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隐秘的力量,只出没于冬日的森林之中。一股潜进的力量,伫立于阴暗的林木之后,匍匐于冰冻的溪流之下。这是一个漆黑,庞大的东西,跋涉过雪原,在他们将被看见的地方留下一串足迹,路径远处延伸向林木繁茂的丛林之心。野兽在刺骨的寒冷中得到安抚,在咆哮的狂风与无情的落雪中寻求慰籍。

它无形无貌,它即是洁白的风与漆黑的天。巨硕的鹿角,无数点互相缠绕的青苔,树枝,肉体,将它的头压低。它的骨骼是冰冷的石块,被深黑的皮毛包裹着,皮毛粗糙如树皮。

它是一片无形的阴影。

它是一只长有四肢的野兽,利齿紧咬,锐爪外伸。它是一株高大耸立的树木,枝丫向虚无的天空伸展,树根永远向地心延伸。它是一只鹿,一只野猪,一只松鼠,一只不应像它那样凶残的动物。杀戮是异样,然而它向四周伸出出仇恨与死亡。

它是一位男人。在雪地中熟悉得如同自己的家。他携着一根矛,一张弓,一张捕网。它捕猎,也许是你,也许是其他一些正恐惧着的东西。人和野兽一样流血,一样尖叫,一样死去。

他是暴风,折毁树木,卷掷巨石,将生灵掩埋在无限积雪下的狂风。他是暴君的继任者,杀死残弱之秋之人。

她也仍是那未有所动,甚至不为风所触及之雪的寂静。缈远的歌谣和看不见的鸟儿的啼鸣,如此遥远,如此近切。她是无情的女神,只能被悄无声息之春破解。

它的本质便是冷。刺骨钻心的冷。一种穿刺的疼痛。在你已经离开它很久以后,那冷仍会伴随你。那些冻结的冰晶将一直跟着你,永不融化。一种能使肢体发黑,使人疯狂的冷。冻结的纯白炙热之火。

有一种隐秘的力量,只出没于冬日的森林之中。它会跟随着你。

——摘录自Mónos所著咒语吟唱和季节性心理仪式的基本整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