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这里终结,一切又从这里开始
评分: +32+x

哑光灰色的无人机落在房檐。
摄像头内置传感器启动。
自动对焦。

老鼠在街头窜动。

风间鸣踩着滑板完成一个小豚跳,越过矮栏杆。
板轮快速转动。
他提着配置好消音管的17式格洛克向右侧开枪。
倒地声。小巷深处一阵骚乱。

凌晨三点的开胃游戏。
黑色线缆与人造夜幕融为一体。
乌鸦落在野藤缠绕的电线杆顶端,暗黄色的喙一张一合。

鸣用骷髅图案的三角巾将脸蒙住。
滑向街道深处。

猫捉耗子。

黑夜中无人机启动。
强化摄像头内置传感器。
自动对焦。


“昨天K-892居民区又出现了几具尸体。”

维克多·蒙奇掐灭雪茄,瞥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回收科那边是怎么说的?”蒙奇掸了掸落在裤子上的雪茄灰。

“死的是三名警察。”

“哦?”蒙奇看了眼她。

古朴的银色眼镜,素白风衣,冷峻的脸。
她推了下眼镜框,拿出一个透明塑料袋放在桌上,里面装着一块磁盘,还有些零散的褐色弹壳。

“哦,用的是机动枪。”蒙奇笑了。把小塑料袋揣进手提箱。

“请你去看看录像,事情没那么简单。”她站起身,感应门向两侧滑动,随后离开酒吧。

人工智能“维斯”以一名小女孩形态在β-09区市中央的天空中出现,巨型全息投影和人工天空重叠,两片白云从它的额头中央穿过。

“目前,您所在的蜂巢编号为β-09,今日气温为12摄氏度,大气湿度偏低。”

蒙奇穿过步行道上涌动的人流,坐回到自己的轿车里面。

他突然想起她的名字,冬宇。

“三。”

仿造声带发出声音。
一具骷髅站在金融大厦的天台边,乳白色头颅微微扭动,左侧眼眶中的硅脂镜头对焦蒙奇的磁浮轿车。

“二。”

骷髅头的下颚开始张合,像是在模仿人类说话。

“一。”

仿造声带发出最后一丝声音。
寂。
骷髅头停止所有动作。
烈风呼啸。

黏贴在蒙奇载具车盘的塑胶炸药爆炸。
浓烟升上天空,穿过“维斯”全息影像。


“成功了。”
风间鸣从凌乱的数据线内拽出格洛克,然后打开桌旁用油纸包裹的塑料盒,取出几颗黑褐色的子弹。
他将两颗子弹填入弹匣。
鸣推开铁门,从垂梯上爬下去。
从K-475区前往至市中心仅需要通过磁轨地铁就能直达,鸣无法做到,他没有在自己皮下植入公民信息。

板轮快速滚动,布鞋踏在沥青路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风间鸣视线所及之处仅剩废墟。
倒塌的居民楼仍有流浪汉在居住,搭在竹竿上换洗的旧衣物随风摆动。
陈旧的镂空商店内堆砌破碎砖瓦。
破败的教堂门口有以祷告模样僵死的尸体。
断裂的公路缝隙内尘土堆积。
木栏断裂的花圃内杂草丛生。

人造能源无法顾及边远地区,
铅灰色的日光在空中摇摆不定。

他踩着滑板消失在街道尽头。

一切从这里终结,
一切又从这里开始。


雨夜。
医院。
维克多·蒙奇躺在病床上,身旁的医疗柜桌面摆放着一束康乃馨。
他撑起身子,望着进出的医护人员。

“护士小姐,今天是几号?”蒙奇招呼她过来。

“啊,维克多先生,今天是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护士对他微笑,又看了看他打上石膏的左腿接着说,“您昏迷的大概有三天了,昨晚还有一位女士给您送上了一束花。由于您没有亲人,医院方遵守急救协议为您进行了移植皮肤手术。维克多先生,您现在感觉如何?”

“我感觉好多了,谢谢。”蒙奇穿上拖鞋,“我能否申请出院?”

“请稍等,我去联系护士长。”护士急匆匆地出了病房。

他站起身,宽松的病服遮住臃肿的石膏,走到窗边向外望去。
夜雨如针织,给晶硅玻璃板添加了一副水帘。
楼外城市闪烁着霓虹光在水面扩散。

“请问您是维克多·蒙奇先生吗。”

“我是蒙奇,请问护士长我现在是否能出院了?”

“我去问过院方了,您的情况还需要多等两天,因为人造皮肤对您的身体兼容性还是未知的。”

“如果我执意要出院呢?”蒙奇的视线转移到护士长身上。

“可以,首先您要签署一份……”护士长耐心的对他解释道。

两个小时后,蒙奇换好了一身便装,拿着那束康乃馨走出医院。

雨夜让沥青路面变成深蓝色。
十字路口的电话亭。
蒙奇用扫码枪扫了下自己的左臂。
电话拨通。

“冬宇,我出院了。”他手提着康乃馨。

电话那头很静,女人的声音传来,“我知道,回收科那边找出了他的暂居地。”

“在哪?”

“拆开那束花。”

电话挂断了。

他倚在电话亭内的金属板一侧,拆开那束康乃馨。
艳色花瓣缓缓落下。
他将纸片放进衣兜。

K-475.08单元-电子元件加工厂旧址 风间鸣


"护士小姐,请问维克多·蒙奇先生是在这间病房吗?”他拉住推着餐车的护士。

“啊?是蒙奇先生吗……他在昨天已经出院了,走的很急,应该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蒙奇随着袭来的人潮进入磁轨地铁,
随着列车的行驶与停靠。
车厢内仅剩下四五个人。

欢迎来到K-475区块,这是此次行程的最终站点,请注意人身安全,保管好个人财务。祝您路途愉快。

列车内的智能语音显得很冷漠。

蒙奇从轨道对接舱中走出来,
雨停歇了。
凉风携着些酸臭的味道,像是垃圾厂运转中心。

他拖着行动不便的左腿,沿着街道边走着,
废弃的砖墙上有很多涂鸦,骷髅,滑板,还有些不明所以的单词——
“救赎。” “应当消灭”

08单元楼是一个二层厂房。
一楼的进出口早已被黑色塑料袋填装的垃圾堆满,成群的苍蝇围着它们转。
他往前稍走了两步,
巷子口拐角。
溅射在墙上的血迹和用白色石灰笔画出的人形轮廓赫然呈现在蒙奇眼前。
这里就是宇冬曾说过的现场。

“在'家门口'杀人吗。啧。”
他吐了口痰,打量着这栋加工楼。

巷子角落成堆的木板引起他的注意。
蒙奇搬开长条板,发现了古铜色的几何机关。
按动。
垂梯从地表升起,最后停靠在断裂的二层金属夹层处。

一个半小时后,他气喘吁吁地从垂梯爬上来。

蒙奇推开虚掩着的铁门。
静。
有些许气泡破裂的声音。
随后鼓动他耳膜的是机房散热片的响声。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墙沿向前走去,
垃圾,塑料袋,一次性饭盒,一张铺着海绵的铁床,床上放着药瓶和染血的旧绷带。

往前行了不到五米,数据线缆从单调的在地面上延伸变得愈加复杂,最后堆成一团乱麻。
蒙奇拨开密密实实的线缆,有几丝白光穿透而。
接着他下意识的遮挡了下眼睛,

强光在房间中迸发。
纤维电缆发出的白光中和了深绿色的荧光。
使得他所在的空间被染成诡秘的淡绿色。

他适应了光线后缓缓睁开双眼。

那是一台巨型的液压容器。
圆柱形容器内深绿色的组织液被底端的光圈照耀,
在组织液的中央,
人脑被纤细的黑色细线所包裹,

“维克多·蒙奇。调查科一组组员。因暴力执法被移除职位”,微弱的声音从一台小音箱中传出,“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找上你。”

蒙奇被机械合成的语音震撼,他站在原地。

“你是谁?”

“用你们的话说,我是UI-1836。”

“那你给我的印象可不符。”
容器内的脑子沉默了。并没有说话。

两分钟后,

“宿主。”它开口了。

“你说什么?”

“它需要回到它,它们要将一切从头再来。”

“你是谁?”

“UI-1836。”

“你是谁?”

“我是他口中的主,我让他用特质子弹损毁回收舱,将我的意识携带出来。”

“你是谁?”

它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沉默。
散热叶片聒噪的转动。

“蒙奇,救救我,我是风间鸣。”

“其实。”蒙奇张了张嘴,想说下一句话。

枪声被机器驱动的噪音掩盖。

他的胸腔被子弹穿透,
褐色团状物质在他体内膨胀,
褪去,消散。
身体上的圆形缺口中能看到几何容器,光,和逐渐散落的内脏。

维克多·蒙奇已触碰到真相,
却与它一同渡过彼岸河畔。

“然后就是你了。风间鸣。”他扯下三角巾。

“主,你曾救赎过我。”仍旧是冰冷的机械语音,不携带一丝感情。

枪响。
液压罐破裂,
中央悬浮的大脑暴露在大气中,鼓胀,碎裂。


他的肉体逃离了蜂巢,
回归于残损的躯壳。
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
空白的一页从未被人类谱写

大气层的悲鸣撼动地球。

一切从这里终结,
一切又从这里开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