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文学报特刊》:走进《弥漫的肉》与它的作者盖盾·哈雷尔
评分: +33+x
%E6%96%87%E5%AD%A6%E6%8A%A5%E7%89%B9%E5%88%8A%E9%A2%98%E5%A4%B4.png
%E6%96%87%E5%AD%A6%E6%8A%A5%E7%89%B9%E5%88%8A%E9%A2%98%E5%A4%B4B.png

朝颜文学报特刊专栏

本月订制栏目续订成功!

瓦兰特编辑部 贰〇〇伍年肆月捌日,地球公元纪年 本期特刊撰写主题为:巫师 召唤 小说

《弥漫的肉》作品解读
☠ 编写 Dziwne dzwony|资料来源 《弥漫的肉》原文

《弥漫的肉》一书中的开头,讲述以主人公Alina的视角,因去追寻自己远在他国战场上的丈夫Cooper,不顾家人的阻拦在半夜偷偷来到码头,从尊贵的巫术世家转而变成了一名偷渡客,但仅是悄悄登入游船的第二日,一场海上风暴摧毁了她想继续追寻自己丈夫的目标——船只变成了数条木板,而她自己一人被冲上孤岛沙滩…整部小说由此展开…

实际上,包括本次撰写专栏的编者,在第一次拜读的前两个章节时,根本没有头绪去整理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盖盾·哈雷尔用一种极为特殊的“电影化镜头”对文章的大纲、主线、暗线进行了很多次的处理与加工。第一次读《弥漫的肉》的读者们会感觉到一种极为奇妙但有趣的“破碎感”。这种阅读体验可以类比为“穿插着无数碎块的细线”。

但不论“细线”亦或是“碎块”,作品前期,盖盾·哈雷尔将它们又变成还未展露形貌的雕塑,通过使用蒙太奇式的片段闪回、倒叙中夹杂着插叙,接着以一个事件为点,将它们变成了蛛网,错综复杂却又相互交错。

“…..镜头固定在一棵树上,我们看到她正吃力地搬运着自己日夜所寻得的材料,接着把它们放在术阵的各个位置,身外仅有浪声,一切安静下来,伴随着Alina的心跳……”本句抽取《弥漫的肉》中第二章第三小结的过渡。结合当时女主人公Alina所处孤岛的绝望境地。“……紧接着,它们的躯干变成蝴蝶,从血肉中分崩离析,扇动着黏着木桩年轮的翅膀飞向远方……”随后对她所创造出的亡灵进行文学修辞使其过渡至下段,转而继续对男主人公Cooper所处战场上的残酷血斗相连。

《弥漫的肉》前期使用细腻却不显得繁复的基调为后续情节作铺垫,盖盾·哈雷尔运用自己在儿时特有的经历将他对自己父母的思念之情挪移至小说中的Alina与Cooper之间。他们互相交错的思恋是本作推动情节的重要板块,细致刻画Alina在身处险地,Cooper位于战场的动作和心理状态,让二人变成“流淌着真正血肉”的人。

“……Alina将它们的碎块插进木枝上,接着升起一束火进行烤制……”本文节选自书中第四章第五小结,由此可见在小说的中后期,Alina的心中抱有着孤岛求生,与Cooper相见的信念而活,在文章情节中她通过杀死自身所习得的巫术所制造的“木偶”,靠着使用它们而活下去。但由于此处后续的描写太过细致,引起很多读者的不适,那些对《弥漫的肉》评价不高的多数原因就是因此而产生的。

“……我们的视野变成广角——望见依然升起浓烟的篝火,沙滩上数不清的碎肉块,少女向着海面上驶来轮船挥手。”此作中最具有开放性和留白功能的便是文章的结尾,在末尾前最后的笔调中,盖盾·哈雷尔再次将“摄像机的镜头”对焦至Cooper身上,随着一颗手榴弹的爆炸,视线转移到Alina身上,此时的她正在向远方从战场上归来的轮船挥手,那其中可能有自己所思念的丈夫。

但果真是如此吗?编者在这里阐述另一种结局:Cooper所属的军队最终战败,随后根据先前文中埋下的伏笔与暗线,侵略方乘着Cooper家乡的轮船前往他们的国土中,路过了Alina的孤岛…开放性的结尾、恰到好处的留白给文章增色许多,究竟是哪种结局,读者的心中自有一份答案。

创作谈FAQ

☠ 记录 Dziwne dzwony|资料来源 盖盾·哈雷尔

这是读者们最关心的问题,二十岁之后,在您发表《弥漫的肉》之前到底去哪了?

这个问题不是可以在网络内我的个人百科资料内查到吗?如果你们认为那是假的,好吧,后半段可能没写,我回到了自己的国家之后,花了很多年去学习了一门见不得光的巫术,接着做了很多小实验,其中一些小细节我很用心的写在了作品内。

《弥漫的肉》在斩获成功之后,您在其中最自豪的是哪部分?

外面,额…或者说是在外界的成功在我眼里只能算上是附属品,真正的精华是被隐藏的那些小魔术中,不过很可惜,翻译的那边不准过,所以你们看到的第二版算是经过部分阉割了。要说在我心中第二满意的,那就是Alina品尝那些污物的肉,我花了很大功夫才让编辑部保留下来。

您对今后自己的作品有没有更远大的期望?

不管你们是如何解读我的作品,本人是丝毫不沾有任何人类所具有的感情。但我希望通过在作品中融入进对人类对感情产生共鸣的部分,让世人去理解,去包容,去尊重巫术。不是像在很久之前把我们绑在木头拼接的十字架上用火活活烧死。

关于您目前的个人生活是否可以多透露一些?

我觉得你们的报刊像是狗仔队,我不会去走穴,或者干其他别的。我是考虑到你们总编辑的脸面而冒着危险跑到这儿的,你觉得我不害怕被当成怪物然后锁在笼子内吗?关于我的个人生活,我只能说在导师告诉我一些我们与人类的过往之后,对于写作,我更热爱的提高自己的巫术。

您对自己在国度之外的粉丝有什么想说的?

不要在试图按着百科地图上的路线来到我所在的国度,我再次重申一遍,不要。你们的狂热程度应该不会高于对自己性命的重视,我的朋友已经从监狱那里带回来三个想见我的读者了。你们首先要知道的那些没被我朋友所碰见的粉丝们多半是后续被处死了。就因为你们的举动,我现在也得每天去专门关押人类的地牢中寻找有没有我的读者粉丝,这很麻烦,扰乱我的生活作息。

盖盾·哈雷尔的生平事迹简述

☠ 编写 Dziwne dzwony|资料来源 Poszuk 搜索引擎

本期特刊是关于此月度畅销书籍作家盖盾·哈雷尔先生的采访,为能让本期特刊的读者们更好、更全面的去了解盖盾·哈雷尔笔下的短篇代表作《弥漫的肉》,Dziwne在经过盖盾先生的同意,通过使用魂灵探索转接至因特网进行身份信息核对之后,整理出一份较全面的盖盾·哈雷尔生平事迹。(编者注:灰色字体书籍并不是本期所讲重点内容)

1~6岁:父母将年幼的盖盾·哈雷尔寄托于奥列佛格斯巫师学院之后便失去联系,根据后续多方追踪调查,也并未发现盖盾·哈雷尔的父母在此之后究竟去往何处。2岁时盖盾以惊人的巫术天赋被他们的指导师梅林顿所看重,随后是长达四年的巫术特训,梅林顿想让年幼的哈雷尔成为一名出色的巫师。

7~15岁:“我八岁时,才接受到正常水平的文字教育,还有句式结构,语法等等,不再是连篇的‘鬼画符’。”(编者注:本句采自哈雷尔先生的访谈记录,在他们所处的国度,人们应在5岁时就开始学习通用文字了)盖盾·哈雷尔在7岁一直到13岁的童年阶段,一边不断地提升自身的巫术水平,另一边同时在学会了基本的通用语言之后,对文学创作方面尤为感兴趣,于是,开始了自己的第一篇作品的构思。

16~20岁:盖盾·哈雷尔经过两年的学习,写作之后,被其当时某社编辑以“可以投稿在新人栏”的理由纳入文学杂志,作品为短篇小说《我的一天》,在《我的一天》中,以第一人称作为叙事视角和跌宕起伏的情节收获了部分读者的喜爱,使正处青少年阶段的盖盾·哈雷尔拥有了自己的“小粉丝”。但在这之后并未,直到20岁,他所发布的短篇小说:《铁牢笼》、《挽救》、《取消》中长篇小说:《遗失的信》、《我的父母》一直是处于“叫好不叫座”的状态下,变成了受面极为小众的作家。

21~35岁:停止写作与投稿,消失在大众视野中,原因不详。(后注:在发表最为出名的作品之前,最广泛的说法是返回自己的国度,继续跟随梅林顿学习巫术)

35岁~至今:通过“奇界出版社”在盖盾·哈雷尔所生的国度,所发布的第一版(未处理版本,目前并未找到初版被删减内容)《弥漫的肉》获得成功。值得注意的是,第一版(也就是初版)的《弥漫的肉》是它国特殊的语言,经过国内的翻译团队与盖盾·哈雷尔的沟通,选择删去一部分“不应被外界所知内容”翻译成第二个版本(再版)后,投放进外界的文学市场。(“外面的成功在我眼里只能算上是附属品,真正的精华是被隐藏的那些小魔术。”——摘自《弥漫的肉》后录

所获得奖项&名家点评

☠ 编写 Dziwne dzwony|资料来源 3F博客

银杖端奖 —作家梦寐以求

黑巫师文学奖 —禁法不可传

秘法奖 —逐渐成熟

盖斯奖 —向先驱致敬


实际上,这应该是目前为止盖盾·哈雷尔所创作最令我满意的一篇作品。
Halsa,代表作《白帽》

抛去哈雷尔的个人因素,我认为那些被人类称之为“不必要的桥段”却为作品增色许多。
Iopi,代表作《冰冷的焰火》

他巧妙地结合了我们与人类的审美,名利双收并不无道理。
JiVas,代表作《停摆钟楼》

《弥漫的肉》中对巫术细节的描写可靠,真实。
KiLm,纳特烈皇家巫术学院教授

广告栏

☠ 声明:宣传书籍封皮仅供参考 轻吻链接即可订购
—来自朝颜编辑社




《来杯咖啡?》

“调制咖啡的人类女仆刺杀巫师指南!”



《真知眼》

“若Fjio洞悉一切,世界将如何演变?”



《挪移3:一路顺风》

“请客人下车,这里是月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