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流
评分: +12+x

我看着她。我无法停止爱她。

当我穿越阴郁的石头树丛,黎明一般使我安静下来的钟声,是她。我哭泣,我尖叫,我捂住耳朵,可泪水又是用什么做成的呢?但我知道她是我的一切,耳朵里远去的不再是教堂晚钟,而仅仅是来自我血液的歌唱。

她的名字,比阳光还要耀眼,是救赎,是创始性的源泉。而我的心里是阴暗,是徘徊不去的凛冽寒冬,是炽热炭火上的灰烬,是永无止境的爱与绝望,她是上天在命中注定的时刻派来安慰我灵魂的天使吧?不,她是烈焰天使,唉!如果说我终于失败在禁欲的山峰之上,那一定是神的过错,他没有赐予我同魔鬼战斗的力量。我突然浑身发抖,在通向地狱的斜坡上,怎能刹住不往下滑呢?

我爱她,我想着她。我迷恋她如梦似幻的娇颜,我迷恋她如纯洁肃穆的箴言,我怎么能,我怎么能用苍白的纸笔,记述出她的美好?我做不到。但我必须做到。而世界也就此没有色彩。她太过于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而我始终在她身后踯躅独行步步为营,如果她有一天回头就会发现,我一直都在,并且时刻准备好扬起惨白而锋利的尖牙。

那天晚上,我看到遥远的天幕有一颗湛蓝的星坠落,带着即将溢出的光辉沉入暗淡的深海,再也没有人能够看到它曾经的辉煌。我知道,我已经是这个世纪流亡最后的守夜人。我已经成为了她。

——以颤抖的字迹书写在百花教堂大厅内摆放的忏悔录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