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土栽培
评分: +51+x

花的根须从我的肺泡之中撕裂而出,鲜甜的血液和苦涩的汁液从喉管深处翻涌而上。我跪倒在地上,无力地呛咳着。看着那株陪伴了我十六年人生的花苞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连带着我的血肉,就那样在地面无力地抽动着。

“营养不良,开不出花来。”老师淡漠地说着,随手把染脏的塑胶手套丢进了教室的垃圾桶里。“去五班等着吧。”

同学们窸窸窣窣地伸出触须,如饥似渴地分享着那株凋败的花骨朵之中残留的营养。不知道是否能够成为他们盛开鲜花的一分色彩?

我最后一次环顾着这个班级,视线停留在走向讲台的班长身上,一株淡雅的丁香在她的薄唇之间盛开。察觉到我的视线,班长的嘴角便带起一丝恬静的笑容,静静地向我招手。

老师早已换上一副欣慰的面容,温柔而怜爱地轻抚着那朵正开得炽热的丁香花。他毫不避讳地大声赞扬着这朵花的发育多么优良,花香多么清新,甚至拍着胸脯保证这朵花一定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我只默默地关上门,拖着脚步走向走廊深处的那个五班。花朵被抽离的地方仍然在隐隐作痛,还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酸楚从身体的深处传来。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进室内,却在我的脚边溶解成化不开的阴影。

朗朗的读书声飘荡进我的耳朵,就像是一颗颗花种破开泥土生长,拼死争夺着盛开的权利。尽管只有在花朵离开躯体之时,很多人才会明白,自己的花朵早已被明码标价。无法灿烂盛开之人,也就只能默默腐烂在花的土壤里。

花种在内心死去的我们,只能怀抱着毫无希望的未来成为这场无土栽培之中的陪衬。

五班,安静得如同将死之人的床榻。一个个面容麻木的身影低着脑袋坐在一片昏暗之中,一朵朵僵硬的玫瑰呆滞地凝固在沉闷的空气之中。我明白,那根本不是花朵,只是人工培育的劣质伪装。

早已死去的种子被催化出批量生产的美丽,因为这座城市需要浮华的修饰。世人需要这样一个谎言:每一个生命都能最终盛开。

我吞咽下老师灌下的坏种,冰冷干涩的根须顺着我的呼吸延伸,像是垂死之人最后的紧握,固执地掐住我的脖颈。

老师满意地看着在我唇隙之间复活的玫瑰,好像说了一些欣慰的话语,只是我没有听清。

这阴暗的教室,就是我这可悲一生的最终归宿了吧。

毫无征兆的,空气之中出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一朵乌云笼罩在原本蔚蓝的天际之中,将那并没有施舍于我们的太阳模糊成了窗前灰蒙蒙的薄雾。雨丝击打在窗棂上,夹带着一股坚实厚重的粗糙气味。

那气味带着令我悸动的吸引力,使我麻木冰冷的心脏沉重地跳动起来。我深深地吸入一口气,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因为这股陌生的气味而冲动起来。

我推开窗户,浑然忘记了学校教导的知识:娇嫩的花儿不应被粗暴的风雨击打。

雨幕在身前织成浓厚的帘幕,往日窗外盛开在阳光下的鲜花都被一视同仁地包裹在其中。我看不清,却能感受到那股气息在遥远的远方吸引着我,几乎要令我不顾一切地纵身而下。

可我却又犹豫了,因为我所被赋予的命运没有任何一条路指向这个未知的方向;因为一个无形的监牢紧紧地扼住了被诅咒生命的咽喉;因为每一朵不被垂爱的花朵最终都只能成为陪衬。

我早已失去了盛开的权力,为何还要去冒险呢。

跑吧!

有人在朝我呐喊。

跑吧!跑吧!

有很多的人在朝我呐喊。

跑吧!跑吧!跑起来吧!

他们都抬起头来,那些没有生命的花朵想要扼住他们干渴的喉咙,垂死的根须紧紧扎根在他们的身躯之上。他们却用着生命之中最后的怒火朝我咆哮。

跑吧!

那隐藏着自我的话语推动着我,像是刺破夜幕的灯塔。汹涌地挟裹着我。让我跌跌撞撞地奔跑起来。没有让我犹豫的空隙,这股力量便已让我遍体鳞伤地闯过生长着棘刺的玫瑰丛林。

在这场风雨之中,我狂乱地逃离这座城市。

我看到了很多花儿,那些娇嫩的花朵在风雨之中躲进遮蔽之下,只剩下一朵朵没有生机的伪物在浸染在风雨之中。

他们向我露出笑容,向我这个同样失去了花朵的卑微同类露出笑容,他们想要接纳我成为他们的伙伴。他们为我遮风挡雨,好意地牵住我的双手,轻声安慰我不要为了一个虚无的目的地失去了栖身之所。

我置若罔闻,就连停留拒绝的力气也已失去。

他们高声向我呼唤着,有人诅咒着我跌倒在深坑之中不见天日,有人祝福着我最终盛开。他们都摇晃着苍白僵硬的手臂于风雨之中颤抖,这座城市在他们的身躯之上光鲜亮丽。

一颗尖锐的石子刺破了我赤裸的双脚。眼前的世界就像是失去了色彩,只剩下荒芜的原野和地面上刺人的顽石。风雨依旧在我的周身肆虐。

黑夜捂住整个世界的呼吸,让我在泥泞之中跌倒、擦伤、又挣扎着站起。我遍体鳞伤,却让那些在体内没有排净的浊血涌流而出。终于,我不再呛咳,也不再感受到我身体之中的酸楚。我呼吸着那越来越强烈的气息,感受到某种事物正在我跳动的心脏之中孕育。

坚硬的石头变成了柔软的细沙又变成了泥泞的泽地,最后——

我到达了尽头。

那是一片沉寂的荒芜,就连风雨也停歇了下来。

天地之间再没有能够被形容与描述的事物。视线之间,只剩下一棵看不出模样的枯枝静静伫立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地方。

我终于明白了我一直所坚信的最大的谎言与诅咒:

每个生命都是花儿。

“可是,这是一棵树啊。”

尽管这个世上没有它存在的土壤,它却依然怀抱着荒芜生长。

我跌倒在它身边,青翠的藤蔓从我血肉的裂隙探出头来,吞噬着曾经被谎言所造就的土壤。

多年之后,苹果在树杈之间生长。

男人用肋骨创造了女人。

他们来到我的身边,分享我的果实。

在他们的身上不再有鲜花,也不再有藤蔓。

他们将繁衍,

他们也将死亡,

他们是活着的,

他们是自由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