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

评分: +46+x

鲸落:名词
释义I:指鲸的梦境从头脑中滑落,形成具体的事物。比喻将自己想象中的事物赋予实际行动(多成功),又可比喻为办事以前,已经有全面的设想和安排。
——摘自《梦之词典(第6版)》1

浪潮涌起,轻舐着白鲸的后背,用冰冷的身躯与他紧紧相拥。

白鲸太累了。

能感觉到身后梦境的破碎,梦神们的疯狂将那最后的理智辗踏。他闭上眼睛,让自己的意识脱离肉体,他就这样在梦中游荡了三天,以此作为他最后的,漫长的告别。

第一天,他到了子嗣们的世界。

那里是梦境最初破裂的那一个小点,轻轻地,用小凿子一敲,就跟啄木鸟一样轻巧,裂纹像树根一样蔓延开来,直到最后,巨大的古树将小小的世界撑裂。“啪”,冰面破裂了,冷水漫过梦神们的脸庞。

他的意识拨开外界的纷扰,在这一片旋转的混沌中,终于找到了一个幼小的心灵——这个世界上,越幼小,便越无害。

孩子,你还好吗

那个蜷缩在角落的小孩,将眼睛向外瞟了一眼,又刹那像是两支银针直逼他的眼睛,转而又将头埋到了臂弯里。银针撞了上去,发出微弱的叮叮响声。

不要怕,孩子,我会用身躯为你挡御外界的混沌的。你还太小,长者有权利保护弱者。

“你有多少时间?”

我?我体内的时间足以构筑起一个世界。我是那么大,大到你们无法观察。我曾是被困住了的,但时间给予了我意识的生命力。孩子,我体内的时间从世界之初就开始积攒了。

“你该不会是我们的起源。”

是的,我就是起源,梦中鲸的起源。我就是那只搁浅在梦与现实之间的鲸,整日在涨潮和退潮中,用自己那颓废的肺艰难地呼吸,我吐出来的气息,继而转变为风雨,传递着梦中的讯息。

“啊啊,那里是不是没有这样的混沌呢?万物即将终焉。你可否带上我的意识,与你一起游荡?”

于是,一只老鲸,带着一只小鲸,再在世界中四处寻找安稳的意识。

白鲸将自己的一部分时间抽离出来,原本是一块,但鲸须将它四散分开,似烟,似雾,但绝非镜花水月。时间将涂抹在小鲸的全身,他再也不怕那些混沌了。

第二天,他到了混沌的世界。

海中,是梦神们的垃圾场,为了无忧,将自己的各种烦恼皆丢进其中。白鲸记得之前操纵意识的时候,曾目睹了这样的一幕:梦神们在海边站成一排,在手臂上划出小蛇一般的伤口,让悲伤与愤怒涌出。愤怒,夕阳燃烧的颜色;悲伤,是大海凝结的颜色;遭受的偏见,是曜石破碎的颜色。那些不可名状之物,一旦完全倾泻而出,立即沿着沙滩滚滚而下,西西弗也不能阻止它们。也就是此时,波涛刹那间汹涌起来,梦神们皆忙忙逃离海滩,凡是溅落到,哪怕是一滴水滴的,都会激发他们寄生在自己体内的那只叫做”本我“的虫子,将”超我“的的外壳撕咬得粉碎。

一路上,有了小鲸的陪伴,少了几分孤独与寂寞。

“这腐烂的气息,是什么?”

这为嫉妒的气息,妒火燃尽,只留下一具令人作呕的尸体。

“这烧焦的气味,是什么?”

这为愤怒的气息,怒火燃烧,即便是海水都会被烤焦。

“这扼住我咽喉的,是什么?”

这是悲伤的气息,悲伤流尽,只会发现自己在衰颓之时犯下多少蠢事。

“我们要去的,就是这些地方吗?”

白鲸不语。

他的意识,将阻挡在前方的混沌散开,海水为他们开辟出了一条通道,他们耳畔萦绕着海底“本我”的那些魑魅魍魉的哀嚎。

“算了,我还是回去吧。这些地方是我绝不能踏足的。谢谢您给我的时间,至少我不会被外面的混沌伤害了。”

白鲸没有挽留他,他潜下海底,无意地向上瞥了一眼,看到了那小鲸刹那的掠影,好像一个走失的灵魂,在风中肆意飘荡。

他继续下潜,他这是为找那些老友们的。

第一个,是摩尔普斯,他拖着一身枯骨向白鲸走来。他的骨头太细了,每走一下,一声响亮的断裂之声便传了出来。终于,在他的第七步的时候,左边的腿骨断裂了,又因为海水中混沌的力量,他像是一棵被砍了的树,缓缓倒下,挥舞着手臂,传出的“咯吱声”,像是嘲讽。

”你来看我了。我虽然看不到你,但我感觉得到你。“他将身体放正,说道。

啊啊,是的。怎么,创世者也堕入了混沌的深渊?

“呵,你别嘲笑我了,我本身就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人,自以为将这个世界创造就能如何?犯下了一个又一个蠢事,为了我的利益,甚至迫害了你的族人。是我一手制造的这场灾难。”骨头摩擦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是无序的,但如果看到了他的意识,便可以理解他这样说话的妙处。

诶,都没关系的,一切都已到达终局。我看到了未来,那是无色的,没有任何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闹剧。

“你自以为看到了,实际没有。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存活下来的梦神。”

是,无论如何,我的肉体已经搁浅,但我的意识却永远活跃,除非水洼里的水干涸了。

“我的到来,仅仅是一个警示。会有更多的流血,牺牲,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当你拖着你已死的身躯,从战壕中爬出时,想要给你的躯体安葬时,就会发现,时间再无。”

我不喜欢哑谜。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理解不太在行。

“这是一个警示,也是对你的一个提示。你会告诉我未来是希望还是绝望。”

没有希望或是绝望。那一刻,宇宙崩塌,没有人能幸免。

摩尔普斯干笑了几声,实际上是骨头的摩擦。“你知道这么做,我只是想在这一生中做一件正确的事。”说罢,细长的骨头断成几节,每断一下,便在断裂处绽放一朵白色的骨之花。花儿沉落,消逝在混沌,撕裂在混沌。这就是为什么这里没能变成花海。

第二个朋友,拖着他那条残废的腿爬来。

两只狼的前爪,即便是在海水中,也磨得血肉模糊。

“操,你日子过得真风光啊。”

白鲸沉默不语。

“怎的?以为我看不到你?要是我把那柄钢叉早一点向你扔过去,你就和我是一样的处境了。”

搁浅不是一件好事,况且现在水洼正在干涸。

“说着是这样。妈的,靠,肯定是——”狼干呕了起来,抬起头来,露出面来,发黄的腐烂之液从眼中流出,“外界的混沌太多了,靠,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他逃走了。

第三个朋友,逐渐显现出来,那是他自己。

白鲸的意识受到了些波动,耳畔会绕着的,只是那如蜂鸣般的白噪声。

喂,你说白云旅途的终点是哪里?

旅途之终,乃为时间之尽头。

时间是无尽的。

对,是的时间尽管无尽,但如果没有人信奉时间,时间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时间什么时候会没有意义呢?终焉之时?

快了。

罢了,你走吧,过了此地,便是空蒙之渊。那是真正的本我潜在的地方。浪潮的冲洗让你的超我日渐强大,但这不意味着我看不到你的阴影。

我知道我也将崩坏。那时,水洼干涸,城墙破碎,我要么在再无涨潮之时的海边垂死,要么在再无生命的废土上流浪。

你可不要这样,这不是你正常的意识。怎?你的时间要消耗完了?

不,时间是足够的,但我的肉体即将泯灭。

这是你将我抛弃之后的恶果。精神需要平衡,你自认为杀掉我便可成为那所谓的“超人”,然而真正的是你用利剑刺入了你的胸膛。

那又怎样,我也无法将你召回。

那就去拥抱海底的这一切。

释义II: 指肉身世界中的一种自然现象。
——摘自《梦之词典(第6版)》

浪潮涌起,轻舐着白鲸的后背,用冰冷的身躯与他紧紧相拥。

白鲸的意识回到了他的肉体,浪潮轻抚着,用手臂将他唤醒。

他意识到,这次不是一次普通的涨潮。他的沉睡,在柔软的时间上荡舟千里,取一捧时间,慢慢饮下,谁知已沧海桑田。

宇宙已经分崩离析,水洼阻挡了外界的最后一击。也正是这一下,水洼干涸了,但大海没有。

海水快要涌进来了,白鲸等待着,像一个等待安葬的灵魂一样等待着,是那般渴望。

它听到波涛声,此刻正是涨潮之时,没有了水洼的束缚,白鲸轻轻摆了一下身躯,坠入了梦海。

他再次,使用那很久都没有用的肉体,去感知这个破碎的梦境。这里是世界之终,又是世界之初。

第三天,他沿着海岸线游动。

他看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坐在一块扁平的岩石上,失神地望着远方。

他想要说话,但发现他的声带早已断裂。他才发现,他每一处肉,每一处脂肪,都像那破损的机械零件,生锈了,报废了,哪怕是他的心脏,都若有若无地跳动着。

他再次唤醒了他的意识,还好,他体内的时间很充足。

你是梦神吗?

“怎么,这个世界还存在着意识体?”

存在,始终都存在,只要意识还在,我们就还有着最后的希望。

“没有必要,这场灾难让我看透了一切。”

那只是一部分,你看到了黑暗的一部分,然而没有看透它,黑暗是无色的,光明是无色的,但其实,恰恰是这样,黑暗才是一切颜色的总和,光明也是一切颜色的总和。不要过分追求那你所认为的光明,那样也始终是一己之见,拥抱黑暗,才发现在万般绝望之中,有着点点星光。

“不,我真的不行。我看到了真相。我还看不到那绝望中所存在的一点点希望。”

我曾坚信这个世界是黑暗的,为此,我将我的一部分割去了,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有多傻。

“抱歉,它真的击溃我了。我的时间还很少,我的意识是那么脆弱,哪怕是碰到棉花,都会遍体鳞伤。每一个人的意识都是如此啊,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一旦消亡,便会一蹶不振。”

那个男人掩面而泣。

“我们自认为很了不起,但最终也是这样,我们向外探索,我们想要在灾难中存活下来,但却从未关注过自己的内心,我们的时间太少了,只能维持一点点的,为目标而生的生命。”

男人站起身来。

“不如背朝大海吧,今天的天空很美。'不要绝望,在此告辞'。”

他轻轻跃下,像是在空中飘荡的纸片,消散在七缕风中。

梦境开始崩塌了。一切就此弯曲于线,坍塌于点。

0

白鲸的意识消失了,他沉重的身躯从天上坠落下来,刹那间,躯壳破裂,那从世界之初便积攒的时间从破损处流出。

而在那最为微小的一处,时间将一小块破裂的碎片修补了起来。

释义III: 指世界之初的鲸在世界之末时,将自己体内的时间贡献出来,重造一个世界。多比喻轮回或重生。
——摘自《梦之词典(第6版)》


浪潮涌起,轻舐着白鲸的后背,用冰冷的身躯与他紧紧相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