前,永不停歇地向前。

我曾遇到过许多事物,但他们也随着时间而消逝。

我遇到过,也曾与之交流。

我感受过无人可知的飓风,从远方而来,撕碎你的肉体,再带着它向天际蔓延。

或许吧,我为了寻找某个物体而踏上这条路;可能吧,我为了夺回我应有的东西而走上这条路。不过——这都是过去式了。我早已没有察觉的能力,唯一能够传来的,是自身与地面摩擦而发出的生息。

我从永日走入永夜,直至沧海桑田,万物颠覆。

我历经过无止境的炽热,以及肌肤被一寸寸灼热的痛楚;也感受过不绝的严寒,以及身体被封存的不安和悲哀。我亲眼所见太阳的坍缩与爆炸,也见过月亮被庞大黑洞所吞噬;这让我麻木,以及破碎。

然而,这一切并未让我毁灭,而是继续前进,甚至是更快速的前进。我好像在躲避什么,又好像在渴望什么。不过,这都已经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仅仅只有前进。

我于是走,于是前进。
于是看到一切事物,于是前进。

我继续走,在这条路上。
继续前进,在这条路上。

我走过一切事物的毁灭。
我走过一切事物的重生。
我自己经历无数次毁灭。
我自己经历无数次重生。

我于是继续走下去,不知前方有何。
也不知为何而走。

我看见天空的颜色变化。
我听见风雨的声音低沉。
我闻见腐朽的金属铜锈。
我触摸自己的肉身。

人们在欢歌——然而这与我无关。
人们在挣扎——然而这与我无关。
人们在悲哀——然而这与我无关。
我只是,

走下去,永恒地走在这条路上。
走在所谓的路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