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与他与我,曾一同逝去
评分: +30+x

夏。
蝉鸣。
暗色数据轨道。
夕阳在天空中滑落。
我与他。

[公元2018年7月14日]
空调机箱内的扇叶停止转动,绿藓填满墙壁裂痕。
夜幕之雨撕裂褐色乌云,闪电随着流行音乐律动。
行人撑起伞,广告牌四散的霓虹光浸染被雨打湿的伞面。

“七彩斑斓。”阿丘眨眨眼睛,坐在床沿,望着窗外的街景。

“这轮化疗后,出去散散步吧,夏天很美。”我说的很轻,鼻子有些酸。

“好啊,我想去河边看看。”

病房内的灯光很暗,他像坠入夜一般,消逝。

[公元1999年8月26日]
“这事不是宇冬干的,是我。”阿丘推开我,“你先走吧,我跟他们说。”
夏末之夜,我倚在巷口的路灯下,看着远处的稻草人。
深黄色的灯泡引来蛾虫飞舞。
然后听见阿丘和他爸妈在吵架,过了一会便没动静了,接着是阿丘的哭声。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哭,也是最后一次。

农村坯房上的碎瓦里,冒出来大片的野草随暖风摆动。

[公元2018年7月11日]
“丘,你还记不记得小学毕业那年为什么哭啊?”

“忘了,大抵是我妈那时说话太伤人了。”

丘还记得。

“如果我当时不偷那几个苹果就好了。”我没敢看他的脸,视线向下瞟,很愧对他。

“都过去了,对了,那几个果子好吃吗?”丘推了推我肩膀,他的动作很吃力。

“没,没啊。我把苹果都放在路口对面的草人下面了。”

我听见丘傻兮兮的笑了,“然后呢?”他这么问我。

“因为不敢让爹妈看见嘛,那些水果又很贵,第二天我就悄悄送回去了。”

阿丘的眸子亮了一下,对着我笑了笑。

我数不清他冲着我傻笑几次了,那也是最后一次。

[公元2028年7月16日]
{20时39分}
钢筋和混凝土构建的蜂巢都市,遮住夏日夕阳。
全息影像拼接的景色只会让我厌倦。
公墓依山而建,它在蜂巢边缘。
闷热。
我站在他的墓碑前。
“落日很美。”我像是对他说的。
三个苹果摆在人造晶硅板上,果皮挂着些许露珠。

我乘着磁轨列车在地下穿梭,目的地是O-64交接域。

智能单元输出的语音接入神经感应。
“今日β-09蜂巢气温为32摄氏度,大气温度与外界差值较高,请做好防护准备。”

“宇女士,请开启您的卫星定位功能,并按照以下步骤做好外出防护准……”
我穿上了防护服,调整好电热板的恒温器。

{22时18分}
人工合成的蝉鸣消失,我坐在航行舱的驾驶室。
死寂。
控制面板上显示的舱外温度是-2摄氏度。
青色的离子焰火在舱尾悬浮,逐渐暗淡。

“回收任务已在您的视网膜电息屏上示出。
在任务完成后的30s内资料将自动焚毁。
此次回收内容为一级保密文件。”

巨型生物的轮廓逐渐出现在我的视野内,那是它的尸体。
它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蜷缩成一圈。肢体似乎已经裂解很久了,破败不堪。
航行器停靠在距离它五英里外的山脉顶端,我打量着它。
另一座山被它的躯体所遮挡,只能依稀看清楚些山峰顶端的轮廓。
我在重力失衡的地表漫游,几分钟后,我打开背后装载的推进器,向它靠近。

[公元2014年10月18日]
“辅导员,我咳嗽的很厉害,胸口疼的很。”

“撑住!撑住!你们两个过来扶着赵丘!我去叫救护车!”


“阿丘,你没事吧。”

“没事,应该是哮喘犯了。小宇,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啦,要不然这两天我去找你?”

“太远了,还是在电话里面说吧。”

“嗯,你要多保重身体。还有……”

我拿着医院化验单蹲在家门口,哭了许久。

[公元2016年12月1日]
“博士,我这边的论稿已经准备好了。”

“赵丘,这次论文内容很重要,这不仅仅是生物学以及生物演变史的里程碑转折,还将是人类以及地球命运的转折点。”

“我明白,博士,尽管已经证实了这次海洋火山运动是它们造成的,但它们究竟从何而来?”

“我不知道,也许人类永远也不会知道。它们要比我们古老。”

[公元2020年9月22日]
“宇冬,公民编号为YA34762X,应当被分配至β-09蜂巢进行回收工作。”
系统语音播报完成后,机器在我左臂植入芯片,我驾驶航行器赶往β-09蜂巢。
我接下来的一生,可能都会与它们打交道了吧。

[公元2020年4月6日]
“公元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晚八点二十三分时,太平洋上再次出现不明巨型生物,这是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后,巨型生物规模最大的一次袭击。”

“这次对人类文明的攻击将会是不可逆转的,我们和它们相比,差的太远了。”

“本台记者播报完毕。”

[公元2028年7月17日]
{0时14分}
我关闭推进器,在贫瘠的冻土上空滑行。

“宇冬女士,您的氧气储备含量将在两个小时后耗尽,请加快速度完成任务。”

“维斯,能否帮我扫描编号为UI-1837,我想知道它的外壳元素构成。”

“维斯智能系统竭诚为您服务。编号为UI-1837的实体外壳多由有机物构成,构成的骨架元素为碳,拓展元素为编号II组的金属序列。维斯语音系统播报完毕。请注意安全。”

我开始了回收工作。

{1时8分}
那一刻我看见了霓虹灯和雨伞。
依稀是下雨了。
潮气蔓延,很清新的味道。

我看见了丘躺在病床上,
然后是死寂,黑暗。
丘在其中离去了。

{1时20分}
“回复,收到请回复!宇冬回收员收到请回复,总部无法定位你的位置。”

“回复,收到请回复!宇冬回收员收到请回复,总部无法定位你的位置。”

“回复,收到请回复!宇冬回收员收到请回复,总部无法定位你的位置。”

[公元2028年7月17日]
{1时13分}
“宇冬回收员,您的氧气储备仅剩余一个小时,回收任务已经完成,请快速回到航行舱内进行消毒,并返航至β-09蜂巢。”

铅色大气层,还有一股腐败的臭味。
电息视窗上出现了脉冲流,刺激着我的神经。

“宇冬回收员,我检测到您的精神状态出现问题,是否通知总部?”

“不用。维斯,把我和回收物品进行分离,将移动单元配置至回收物品。在物品抵达舱内后,你控制航行器回到交接域”

“宇冬调查员,这样会让您失去行动能力,并对您的生命造成威胁。”

“维斯,在一个小时后发送这条讯息给总部。”
UI-1837尚未失去生命,请再次定位它的位置,消灭它。

“好的,宇冬调查员,很高兴与您合作。”

乳白色的收纳箱被推进器驱动,逐渐在我眼中变成一个点,然后消失。

{1时15分}
我能看见暗紫色的数据轨道穿过我的手掌,哑光色的巨型瞳孔盯着我转动。
它开口了,“生命终将逝去。”是合成的冰冷语音。

“闭嘴,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穿着橙色的防护服在空中悬浮,对着它喊到。

“蜂巢计划必须被摧毁,时间已经到了。”它说。

脉冲流实体化了,从手掌缠绕至整个左臂。

我听不见断裂声,但我知道那是被撕扯下来的筋腱与骨肉。

喷涌而出的血液在无重力状态下凝成圆球。

{2时15分}
“长官,我们现在收到了宇冬发送的位置。还有一段录音。”
UI-1837尚未失去生命,请再次定位它的位置,消灭它。

“长官,五分钟前我们收到了宇冬回收员应当回收的物品。”

“检测宇冬的生命体征。”

“报告长官,宇冬的生命体征消失。”

“对UI-1837所在位置安排泰坦部队进行作战,就是现在。”

“遵命,长官。”

{1时53分}

我看见夏夜的雨落在柏油路面。
蝉鸣和收音机的声音交杂相错。

1999年的暑日,热风穿透窗户。
我和丘躺在凉席上,吃着西瓜。

“丘,你长大了想干点什么?”

“我想当科学家。”

“那我就当你的小跟班。”

[公元2028年7月17日]

宇冬的胸腔被脉冲粒子穿过。
碎裂的尸体漂浮在空中。

随后,泰坦部队抵达,与UI-1837进行作战。

[终末]

“2018年7月16日夜,夏与他与我,曾一同逝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