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存希冀之世,终将消散之风
rating: +27+x

风漫满江城,吟乐人无梦。虚玉言楼飞红雨,月舞蝶难正。
泛舟幽梦来,也逝珠明中。心旧何无去此语,往念仍生影?

海的边上,有一块岩。

海是辽阔与宽广,于天穹相接,远方还有别样天地,而岩是坚韧与勤劳,默默守望大海,支持着每一个人踏过,以一份付出换一份探索。

然后风吹过,冷风刺骨,让旅行者心烦 。岩石也不觉,他丰厚的底蕴将会作为堡垒。于是,风恼怒,风在怒吼。它浑浊的气息在岩上侵刻,也试图让旅行者停下步伐,将双目封闭。

这风又是如何?它存在或不存在,它来自远方的深渊间,来自不可见,它就这样去在天地间流窜。信徒们也不是妨碍眼的明媚,只是从未见过光亮,于是将浅知化作虔诚。听凭风引,作行尸扑向行者。

岩石只是继续坚韧,风却侵蚀着他。

行者也欲继续前进,客者阻拦着他。

于是我们之间生出大海,岩石留下痕迹。

风在黑暗中认为自己是唯一的真主,随行者觉得自己在跟随正义的方向,于是将谩骂当作赞扬,不是盲目从众,也只是盲目的逆流。

风开始高呼。

“曾有树叶,绿影翩然,时转境迁,只余红枫林如火,而这是我所点燃。我能折断风信旗,我能将满片枫林化作一尾卷枫,独剩。而现在你也将如此,神圣的巴巴托斯的意志将由我践行,而岩啊,你看你如此丑陋,你且看你的伤痕。”

岩不说话。

曾有珍珠因为表面的沙而被掩埋,尽管它本为沙所化。曾有人在镜中看着烟火,说自己是追寻着虚像的人生。也曾有人在月下独自前进,因为他知道夜晚漆黑,但自己并不孤独。

岩石明白。我们并不孤独,我们并肩前行,即使彼此有所相隔,我们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风会消散,未见轮光的行尸也会被海淹没——因为海是澄澈的。而岩也会继续守望,即使伤痕累累,但他会生生不息,和行者一起长存。

于是,沉默便是回答,开口也是抗衡。

行者也相信,乌鸦终会散去,彼此之间的大海也会消失。我们曾用音乐酿出美酒,也不会怕呼唤无法传递。他们回答,他们反抗。

即使在满溢的令君香里也改变不了你的戾气,即使你自欺欺人将谩骂与反抗当作应和,闭上双眼放弃光明逆流而上,只会被澄澈的大流所吞没。因为我们是澄澈的。

那且先将夜空的闪电当作黎明,但在这之后,我们会跨过海,我们会冲破彼此之间的阻拦与相隔。而彼岸,将是一轮阳光下亘地繁花盛开。而那一尾枫叶,将会成为我们的旗帜。就在这旗帜下,我们将会一起立誓,岩石也会开口,行者也将前行。而那誓言是——我们不会在黎明之前便闭上双眼。

旧风消散。行尸也看见了阳光。白日赤裸裸地映照着。岩石看着世界,与行者漫步世界。

世界。曾经澄澈的世界。终将澄澈的世界。终会有人洗去他的一切哀伤和污浊,接着它便再次熠熠生辉。且信着。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